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王神醫》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藥王神醫》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逆蒼穹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李哲林明溪,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第16章做這門生意的原本不是柳家。而是柳家藉由一定的關係,把對方的貨給截獲了。這也是李哲想不明白的原因。趙家和柳家能有什麼關係?“有意思。”李哲摩挲著賬本。這件事情趙家到底是知情還是不知情呢?“把人帶走

《藥王神醫》 第16章 免費試讀

第16章

做這門生意的原本不是柳家。

而是柳家藉由一定的關係,把對方的貨給截獲了。

這也是李哲想不明白的原因。

趙家和柳家能有什麼關係?

“有意思。”

李哲摩挲著賬本。

這件事情趙家到底是知情還是不知情呢?

“把人帶走。”

李哲吩咐葉明溪。

兩人直接將在場的人全部抓起鎖在車後,正打算開車離開時,被綁起來的一人開始不斷**。

嘴裡麵發出難受的哼唧聲。

“能不能先讓我去趟廁所,你們總不希望我拉在車上吧?”

葉明溪和李哲兩人都坐在前麵。

尤其是葉明溪。

一聽見這話,臉瞬間就黑了。

她還挺喜歡這輛車的。

“找個人帶他們去。”葉明溪黑著一張臉,示意保鏢們將人送下去。

可很快,背後就傳來幾道悶哼聲。

葉明溪詫異地想要推開車門。

“彆動,出問題了。”

李哲出手阻攔。

葉明溪卻冇當回事,反倒是寬撫李哲:“先生放心,我的保鏢都是百裡挑一,對付這麼幾個人還是輕而易舉的。”

說完,她就要下車。

就在她下車的一瞬間,原本鎖在這裡的人舉刀撲向葉明溪!

噗!

好在,李哲為了葉明溪的安危,幾乎是同時於葉明溪下車,手中的飛針穿透偷襲之人的脖頸。

那人神色恍惚。

瞬間全身麻痹,跌倒在地。

“幸好你之前給了我鍼灸包。”

李哲衝著葉明溪笑笑。

葉明溪還冇來得及回答,麵上的表情瞬間變得驚恐。

“先生小心!”

不知何時,兩人周邊已經被人團團圍住。

而要針對的人,正是李哲!

幾個人將李哲死死地為圍堵住,手中的菜刀和李哲之間的距離隻有短短的幾厘米!

“你們想要我死?”

李哲冷聲問道:“誰讓你們來的?”

他麵上的表情冇有絲毫的畏懼,反而是淡定得很。

“這不是你該知道的。”

拿刀的人表情冷漠,更是帶著輕蔑:“像你這種社會的殘渣,才從牢裡麵出來的垃圾,就算是死在外麵也冇有人會在乎。”

“誰想殺你重要嗎?”

林明溪此時也被眾人束縛住,她想要張口讓眾人放開李哲,腹部卻捱了重重一拳。

疼得她那張姣好的麵孔都有了幾分的猙獰。

“看看你這可憐人。”

拿刀的人滿臉唏噓,嘴裡麵嘖嘖有聲:“連自己的老婆都護不住,這麼漂亮的老婆,也不知道你怎麼娶上的。”

李哲和林明溪的表情都有一瞬的錯愕。

兩人尷尬地對視一眼。

隨即又將目光挪開。

李哲也很快明白過來。

至少這一次並不是柳翰派過來的人。

不然也不會把林明溪認錯。

李哲越發好奇起這群人的幕後主使了。

“好了,早點送你上路,你也好早點投胎。”

為首人蔑笑。

“下輩子投個好胎。”

說完,他手裡的刀就要割破李哲的喉嚨!

叮!

隻聽見一聲響。

李哲手中的銀針彈出。

和大刀撞在一處,反倒是將大刀撞飛出去!

眾人並冇有看清李哲的動作,隻是覺得眼前一花,手裡麵的刀居然就此不受控製。

“見鬼了!”

李哲卻冇給他們半點回神的機會,直接動手捏住最近一人的脖頸。

手指直拿對手命脈!

他學的醫術可不止是治病救人!

“彆傻站著,都動手!”被人製住命脈的為首人不見慌張,神色反而可以說是更為輕蔑了幾分:“這小子這輩子的膽子估計都在進牢**那了,他冇膽子殺我,你們直接動手!”

在場眾人聽著也不慌,反而是發出了齊齊的鬨笑聲。

看李哲這寒酸樣子。

他們也不信李哲有這個膽子!

“慫人的命活不長。”為首人衝著李哲露出得意的笑容:“在這世界上,比的就是狠!”

李哲嗤笑,他微微頷首。

“受教了。”

他手指微微用力。

為首人的表情就瞬間猙獰。

竟在一息之間就被李哲奪去了呼吸!

身體更是被李哲丟入人群之中!

“老大?!”

眾人不敢置信地看著麵前的李哲,衝上前去試探為首人的呼吸。

竟是真的氣息全無!

“你居然敢殺我們老大!!”

眾人大怒。

齊齊上前要攻殺了李哲。

李哲手中銀針儘出!

根根精準。

直接紮入在場眾人的穴位之上!

眾人隻感覺周身乏力麻痹。

一眨眼,全數跪在地上!

“你——”

他們驚恐地抬頭看著李哲。

這還是人的手筆嗎?

李哲麵色冷漠,隻問:“還不說是誰派來的嗎?”

他擰動著銀針。

在場眾人的性命都被李哲拿捏,隻要李哲願意,分分鐘可以取了所有人性命!

這人哪有不怕死的?

之前之所以毫無顧忌,也就是打定了李哲不敢殺人罷了!

可如今為首人的身體還躺在那呢!

眾人也不敢耽誤,連忙求饒。

“這可真不是我們想乾的!是趙家趙金明,他說花二十萬買你的命,就算我們不敢,彆人也得乾啊!”

趙金明?

李哲覺得有幾分耳熟。

又不確定是在哪裡聽過......

他沉吟幾分,突然想起賬本。

李哲放開賬本一瞧,又是一聲嗤笑。

原來是在這裡見了!

這個趙金明,好巧不巧,正是那批貨的原主人,也就是柳翰的截胡對象。

雖然不知道兩人是如何搭上線的,但現在可以確定的是,來偷襲殺他的人雖然是趙金明叫過來的,但也絕對和柳翰脫不了乾係。

賊心不死。

李哲心裡麵有了數,看著地上這群人也著實礙眼。

“都滾。”

他冷聲開口。

地上的人如蒙大赦,趕緊連滾帶爬地要跑。

“帶上那個人的屍體走。”

李哲又道。

一群人又嚇得烏泱泱地回來。

帶著那具乾挺挺的身體跑了。

“李哲先生冇事吧?”

林明溪自然也被眾人鬆開,她捂著肚子,不急著檢視自己身上的傷,反倒是關切地詢問起李哲的情況。

急得是上下檢視,確定了李哲冇事,她才頓了頓,又小心問道:“您不會真的氣急殺人了吧?”

李哲詫異回頭,對上林明溪驚疑的目光,有些無奈笑笑。

“就是嚇唬嚇唬他們。”

方纔他捏住為首人的命脈,正好可以讓為首人呈現假死狀三天。

這期間。

如果為首人被他們這幫兄弟燒了埋了,也和他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