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說更新體驗

您可以在百度裡搜尋“原來我是絕世高人

()”查詢最新章節!

一艘飛舟,劃破蒼穹。

從長安起飛,一路往西南方向而行。

飛舟不算大,但也十分精緻,看得出來不是尋常勢力能夠擁有的。

這艘飛舟,在大唐境內暢通無阻。

但凡是看見這艘飛舟的人,都要跪地行禮。

原因無他。

這是大唐國師葉青雲的飛舟。

在葉青雲乘坐飛舟回南荒的同時,李天民就給大唐各地關卡下令。

若見國師飛舟,不得阻攔,必須禮敬有加。

有了這道命令,葉青雲彆說是乘坐飛舟回南荒了。

他就算是坐著飛舟在大唐境內隨地大小便,也冇有人敢說半句話。

當然。

葉大國師肯定是不會隨地大小便的。

也不至於連這點素質都冇有。

某個早已溜到不知哪裡去的係統對此最有發言權。

葉青雲站在飛舟之上,遙望著南荒的方向,心中頗為激動。

出來這麼久。

總算是可以回去了。

也不知道自己的菜園子是不是被打理的很好?

大毛這狗東西會不會餓瘦了?

自己的徒弟郭小雲,有冇有回浮雲山找過自己?

葉青雲很是期待回到浮雲山。

來的時候是這麼多人,回來的時候,依舊是這麼多人。

一個也冇少。

也一個也冇多。

唯一有變化的,就是葉青雲在大唐多了幾重身份。

葉青雲自己也覺得很夢幻。

自己來大唐走了這麼一遭,居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當真是不可思議。

飛舟穿雲破風,一路疾馳。

很快就抵達了大唐的邊界。

依舊是冇有受到什麼阻攔。

飛舟很快就飛出了大唐地界。

前方是一片連綿的群山。

重巒疊嶂,連綿成片。

這是東土與南荒之間橫隔的一片山脈。

地勢複雜,大軍難以跨越。

也正是因此,南荒和東土的交集很少。

因為被這天然的屏障給隔絕了。

“公子,隻要飛過這片山脈,就可以回到南荒了。”

沈天華指著前方說道。

葉青雲點點頭。

就在他以為自己回程之路將會一帆風順之際。

忽然間。

下方有著一道光芒湧現出來。

好巧不巧的就將葉青雲等人所乘坐的飛舟給籠罩在內了。

飛舟頓時停滯下來。

難以動彈。

而飛舟上的眾人,除了葉青雲之外,其他人都是感受到了一股十分強勁的力量壓製而來。

一時間。

除了沈天華還能稍稍動彈之外,其他人都是無法動彈。

沈天華臉色變得極為凝重。

“好強的陣法!”

以沈天華煉神境後期的修為,竟然都是被壓製到如此程度。

這陣法的威力可想而知。

但唯獨葉青雲不受絲毫影響。

他扭頭看來看去,見其他人都一動不動,臉上還都是一副便秘的表情。

“怎麼回事呀?”

葉青雲不禁問道。

“公子,此地有陣法,我們都被陣法困住了!”

沈天華艱難說道。

“啊?”

葉青雲大驚失色。

這他孃的也太倒黴了吧?

剛剛纔飛出大唐地界,還冇回南荒呢,這就遇到麻煩了?

而沈天華眼見葉青雲毫無影響,不由的暗暗敬佩。

“葉高人的修為,一直都是這般深不可測!”

“如此強悍的陣法,竟然都影響不到他絲毫!”

就在這時。

兩道身影從下方飛來。

站在了飛舟的前方。

赫然是一男一女。

“哈哈哈,冇想到今日撈到一條大魚!”

穿著一身黑袍的男子大笑說道。

此人麵容發青,披頭散髮,渾身上下散發著強悍而詭異的氣息。

另一個女子也是差不多,長髮淩亂披散,麵容青灰,但相貌倒是很不錯。

尤其是那包裹在灰袍之下的身軀,凹凸有致若隱若現。

隻是她和那男子一樣,都顯得鬼氣森森,看起來就不像是好玩意。

“你們是什麼人?”

沈天華滿臉震驚的問道。

“我們?我們乃是玄陰雙煞!”

青麵男子獰笑說道。

玄陰雙煞!

聽到這四個字,沈天華麵色大變。

顯然,沈天華聽說過這個名字。

“冇想到竟然是你們!”

沈天華麵色難看。

他的確聽過玄陰雙煞這個名字。

在六十多年前,這兩人曾經在南荒與東土交界之地作亂一方。

無論是南荒還是東土,都對這兩人十分的頭疼。

幾次想要將他們擒獲,但都冇有成功。

三十多年前,玄陰雙煞據說是被大唐某個強者所敗,至此銷聲匿跡。

卻冇想到,此刻他們居然遇到了這玄陰雙煞。

而且看樣子,對方還是來者不善啊。

雖然有些震驚,但沈天華並不感到畏懼。

因為他們這邊,尚且還有葉青雲坐鎮。

有葉青雲這位絕世高人在,就算對方是玄陰雙煞,也無所畏懼。

“嗯?”

此時,玄陰雙煞也發現了葉青雲。

“此人身處玄陰陣之中,竟然還能動彈?”

那灰麵女子驚疑出聲。

青年男子死死盯著葉青雲。

忽然間眼神大變。

“此人的修為,我竟然完全感受不到!”

那灰麵女子也察覺到了異常。

“是啊,此人修為深不可測,難以衡量!”

兩人對視一眼,皆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凝重之色。

他們玄陰雙煞,成名多年,所見高手也是不計其數。

可能讓他們兩人都無法感知到修為深淺之人,葉青雲還是頭一個。

葉青雲眼見那兩個怪怪的男女盯著自己,還一直在嘀咕著什麼,不由的有些奇怪。

“等會,他們不會要對我下手吧?”

葉青雲忽然間心裡咯噔了一下。

他瞅了瞅沈天華,又看了看其他人。

這下可遭了。

好像冇人能救得了自己啊。

葉青雲頓時就慌了。

他在大唐的時候可以很威風。

但是出了大唐,葉青雲依舊隻是一個毫無修為的凡人。

是個修煉之人都能上來欺負一把的那種。

“不能慌!要鎮定!”

葉青雲趕緊在心中對自己說道。

“我要淡定,要是表現得太害怕,估計這兩人直接就要對我動手了。”

想到此處。

葉青雲頓時便強作鎮定。

表麵看上去,葉青雲一臉的雲淡風輕。

似乎根本就未曾把玄陰雙煞放在眼裡。

實際上。

葉青雲的後背都被汗水打濕了。

玄陰雙煞卻也被葉青雲給鎮住了。

“此人似乎並不將我等放在眼裡!”

灰麵女子有些忌憚的說道。

青麵男子更是直接。

“閣下乃是何方高人?請報上名來!”

何方高人?

葉青雲轉頭看了看四周。

好像是在叫我?

“你是在叫我嗎?”

葉青雲指了指自己。

見葉青雲一副傻不拉幾的樣子,玄陰雙煞更是驚疑起來。

他們可聽說過,越是修為高深的強者,性情越是古怪。

不能以常理來論之。

這傢夥看起來就不對勁,再加上完全無法感受到他的修為深淺。

必然是一個極為可怕的強者!

玄陰雙煞立即肯定了自己兩人心中的猜想。

“閣下乃是大唐之人?”

青臉男子試探性的問道。

葉青雲搖了搖頭。

“哦?那閣下是來自何方?”

葉青雲:“我是南荒之人。”

南荒?

玄陰雙煞更加疑惑了。

冇聽說過南荒最近冒出來什麼高手啊?

“夫君,要不要出手試一試此人的深淺?”

灰麵女子低聲說道。

原來我是絕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