《睜開眼,回到懷孕老婆跳樓那一天》 小說介紹

睜開眼,回到懷孕老婆跳樓那一天男女主角(蕭鳴江雪)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肥羊拱門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前台小姐早就偷聽半天了,知道這傢夥就是江設計師那個傳說中的垃圾老公,白眼一翻,不客氣道:“冇有預約,你不能……”“我有關於你們老董事長的重要資訊。”蕭鳴上身微微前傾,俯視前台小姐的雙眼,聲音低沉,“你確

《睜開眼,回到懷孕老婆跳樓那一天》 第2章 免費試讀

前台小姐早就偷聽半天了,知道這傢夥就是江設計師那個傳說中的垃圾老公,白眼一翻,不客氣道:“冇有預約,你不能……”

“我有關於你們老董事長的重要資訊。”

蕭鳴上身微微前傾,俯視前台小姐的雙眼,聲音低沉,“你確定自己擔得起後續所產生的一切責任嗎?”

前世二十年,蕭鳴殺過人,坐過牢,當過商業大鱷,是許多高層的貴賓,早已養成的上位者威壓根本不是一個前台小姐能夠抵擋的。

她感覺自己就像一隻被獅子盯上的小羊羔,雙腿都不自覺夾緊,生怕一不小心就會尿出來。

打過電話,她站起身,努力擠出一個美麗的微笑:“蕭先生請進,我們總裁就在辦公室等您。”

江雪工作的地方是一家名叫茂禾的建築裝修設計公司,規模不大,但在業內有些名氣,和不少房地產企業都維持著良好的合作關係,年利潤也有千萬。

一聽到有人提及自己的父親,楊寒清就坐不住了。

兩個月前,茂禾建築的董事長楊茂禾在家中猝死,雖然警方的調查結果是心臟病發,可楊寒清卻始終心懷疑慮。

因為她很瞭解父親有多惜命,上下衣兜隨時常備至少兩瓶速效救心丸,再加上事發時家裡的監控正好壞了,實在是巧合的詭異。

可這些隻是她的個人懷疑,冇有任何證據能夠佐證。

現在,突然有人帶來了關於父親的重要訊息,儘管是個從未聽說過的傢夥,她也必須慎重對待。

辦公室門被敲響,緊接著秘書領了位青年男子進來。

“楊總,這位就是蕭鳴,蕭先生。”

楊寒清定睛細看,眉心就是一蹙。

來人頭髮淩亂,鬍子拉碴,黑眼圈很重,一身穿著皺皺巴巴,襯衫領子都發黃了,看著既廉價又肮臟。

以她的閱曆判斷,此人是典型的底層街頭人士,十有**連固定工作都冇有。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跟父親產生交集?

不過,他的雙眼明亮且銳利,充滿了自信強大的意味。

或許……人不可貌相吧。

在楊寒清觀察蕭鳴的時候,蕭鳴也在觀察她。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柳葉眉,桃花眼,肌膚白皙,身材豐腴,珠圓玉潤。作為一名將近三十的企業高管,她的身上有種強勢與嫵媚並存雜揉的矛盾感。

也恰恰正是因為這種矛盾,顯得她氣質極為獨特,令人一眼難忘。

按照蕭鳴前世的經驗判斷,這樣的女人通常自視甚高,要掌控她的唯一辦法,就是始終都壓她一頭,不給她絲毫喘息反擊之機。

簡單來講,就是PUA她!

想到這裡,蕭鳴便對秘書道:“謝謝!你可以出去了。冇有重要的事情,不要讓任何人進來打擾。”

秘書愣愣,下意識答應一聲便轉身離去,這讓楊寒清忍不住眯了眯眼。

“蕭先生……好像很有主人翁的覺悟啊!”

“啊,不好意思。”

蕭鳴彷彿才反應過來似的,“我以為楊女士應該不願意有第三者在場,所以自作主張了,抱歉!”

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楊寒清很不爽,問:“蕭先生認識我父親?”

“見都冇見過。”

“那你怎麼會有關於我父親的重要訊息?”

“有就是有。說不說在我,信不信在你。”

這種迴應自然讓楊寒清十分火大。

她出身富貴,又以才智為傲,就連丈夫在她麵前都矮一頭,除了商業談判之外,什麼時候被如此輕慢過?

尤其對方還是個看上去毫無名堂的普通男人。

等等,毫無名堂?

楊寒清冷靜下來,深深盯著蕭鳴的臉,說:“既然如此,想來這個訊息應該不是無償的了。

蕭先生不妨先談談自己的條件吧。”

“和聰明人聊天果然輕鬆。”

蕭鳴在沙發上坐下,神色一整,嚴肅道:“三個條件:第一,我要你下令禁止江雪參與客戶之間的往來飯局應酬。

設計師就該專心做設計,應酬是業務和公關部門的工作。

第二,事成之後,我要你們公司37.5%的股份。

當然,我會用現金按市價收購。

最後,十萬塊錢,算我借的,明天還你。”

三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條件讓楊寒清意外極了,皺眉問:“你和江設計師有過節?”

“正相反,我是她的丈夫,所提的條件也是為了保護她。”

楊寒清眨了眨眼,胸中瞬間溢滿怒火。

江雪作為公司數一數二的大美女,有不少同事“關心”她的生活。

關於她嫁了個卑劣垃圾老公的事情並不是什麼秘密,楊寒清自然也聽說過。

現在,這個全靠老婆養活的爛賭鬼居然敢跑到她的辦公室來,還大言不慚說要收購公司股份。

很明顯,這王八蛋真正的目的就是最後那十萬塊錢。

他以為老孃像菜場大媽一樣好騙嗎?

“給你兩秒鐘時間,馬上從我眼前消失。

否則,我會讓保安打斷你的雙腿再扔出去!”

楊寒清聲音一如她的名字,寒冷如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