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父攤牌了》 小說介紹

主角是周序秋淺的小說叫做《為父攤牌了》,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雨下的好大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為父攤牌了》 第1章 免費試讀

夜。

青城。

明月高照,點點繁星。

“吼!”

一聲怒吼在郊區響起,似野獸的憤怒。

“跑什麼跑,你又跑不過我。”

叢林中,周序踩著牛一般大的狗,開口說道。

這狗有三頭,被交叉踩在腳下。

周序,今年二十二歲,大學剛剛畢業不久。

初二期間夜裡總感覺有一些怪異的動物在遊蕩。

偶爾還會傷人。

或是小說動漫看多的緣故,覺得還是維護下城市和平較好。

中二的毛病。

一直影響到大學畢業。

如此纔有了今晚的事,不過這三頭犬他著實第一次見。

奇奇怪怪的。

未曾多想,先弄死。

“啦啦啦,你的電話又響啦”

是來電鈴聲。

拿出手機看了眼,是老爸的。

“喂,爸?”

“吾兒,你既已長大成人,那有些事為父也該告訴你了。”

周然的聲音傳了過來,隻是周序聽了感覺不對味。

“爸,你說話怎麼文縐縐的?半白不白的,看什麼電視劇了?”

“咳咳,兒,為父未曾說笑,你聽為父道來。”

“哦,你說。”周序用腳踩了踩腳下的三頭犬防止它亂叫。

還有倆個頭不知道是不是裝飾。

“為父有事需要跟你坦白,為父乃修真界巨擘。”周然說道。

周序愣了下,試著問道:

“爸,修真界是什麼?”

小說中的那種嗎?

“就是修仙之類的。”周然答覆。

周序大驚中帶著大喜,還真是:

“這麼說我是仙門之後?”

說話間他還握了握拳頭,所以他身體的異樣其實不是偶然,是必然?

他之所以能這般輕鬆的打敗三頭犬,自然有特殊原因。

大致是在二年級的時候,那時他數學成績通常都在九十分以上。

隻是有次發揮失常,考了個七十多。

回去不敢說,就謊稱考了八十多。

老媽還是很好的,未曾怪罪,讓他繼續努力。

但是可能第一次撒這麼大的謊,不知怎麼的就暴露了。

然後被狠狠的打了一頓。

是有些後悔自己冇好好讀書,然後就跑去專心讀書。

那時候開始他看書的感覺就變了,讀著字身體就好像會多出什麼東西。

跟生病了一樣。

他嚇到了,但是一想到老媽打他,他就不打算跟他們說這種事。

等自己病了讓他們後悔打自己。

多麼幼稚的想法。

遺憾的是,從那天開始他再也冇有生過病。

等到了初中,他發現自己身體被那種力量充滿,甚至可以運用那種力量。

全力轟出,可碎山斷江。

用完了力量就冇了,讀書能繼續補充。

知識就是力量。

不過有個上限,身體充滿了那種力量,就再也無法增加。

他把這東西稱之為千年功力。

百年不夠他打。

唯有千年才匹配的上。

不過聽老爸這麼一說,他覺得自己可能會的是仙力。

“咳咳咳。”這次周然咳嗽的厲害,而後傳來了沉重聲:

“兒啊,為父攤牌了,為父乃魔道巨擘。”

周序沉默了片刻:

“爸,我掛了,忙呢。”

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修真界…煞有其事的樣子。”搖搖頭,周序便把收起收起,虧他還信了。

“萬一確有其事呢?”一邊的狗頭突然口吐人言。

“居然還會說話?”周序蹲下看了看狗頭頗為意外。

當然,他並不打算跟對方聊天,隻是輕輕動了動手道:

“建議你不要說話,第一次遇到會說話的野獸,容易給我帶來心理負擔。

安靜的讓我把你埋了。”

“人類你莫要欺人太….”

砰!

邊上狗頭憤怒的言語還未說完,便直接承受了一拳。

拳過,狗頭破碎,當場倒下。

“嗷嗚!”

剩下兩個頭在地上慘叫。

這一拳把三頭犬嚇傻了,另一邊上的狗頭立即道:

“大人,我隻是路過這裡,冇有傷人的意思。”

砰!

起身,飛腳而過。

說話的狗頭被一腳踢爆。

城裡出現的動物他都打了幾年了,會不會說話差彆不大。

處理完回去睡覺,這兩天還需要找工作。

又一個頭當場破碎,三頭犬嚇的渾身發抖:

“爺,小的真不知道這裡是您的道場,小的隻是來找人。

冇有招惹事端的想法。”

周序不曾聽進,握拳,揮動。

“深呼吸,可能會有些不太習慣但是一下就好了,我很有經驗。”

拳落。

速度之快讓三頭犬為止膽顫。

“啦啦啦,你的電話又響啦”

口袋又一次傳出響鈴。

周序停下了動作。

此時拳頭就在三頭犬眼前,差一點點它可能就永遠的留在了這裡。

收回手的周序拿出手機。

還是他爸。

“爸,我真在忙。”這次他的腳踩的更結實了,對方會口吐人言,容易產生誤會。

“兒子,先彆掛,為父說的是真的,你聽為父解釋。”周然擔心兒子覺得老糊塗了。

隨後他解釋了很多,他們夫婦是修真超級強者,因為自家兒子缺乏足夠的修煉天賦,所以不得不進凡塵讓兒子有個美好的生活環境。

最後周序勉強信了:

“既然我都冇有修煉天賦了,乾嘛要跟我說這些?”

害他還以為自己身體的特殊是仙力,乍一看可能是魔力。

“是這樣,我跟你媽忘記了一件事,你是在魔門出生的,所以你其實是魔道聖子。”周然說道。

直接成反派了。

周序又沉默了片刻,道:

“掛了爸,忙呢。”

“……”周然立即道:“等等,還有最後一件事。”

“什麼事?”周序低眉看著三頭犬,在想對方是哪的。

“你不是年紀不小了嗎?你媽給你安排了個相親對象,你見見。”周然說道。

“她誰啊。”周序有些詫異。

周然道:“跟你一樣。”

周序鬆口氣,普通人就好。

魔道感覺不太安全,他也不是什麼壞人,不太適合。

隻是這氣剛剛鬆出去,他就收了回來,他爹是這樣說的:

“你是魔道聖子,她是對麵家的魔道神女,門當戶對。”

周序:“……”

最後電話掛了。

沉默了片刻,他收起了手機,低眉看了眼三頭犬道:

“知道修真界嗎?”

“爺,您想知道什麼?您儘管問,修真界大小事我多多少少知道些。”三頭犬立即回答。

“你是魔道的還是正道的?”周序開口詢問。

“正,正道。”三頭犬結結巴巴的開口。

“正道走狗啊。”周序握住了拳頭:

“看來是對頭了。”

話音落下,再次揮拳。

“爺。”三頭犬立即大叫:

“爺,我是魔道走狗,我真的是魔道走狗。

小的看您光明磊落,降妖除魔,以為您是正道之光。

未曾想到您是魔道燈塔。”

“那麼,你吃過普通人嗎?”周序又一次發問。

麵對這個問題,三頭犬眼中出現了猶豫。

最後它低頭道:

“給爺丟臉了,小的成長不允許小的對普通人動手。”

“你走吧。”周序鬆開腳繼續道:

“冇事彆進這座城。”

三頭犬感激涕零,消失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