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大佬彆惹我》 小說介紹

各位大佬彆惹我小說(主角秦不難,方中海)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大夏,幽冥山穀。“十三爺!”一名監獄長跑來:“三十二號監獄,盜神麥克和陳滄海又打起來!”“拿我手諭。”秦不難:“告訴他

《各位大佬彆惹我》 第1章 免費試讀

大夏,幽冥山穀。

“十三爺!”

一名監獄長跑來:“三十二號監獄,盜神麥克和陳滄海又打起來!”

“拿我手諭。”

秦不難:“告訴他們,去西邊山頭鑿石頭,鑿不夠一萬塊,不準吃飯。”

“十三爺!”

又一名監獄長急速而來:“奧斯軍主不滿夥食,把飯碗砸了。”

“粒粒皆辛苦。”

秦不難手一揮:“罰他去後山菜園種菜,三天之內,不許吃喝,不然我打碎他的腦袋。”

“是!…”

兩名獄長趕緊躬身行禮,匆匆而去,幽冥山穀,是一座監獄,但並不是普通監獄,而是全球關押最重要犯人的地方。

這裡的人,有權力至高無上的高層,有世界第一的大盜,有最厲害的殺手,有最有錢的首富。

這些人,在外麵地位非常之高,但在這裡,是龍得盤著,是虎得趴著。

“蹬蹬蹬——”

一陣腳步而來:“十三爺,剛又送來一個傢夥,好像是一個殺手組織的老大,特彆難抓到,國際特警抓了很久都冇抓住。”

“他媽的!”

一個帶著手鍊腳鏈的壯漢怒罵:“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給老子照顧好點,我老大可是火獅王,得罪了我,老子讓你們全都死!”

“火獅王?”

秦不難皺眉:“就是那個掃了一個月廁所,還哭鼻子的小獅子?”

“啪!——”

秦不難一巴掌抽在壯漢臉上,把囂張壯漢,抽飛十米遠:“讓他陪著小獅子去掃廁所,告訴小獅子,讓他再多加一個月。”

“另外…”

秦不難平靜:“他還冇資格住牢房,把他帶到最邊緣的草屋關著,一個破殺手組織老大,也配送進這裡?”

“是!十三爺,我們馬上就去…”

兩個獄警,拖著壯漢,宛如拖狗一樣,拉走了。

“蹬蹬蹬——”

又一陣腳步而來:“十三爺!穀主讓您過去一趟。”

“這老東西。”

秦不難叼著狗尾巴草:“冇事叫我乾啥?”

幽冥穀,頂峰。

“老頭子…”

秦不難一襲白衣,站在大殿內:“你叫我乾啥,我外麵還有事呢。”

“嘿嘿…”

一位白髮老者一笑:“徒兒,有件好事,要告訴你。”

秦不難倒吸一口氣,一臉警惕:“啥好事?老頭子,你可彆坑我,我在你嘴裡,可冇聽到過好事。”

“哈哈…”

白髮老者大笑:“瞧你說的,為師什麼時候坑過你。”

“呐!…”

說著,老頭從身上拿出來一摞紅紙:“你年紀也到了,這是這些年,我和你師叔們給你定下的婚約。”

“我告訴你。”

老頭繼續:“這些婚約,可都是一頂一的大美人,你下山娶幾個回來,多生些孩子,為咱們幽冥山穀,傳宗接代。”

“......”

秦不難臉都綠了:“老頭子,你是想把我當成種豬嗎,還多生些孩子?”

“你基因好。”

白髮老者又大笑:“就得多生,我是一百多年,纔看到你這麼一個好苗子,可不能浪費。”

“你到底去不去。”

白髮老者繼續:“我告訴你,下山之後,你順便給我看看出獄的那幾個小王八蛋,在外麵搗亂冇有。”

“若是搗亂。”

白髮老者又道:“就給我把他們抓回來,老子這幽冥山監獄,不怕改造不了他們。”

“另外…”

白髮老者又道:“你下去替我去治個病,順便再幫我抓個人,老子最近看他有點不順眼,你給我把他抓回來,讓他去後院掏糞。”

老頭又遞給秦不難一張紙,秦不難打開一看,眼皮子跳了兩下。

“方家?”

秦不難平靜:“老頭子,是我父親結拜兄弟的那個方家?”

“嘿嘿!對…”

白髮老者一笑:“徒兒,就是那個方家。”

“好。”

秦不難平靜:“我知道了。”

說完,他轉身就走,見秦不難轉身離開,白髮老者又激動。

“誒!對了…”

白髮老者又喊:“小子,你下山,彆忘了去見見你那些師姐,她們要是胡搞,給我狠狠打她們屁股!”

天州市。

“嘖嘖嘖!…”

秦不難站在一棟彆墅前,吧唧吧唧嘴巴:“冇想到,十幾年未見,方叔家竟然這麼有錢了。”

十六年前,秦不難父母,跳河身亡,是父親的結拜兄弟方中海將他們厚葬,又將他送到師尊那裡。

當年,若冇有方叔,也就冇有現在的他。

這些年,他在幽冥山穀,也打探過方叔的訊息,方叔做事一直光明磊落,是他很敬佩的人,這也是為什麼當他看到方家有難,他下山的原因。

“站住!…”

門口一個墨鏡壯漢:“做什麼的,方府重地,不允許隨便進出。”

“兄弟。”

秦不難平靜:“我是來治病的。”

“砰!——”

一塊紫玉扔出,連連將墨鏡壯漢震退三四步,墨鏡壯漢,大驚失色,他的實力可不差,居然還不如這土鱉少年?

“你稍等!”

墨鏡壯漢咬牙:“我先去彙報。”

幾分鐘時間,方府之內,迅速跑出來一道身影:“秦賢侄!你可算是來了,不錯,不錯…十六年未見,你居然長這麼大了,好好好,若我那秦天兄弟看到,一定會欣慰不已。”

“方叔…”

秦不難一笑:“這些年,您倒冇怎麼變。”

“哈哈哈…”

方中海激動:“不行不行,我老了,快快快,賢侄,你快請進,我都等你半天了。”

秦不難,被方中海的熱情邀請進宅院。

進入宅院之後,秦不難怔了一下,隻見宅院之內,張燈結綵,到處都是喜慶的樣子,好像是誰結婚似的。

不是說有人快不行了嗎,咋還辦的這麼喜慶熱鬨?

“方叔。”

秦不難疑惑:“家裡有人辦喜事嗎?”

方中海一怔,尷尬一笑:“賢侄,你跟我進來就知道了。”

進屋一間屋子,裡麵站著很多人。

“文芳!…”

方中海激動:“快把圓圓拉過來,沖喜的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