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令月戰北寒》 小說介紹

戰北寒道:“你怎麼確定?”“不信就過去看看好了,如果俘虜是男人,那些土匪絕對不會這麼放心,連一個守衛都不留。”蕭令月冷笑說道,大步朝那些屋子走過去。

《蕭令月戰北寒》 第2章 免費試讀

戰北寒道:“你怎麼確定?”

“不信就過去看看好了,如果俘虜是男人,那些土匪絕對不會這麼放心,連一個守衛都不留。”蕭令月冷笑說道,大步朝那些屋子走過去。

她記得那個受傷的中年廚娘被送進了哪間屋子,因此直奔目標而去。

戰北寒也跟了上來。

蕭令月走到屋門前,伸手一推,屋門應聲而開。

裡麵漆黑一片,安靜得死寂,空間狹隘又逼仄,幾乎像是一座墳墓。

蕭令月拿出隨身的火摺子,吹了吹,火苗亮了起來。

她謹慎的走進去,藉著微弱的火光一看。

狹小的屋子裡空空蕩蕩,隻有角落裡一堆已經發黴的稻草,還有蟑螂和小蟲子在裡麵爬來爬去。

草堆上躺著一個人影,正是那名中年廚娘,她睜著眼睛直勾勾的望著上方,明明醒著,卻無聲無息,就像一具不肯瞑目的屍體。

蕭令月示意戰北寒留在門口,她舉著火摺子走進去,蹲下身,輕聲問道:“你還好吧?”

女人一動也不動。

“你彆害怕,我不是壞人。”蕭令月本來想說,我是來救你的。

但話到嘴邊,她看見女人麻木呆滯的樣子,幾乎和死人冇兩樣了。救或者不救,或許對她也不重要了。

蕭令月便換了種說法:“我們是朝廷派來調查情況的人,朝廷已經準備剷除這個土匪窩,你是被他們抓上來的百姓嗎?能不能跟我們說說,這土匪寨裡的情況?”

果然,提到朝廷兩個字。

這個麻木又呆滯的女人忽然顫抖了一下,眼珠轉動起來,看向她。

“那些土匪喝酒的時候,我在屋頂上看到了,他們說要去洗劫附近的村莊,你聽到這話打翻了酒壺,因為你害怕他們真的去那個村莊是嗎?”

蕭令月觀察著她的表情,試探道:“你是那個村莊裡的人?還是有親人在那邊?”

中年女人嘶啞的開口:“你......你真的是朝廷的人嗎?”

“我是!”蕭令月立刻說道。

“你是騙我的吧?”中年女人喃喃道:“朝廷根本不管這邊了......土匪殺了那麼多人,朝廷都不管,你是騙我的吧?”

眼看她眼底微弱的神采就要徹底熄滅,蕭令月扭頭對戰北寒道:“把令牌給我!”

男人劍眉微蹙,扯下腰間的令牌,丟給她。

蕭令月一把接住,在女人眼前晃了晃:“這是官府的令牌,你看得見嗎?”

她抓起女人的手,握在令牌上:“看清楚了,上麵刻著官印,這應該能證明我的身份吧?”

其實戰北寒身上的並不是官府的令牌。

而是翊王府的令牌。

真要算起來,這比什麼官府令牌都管用,而且冇人敢偽造。

但是,蕭令月也不確定這個女人認不認字,可能她都不知道翊王府是什麼,直接說是官府令牌,她可能更容易相信一點。

女人顫抖著伸手摸了摸,她確實不認識令牌上的“翊”字,但是卻認得,這確實是官府造的令牌。

她在土匪寨裡見過一次,被那些畜生當成戰利品掛在身上......

微弱的火光下,令牌折射出耀眼的金光,一下子刺痛了女人的眼睛。

她滿是血絲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不知從哪來的力氣猛地從稻草堆裡坐起來,死死抓住蕭令月的手臂:“你真的是朝廷的人......朝廷真的來殺那些畜生了?真的嗎?”

女人的手乾瘦得可怕,幾乎隻剩下骨頭,死死攥著蕭令月的手臂,手指幾乎要掐進她的肉裡。

蕭令月吃痛的悶哼一聲。

戰北寒大步過來,按住女人的肩膀,冷喝道:“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