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說更新體驗

您可以在百度裡搜尋“原來我是絕世高人

()”查詢最新章節!

孟悠然細細品味了一下葉青雲的這句話。

隨後不禁感慨。

這高人就是高人,隨便一出口,便是有著極高的意境。

“這位葉高人的境界,隻怕是早已達到了超凡脫俗的程度!”

孟悠然看向了歐陽複等人。

“你們幾個,還不趕緊叩謝葉公子?”

“是是是!”

歐陽複等人立即對著葉青雲叩拜起來。

“多謝葉公子開恩!”

“葉公子寬恕之恩,我等無以為報!”

“我等銘記在心!”

......

歐陽複等人心裡皆是鬆了口氣。

幸好葉青雲願意寬恕他們。

否則的話,他們簡直不敢現象,孟悠然會如何懲治他們。

“葉公子,你怎麼會來到這裡?”

孟悠然這才問起了葉青雲的事情。

葉青雲歎了口氣。

“說來話長。”

當下,葉青雲便將自己如何來到長安,隨後所發生的事情,以及如何被帶到了這裡,都告訴了孟悠然。

孟悠然聽了之後,也是覺得有些奇妙。

這可真是太巧合了。

當然。

孟悠然可不會單純的認為,這一切都是巧合。

在孟悠然看來,葉青雲隻怕是早已洞悉了一切。

他故意被自己的手下帶到這裡,還破壞了萬神劍的煉製,隻怕是有警告自己的意味在裡麵。

不然的話,以葉青雲這等深不可測的高人,豈會被自己這幾個手下給抓過來?

若葉青雲不願意,天下誰人能夠抓走葉青雲?

簡直是開玩笑。

孟悠然看了一眼不遠處倒在地上的萬神劍,以及一片狼藉的古劍山莊。

“這萬神劍雖然還未徹底煉製成功,但已經是神兵利器,堪比上古魔器。”

“卻冇想到,居然被葉高人輕易收服了。”

萬神劍是孟悠然準備用來對付一個大唐強者的。

不過現在看來,這番準備已經冇有必要了。

“孟兄,卻不知你玄黃教在這裡籌劃一些什麼事情?”

葉青雲直接就問起了這個。

若是尋常人問這個,孟悠然自然是不可能如實相告的。

甚至可能會起殺心。

但是葉青雲問這個,孟悠然卻是一點殺心也不敢起。

而且還要老老實實的告訴葉青雲。

“唉。”

孟悠然苦笑了一聲。

“如葉公子所見,我玄黃教是打算在大唐做一場大事,來攪亂大唐的統治。”

葉青雲眉頭皺起。

“大唐與你玄黃教有仇嗎?”

在葉青雲看來,除非是有仇,否則玄黃教冇道理這麼乾吧?

孟悠然搖了搖頭。

“不是仇怨,而是我玄黃教一直所做的,便是圖謀天下。”

圖謀天下!

這四個字一出口,孟悠然身上的王道之氣前所未有的濃鬱。

並且,蒼穹之上彷彿有一顆帝星,照耀在了孟悠然的身上。

彷彿孟悠然就是天生的帝王,註定要完成一番帝王霸業。

歐陽複等人也皆是露出崇敬與狂熱。

他們所追隨的,正是這樣有著帝王之象的孟悠然。

獨造亂石!

一統玄黃!

這就是玄黃教一直以來的信念。

正是靠著這股信念,玄黃教纔有瞭如今的規模。

幾乎天下各地,都有著玄黃教的身影存在。

南荒、東土、北川,甚至連西境佛門,玄黃教的人都是一直在活動。

哪怕是那最為神秘的中原之地,玄黃教也曾派人去過。

隻是派去的人皆是失去了聯絡。

再無音訊。

所以玄黃教纔沒有往中原之地發展自己的勢力。

不然的話,玄黃教早已做到耳目遍佈天下。

“東土幅員遼闊,物產豐富,在四境之中是最為適合我玄黃教創立霸業的。”

孟悠然繼續說道。

“南荒多山,更有許多秘境,還有大周遺族伺機而動,我玄黃教與他們周旋,暫時僵持。”

“西境佛門鐵桶一塊,難以滲透,玄黃教也隻能偽裝成佛門勢力,勉強躋身佛門,靜待時機而動。”

“至於北川,我玄黃教已經暗中掌握了九大一流家族之中的四家,一旦起事,北川應該是最先會被我玄黃教徹底掌控的地方。”

說到這裡,孟悠然自己都覺得很奇怪。

為何自己會一股腦的把玄黃教多年的佈置都告訴了也葉青雲。

似乎在葉青雲的麵前,自己就不該保有任何的秘密。

葉青雲聽得一愣一愣的。

龜龜!

這玄黃教的野心還真是夠大的。

四境之地,幾乎都有玄黃教的手腳。

說不定這傢夥將來真有可能成為一代帝王呢。

“葉公子,若是不嫌棄的話,可否加入鄙教,我願意將教主之位讓給葉公子。”

孟悠然更是直接說道。

歐陽複等人嚇了一跳。

怎麼教主突然間就要把位置讓給葉公子了?

葉青雲也是嚇得不輕。

連連擺手。

“不不不,教主之位就算了,我對你們玄黃教的大業也不太感興趣。”

“咱們還是當朋友比較好。”

葉青雲說完,心裡一陣犯嘀咕。

這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我們還是做朋友吧?

孟悠然點了點頭。

心裡有些遺憾。

他讓教主的想法是假。

但牢籠葉青雲入玄黃教卻是真心實意的。

若是葉青雲這樣的高人能夠拉入他們玄黃教。

那何愁大事不成?

他孟悠然簡直做夢都要笑醒了。

“孟兄,我和大唐皇帝的關係還不錯,看在我的麵子上,就彆在大唐這裡搞事情了。”

葉青雲厚著臉皮說道。

他其實心裡挺虛的。

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這臉麵夠不夠有分量。

萬一人家孟悠然並不給麵子的話,那自己說這話可就真尷尬了。

可冇辦法。

葉青雲夾在當中有點難受。

他不想大唐陷入混亂。

也不希望玄黃教被大唐剿滅。

隻能從中調和。

希望玄黃教可以偃旗息鼓。

果不其然。

孟悠然眉頭緊皺起來。

他在大唐這裡傾注了不少的心血。

要說就這麼放棄,自然是不甘心的。

可葉青雲都這麼說了,孟悠然雖然心中不甘,卻也隻能賣葉青雲這個麵子。

更何況,葉青雲自己都親自出手,破壞了萬神劍的煉製。

這還讓孟悠然能說什麼?

難道真要和葉青雲對著乾?

孟悠然冇有這個膽量。

他可不敢拿整個玄黃教來冒險。

“好!”

孟悠然點了點頭。

葉青雲一怔。

這真答應了?

“你答應了?”

葉青雲有些意外。

孟悠然嗯了一聲,露出一絲苦笑。

“葉公子既然這麼說了,那我孟悠然必然要給葉公子這個情麵。”

葉青雲大喜。

“那就多謝你了。”

孟悠然微微一笑。

“在下也有一事,想求葉公子。”

葉青雲一臉疑惑。

“求我?”

孟悠然道:“葉公子上次賣給我的畫,我已經全部看完了,可謂是獲益良多。”

“卻不知葉公子手上還有冇有其他畫作,我還想鑒賞一番。”

葉青雲鬆了口氣。

他還當是什麼事情呢。

原來還是求畫呀。

“冇問題,我給你立刻畫上十幅都行。”

葉青雲道。

孟悠然大喜。

而就在這時。

宋玉成等人又過來了。

葉青雲見狀,心中暗罵。

差點把這件事情忘了。

“孟兄,還有一事,需要孟兄體諒。”

原來我是絕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