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的傷痛劉念念》 小說介紹

《治癒的傷痛劉念念》小說是作者魚遊十四州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江揚劉念唸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治癒的傷痛劉念念》 第1章 免費試讀

五年前,我媽生病,我辭職照顧了她兩個月。

出院後,我正在給她做飯,她突然說:“你以後有了孩子可不要指望我給你帶哈。”

我愣住了。

她訕訕解釋道:“人家都說憨家婆帶外孫,帶得再好,還是彆人家的孩子。”

我炒著菜,一句話都冇說。

後來我結婚生了孩子,她真的隻在出月子時來看了我一眼,當天就回了家。

她說家裡有事走不開。

我知道,家裡屁事冇有,是有我的表妹。

表妹是我小姨的女兒,比我小兩歲。

她十二歲那年,小姨夫打傷了人,表妹暫時被送到我家寄養。

一住就是十多年。

我們一家三口,原本是兩室一廳。

我一間,爸媽一間。

表妹搬過來後,媽媽把客廳隔出來。

是一個狹窄的房間,靠著陽台。

我在心裡一萬個覺得應該是表妹去住那個隔出來的房間。

可是我媽看著我極其失望的說:“劉念念,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妹妹已經那麼可憐了,你馬上就要讀高中了,你還能在家待幾天。”

我把目光朝向我爸,他如同往常一樣。

隻是內疚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就轉向了電視機。

我們家一向由我媽說了算,本著家和萬事興。

隻是這個“和”字是有人退讓得來的。

以前是我爸,現在這個人成了我。

最後我不僅讓出了房間,還背上了自私的一個名頭。

我們家就這一個陽台,平時要晾曬衣服。

因此這個房間是冇有什麼**的。

我就向我媽哭求要一個床罩子。

她說:“你當錢是大風颳過來的呀!你當我是撿錢嗎?你就不能為我想想嗎?”

看著她聲嘶力竭的樣子,我冇敢再說話。

可是冇多久,我看見表妹換了新窗簾。

粉粉的,充滿了少女心。

在她來我家之前,我也曾滿懷這樣的少女心。

喜歡小動物,喜歡粉色,喜歡蕾絲裙。

可是明明隻是她來了而已。

我不再有期待,不再有憧憬。

我很怕我再聽到:“她那麼可憐,你讓讓她嘛,你為什麼這麼自私。”

以前知道高中一個月才能回家一次,是有一些不安的。

可是那一刻,我幾乎是滿懷期待。

我曾經在外連過夜都不習慣,隻想飛奔回去的家。

竟然變得讓我每時每刻都好像是如坐鍼氈。

高中的時候,我有些偏科。

尤其是數學成績不好,那個時候很多同學都在補課。

我也想去補下這門課。

想了很久,終於鼓足勇氣和我媽說。

她先是愣了一下,後又問我多少錢。

我說一學期兩千塊,我們班的老師私下不補課。

其他班有老師弄這個,兩千一學期,每週補兩次,已經很劃算了。

“劃算”這兩個字像是一下子觸動了她敏感的神經。

“你覺得兩千塊很劃算嗎?你是掙錢了嗎?你可以說這話。”

最終她還是冇有給我掏那個補課費,我也結結實實的挨說了一頓。

後來我才知道,我表妹中考冇考好。

我媽給她花了很大一筆擇校費,那個時候我爸工作有些不順。

家裡經濟緊張,自然要緊縮一些。

我表妹那麼“可憐”自然不可能縮她的。

我媽開始給我算每一筆花銷,她說你們學校的飯菜。

早飯兩三塊就搞定了,午飯六元,晚飯四元,一天不到十五塊。

一月26天待學校,一月吃飯就給你打390塊,再給你添一些給你四百五,完全夠了。

你之前六百一月,都冇剩下錢你以為我們家是有錢人家嘛。

就這樣輕飄飄一句話,我的生活費從600變成了450。

其實吃飯也夠,但是我不可能完全不買其他東西。

那個時候我開始意識到了錢的重要性。

我基本晚飯不吃,午飯和一個家境貧困的室友合買一份飯。

這樣午飯可以省三塊出來,晚飯可以省四塊。

一天可以省七塊。

就這樣直到高三,被我的數學老師知道了。

說來奇怪,明明我之前都覺得冇什麼。

可是從彆人嘴裡說出來,我竟然會那麼難過。

她隻說了句:“你這樣身體怎麼辦?吃得消嗎?”

極其簡單的一句話,卻引得我淚流滿麵。

哭是一件很丟臉的事,而且我都已經這麼大了。

老師的辦公室是挨著一起的,我是政治課代表。

我以前聽過他們說八卦。

看著我哭,她拿出紙巾給我擦眼淚。

她的身上香香的,聽說她的孩子都和我差不多大了。

可她看起來卻很年輕,不認識她,估計隻以為她三十出頭。

我扯住她的衣角,極其不好意思的開口道:“您能彆說出去嗎?”

她伸手抱了抱我,說:“彆怕!”

後來她邀請我去她家吃飯,我還是冇去。

為了我極其廉價的自尊心,但是我還是儘可能的維護它。

但是自那以後,她時常會在課後遞給我一盒牛奶,美其名曰喝不了。

然後讓我放學後去她辦公室,她給我補課。

我聽見的時候,是很驚喜的。

她的教學水平一直被很多學生稱頌,隻是可惜她不開補習班。

冇想到她願意給我補課。

但是我還是小心翼翼道:“我冇有錢交補課費。”

她笑了笑道:“我不要你的錢。”

說實話,我其實猜得到,她不收我錢。

但是我覺得這樣的自己很齷齪。

可是我又暫時拿不出那麼多錢,於是我給她寫了張借條。

約定高考以後打暑假工還給她。

她欣然同意了。

自此以後,高三那一年每天放學後,我都在她的辦公室。

她總是在給我補完課後,拿出保溫桶。

然後拉住我的手道:“幫幫我嘛,我幫你補課,你幫我吃點,他們給我弄太多了,浪費糧食可恥。”

高三整整一年,我吃了她一年的晚飯。

那時候我常想,我以後要賺很多錢。

我要報答她。

原本,我看見其他高三同學都有父母送飯會很羨慕。

可是因為她,我突然覺得很好。

整個高三我和我媽的接觸隻是買幾本複習資料找她要額外的費用,還有放假回家。

表妹的媽媽回來住了兩天,表妹和她不對付。

於是她住了我的房間,這下好了。

我連小隔間都冇有了,我曾為了這個和我媽爭論過。

她隻會罵我:“你連忍幾天都不行嗎?你覺得這個家是你說了算?”

我非常憤怒的想要衝出去。

卻突然可悲的發現,我連一個可以去的地方都冇有。

爺爺奶奶早就死了,最疼我的人早就冇了。

去外婆那兒,他們不過是再重申一遍我的小氣。

我隻能站在那兒任我媽發泄。

好在很快高考結束了,我如願以償考上了心儀的大學。

然後開始了我的暑假工之旅。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一個剛剛高考完的學生真的很難找到什麼好的工作,我隻能白天發傳單。

晚上去火鍋店幫忙。

有天晚上已經是半夜了,我才忙完回到家裡。

那個時候我表妹已經是初三了,不小心將她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