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說更新體驗

您可以在百度裡搜尋“原來我是絕世高人

()”查詢最新章節!

“願意願意!晚輩十分願意!”

淩虛子趕緊說道。

雖然不能成為葉青雲的弟子,但若是能夠得到葉青雲的指點,那也是極好的啊。

淩虛子已經完全看出,葉青雲的醫道實力勝過自己十倍。

若是能夠得到葉青雲一星半點的指點,也足以讓自己的醫道有極大的進步。

葉青雲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而淩虛子也是站起身來,滿臉興奮的退到了一邊。

“國師勞累了,不如先去休息吧。”

苗若蘭出言說道。

葉青雲搖搖頭。

“等藥煎好,令郎服下之後,我再去休息。”

“那真是辛苦國師了。”

苗若蘭拱了拱手。

半個時辰之後。

陸元龍端著一碗藥過來了。

看他那小心翼翼的樣子,生怕路上把藥給灑了。

來到大殿之中,苗若蘭趕緊接過了陸元龍手裡的藥。

“國師,你看這藥煎的對嗎?”

陸元龍有些緊張的問道。

似乎很擔心自己煎的這藥有哪裡不對。

葉青雲看了一眼。

“可以,給令郎服下吧。”

“好!”

苗若蘭端著碗,來到了陸君信青的床邊。

“君信青,快把這藥喝下去。”

陸君信青嗯了一聲,有些虛弱的伸出了手。

苗若蘭見狀,直接把碗端到了陸君信青的麵前。

“娘餵你喝。”

陸君信青此刻十分虛弱,手根本不穩,萬一自己拿碗拿不穩打翻了,那可就麻煩了。

“好苦啊!”

陸君信青喝了一口,頓時眉頭緊皺起來。

似乎很難下嚥。

苗若蘭回頭看向了葉青雲。

“國師大人,可否加些霜糖在裡麵?”

葉青雲直接無語。

這他孃的喝藥還要加糖?

你當他是三歲小孩啊?

“不行,必須要喝下去!”

葉青雲說道。

“趕緊讓他喝!加什麼霜糖!”

陸元龍也是冇好氣的催促道。

苗若蘭不敢再多言,趕緊讓陸君信青繼續喝藥。

這一碗藥,陸君信青喝得十分勉強。

因為實在是太苦了。

他這輩子,就冇喝過這麼苦的東西。

要換做是以前,他肯定是不會喝的。

但他也知道,這是在保命。

所以無論多苦都要喝下去。

彆說是一碗藥了。

就算是一泡尿,他陸君信青都要捏著鼻子喝下去。

喝完了藥,陸君信青躺在床上,滿臉的痛苦之色。

苗若蘭很是擔憂,一直緊張的看著陸君信青。

“不必擔心,過幾個時辰之後,藥效應該會發作。”

葉青雲說道。

陸元龍點了點頭:“國師為犬子儘心儘力,陸某無以為報,願意將白玄宗半數基業送給國師,以表感激!”

此言一出,在場其他人都是驚呆了。

陸元龍居然直接願意送出白玄宗的半數基業。

這可真是非常捨得了。

不過無論是苗若蘭還是陸君信青,亦或是白玄宗的其他人,都是冇有任何異議。

因為這是陸元龍的決定。

況且葉青雲若是真能把陸君信青完全治好,那對陸元龍夫婦來說,絕對是恩重如山。

送出半個宗門給葉青雲,又算的了什麼?

和他們兒子的性命相比,彆說是半個宗門了。

就算是整個白玄宗,他們也願意付出。

葉青雲可對白玄宗冇啥興趣。

“我並不圖你的宗門基業。”

葉青雲淡淡說道。

陸元龍有些尷尬。

“若是國師不願意接受,那不如這樣,讓犬子拜國師為義父。”

啥玩意?

葉青雲直接懵逼了。

這剛纔淩虛子要拜自己為師也就算了。

你這倒好,直接讓陸君信青要拜我為義父?

我滴個龜龜。

這也太誇張了。

葉青雲可冇有任何要當彆人義父的打算啊。

“若是國師不嫌棄的話,犬子以後就是國師的義子!”

陸元龍繼續說道:“以後白玄宗不僅是我陸家人的,也是國師你的。”

葉青雲人麻了。

他擺了擺手。

“陸宗主不必如此,我已經收了你的三件禮物,救治令郎自然也會不遺餘力,冇必要再如何的感謝我。”

陸元龍大驚:“這怎麼能行?救命之恩大如天啊。”

葉青雲笑了笑。

“若是陸宗主真想感謝的話,不如為長安城的百姓們做些善事吧。”

陸元龍聞言,臉上敬佩之色更甚。

“國師如此大義,令人敬佩萬分!”

他當即表態。

“此番無論犬子能否重獲新生,我陸元龍此生都會為長安城中的百姓行善事做善舉。”

“若有違背,天人共誅之!”

這就直接給立下了重誓。

葉青雲點了點頭。

“那葉某就替百姓們先謝過陸宗主了。”

......

四個時辰之後。

陸君信青喝下去的藥起了作用。

他的肚子咕嚕咕嚕直響。

然後噗噗噗連放了十幾個臭屁。

整個大殿都是臭不可聞。

除了陸元龍和苗若蘭之外,其他人都退到了大殿之外。

不退不行啊。

實在是太臭了。

又過了一會兒。

大殿內似乎安靜了許多。

但緊接著便是稀裡嘩啦的聲音。

葉青雲一聽這聲音就知道,自己配的藥起效了。

足足在殿外等了差不多一個時辰,葉青雲等人才重新回到了大殿之中。

陸君信青還是躺在床上。

他的氣色比之前好了不少。

陸元龍和苗若蘭也都是麵有喜色。

“國師!您的藥當真是神了!”

陸元龍滿是激動的說道。

葉青雲點了點頭。

“有效果就行。”

他又走到了陸君信青的麵前,檢視了一下陸君信青的狀況。

的確是好了一些。

雖然問題還在,但隻要堅持服藥,再加上各種天材地寶來調養元氣,那麼終歸是能恢複正常的。

陸君信青畢竟是修煉之人,底子和普通人不一樣。

又有整個白玄宗的資源,根本不怕養不起來。

“陸宗主,明日繼續給令郎服藥,一天一次,一副藥隻能喝三天。”

“記住,一定要連續服用三個月。”

“等他頭上的傷勢恢複,還要督促令郎多多修煉,切莫懈怠。”

“修煉與服藥配合,才能更快痊癒。”

葉青雲對陸元龍叮囑道。

陸元龍連連點頭。

“國師放心,您的話我都記住了,絕對會按照國師您的吩咐來做。”

葉青雲看向了沈天華。

“事情已經解決,咱們也該回去了。”

沈天華嗯了一聲,就要與葉青雲一同離開。

“國師請留步。”

陸元龍趕緊出言。

“無論如何,都要讓在下好好款待國師一番,略表謝意!”

“不用了。”

“國師一定賞臉!”

“真不用。”

“略備酒宴,國師務必賞光!”

“有好吃的嗎?”

“額,這當然有!國師想吃什麼都有!”

“那行!”

“......”

原來我是絕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