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妃的養崽日常》 小說介紹

主角叫十月初一的小說叫做《攝政王妃的養崽日常》,它的作者是十月初一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顧楠嫣已不知疼痛,渾身都麻木了,她睜著雙眸,到死,都冇有閉上。直至發泄夠了,顧昀才收回了匕首,他用手捂著滲血的胸口,眼底還帶著未平息的怒。哐!就在這時,柴房的門被一腳踹了開來。顧青柔轉眸望去,陽光而落,

《攝政王妃的養崽日常》 第2章 免費試讀

顧楠嫣已不知疼痛,渾身都麻木了,她睜著雙眸,到死,都冇有閉上。

直至發泄夠了,顧昀才收回了匕首,他用手捂著滲血的胸口,眼底還帶著未平息的怒。

哐!

就在這時,柴房的門被一腳踹了開來。

顧青柔轉眸望去,陽光而落,落在了那一大一小兩人的身上。

男人紫衣絕世,邪魅而張揚,他邁著步伐,在顧青柔微滯的呼吸間緩步走了進來。

明明周圍無風,他的那身紫袍卻自揚而起。

不知怎的,明明男人什麼都冇做,什麼都冇說,總讓人有一種窒息之感。

似乎隻要他在的地方,就壓得眾人無法呼吸。

男人的手中牽著一個小男孩,才十歲左右的年紀,就已經長得如此漂亮精緻,就如同翻版的男人,好看的能夠想象得到他日後是何等的豔冠天下。

“嘖,死的還真慘。”

男人手一抬,旁邊的布就已經落在了他的掌中,他蹲下身子,用布將顧楠嫣破敗的身子給遮蓋住。

他的動作優雅而動人,又不乏高貴之氣。

與墨朝無數姑娘想嫁的四皇子相比,眼前的男人,高貴的讓人隻敢遠瞻,不敢近望。

小男孩呆呆的望著被布遮住的顧楠嫣,嘴巴微撇:“父王,她就是我們要找的孃親嗎?我們是不是……找到她太晚了?”

“嗯,是有點晚,”男人轉眸望向顧昀父女,唇角含著冷笑,“傳本王命令,顧……趙昀謀害攝政王妃,九族當誅!阻攔者,罪名同上!”

顧青柔猛地抬起了眼,她全身顫抖著,死死的看著男人的容顏。

攝政王妃?這怎麼可能……

連四皇子都瞧不上眼的顧楠嫣,怎能成為這攝政王妃?

這是高貴不容侵犯的攝政王!顧楠嫣那樣的女人,憑什麼!

顧昀的腦子嗡嗡作響,雙腿一軟,攤在了地上,他連胸口的疼痛都忘記了,目光恐慌的望著眼前的男人,眼中有絕望蔓延而開,心如死灰……

顧楠嫣是被冷醒的。

她揉了揉疼痛的太陽穴,茫然的睜開了眼。

顧楠嫣記得,她是在柴房死於顧昀之手,後來……她的腦海裡,傳來一道悠遠的聲音,說了些不知所謂的話,還帶她看了一大片藥田,再之後……

所以,她是死了嗎?可是為何她死後還能感覺到疼痛?

“小姐,你醒了?”

一聲熟悉的聲音讓顧楠嫣一愣,她茫然的睜開了眼,看向麵前的丫鬟。

這丫鬟顧楠嫣認得,是她的貼身丫鬟紅淺,當年同樣的,她是顧青柔的人。

當然,他對顧青柔深信不疑,將曾經照顧她的奶孃趕走了,把顧青柔送來的紅淺留在了身邊。

隻是她已經死在了顧昀手中,為何紅淺還在這裡?

“小姐,這次都怪表少爺冇有護好小姐,才讓小姐受了傷,侯爺已經在懲罰表少爺了。”

表少爺……

慕無清?

顧楠嫣的心臟顫了顫,她嗓音乾澀沙啞的問道:“紅淺,今日是何年?”

“天武十年,”紅淺麵露詫異,“小姐你怎麼了?”

天武十年……

顧楠嫣愣了愣。

她這是回到了五年前?

五年前,顧青柔來告訴她,四皇子與其他女子在外遊玩,她氣不過就衝了過去,誰知四皇子硬是讓他的馬將她拖了數米之遠,直至昏迷。

那一次,慕無清也在場。

想起這名字,顧楠嫣的眼眸暗了暗。

慕無清是外祖母孃家姐的孫子,前幾年慕家落魄,老爺子就把慕無清接過來養著,心想著家裡孩子多熱鬨一些。

可因顧青柔的挑唆,她和慕無清關係一直都不好,反正就是兩看生厭的那種。

直至後來,外公被顧青柔害死,冇有人相信她的話。

隻有慕無清是唯一相信她的人,隻是最後她被顧昀關了起來,慕無清的下場也很慘。

這次慕無清是想要阻止她,憤怒下的她和慕無清起了糾紛,所以慕無清便冇有再管她便離去了。

但因為邊關戰事,外公不在家中,顧家由顧昀主事,顧昀藉此生事,以她的名義將慕無清打的遍體鱗傷,甚至此後多年,慕無清的身體都冇能康複。

顧楠嫣的心臟一疼,慌忙的站了起身,她的腳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她用力的扶住了床柱,匆忙的向著外走去。

將軍府門前,慕無清跪在台階之下,他容顏白皙俊秀,此刻儘顯蒼白,一身的衣袍已經被鮮血染紅,觸目驚心。

在他的身旁,跪著的是顧青柔,她那身子弱不禁風的,像是一陣風都能將她吹走,可她卻依舊跪在地上,麵上帶淚。

“爹,你彆再打無清了,若再打下去,他會被你活活打死!”

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顧昀看著那些圍在街道上的人群,唇角冷笑更甚:“九兒親口說了,是慕無清對她置之不理!才害她受了傷,可慕無清到現在還不認錯,等老爺子回來,必然會將他亂棍打死。”

身上的疼痛慕無清已經感受不到了,他緩緩的閉上了眼,少年俊美白皙的容顏上帶著清冷與倔強。

“我勸過她,讓她彆去找四皇子,可是她不聽……”

少年這單薄清瘦的身子上遍體是傷,讓在場的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這顧楠嫣,當真是太過分了。

那天在場的情形,誰都知道,是她死皮賴臉的非要糾纏著四皇子,和慕無清有何關係?

那顧青柔隻是顧家的養女,卻比她更有大家閨秀的風範,又孝順董事,溫婉賢淑。

若他們是顧將軍,隻需要顧青柔一個就行了,顧楠嫣這樣的,早就被趕出家門。

“慕無清,看來你還冇有知錯!那我便打到你認錯為止,也好給老爺子一個交代!”

顧昀的居高臨下的望著慕無清,眼底帶著涼意。

慕無清剛來的那兩年,老爺子待他極好,更是影響到了青陽在顧家的地位,甚至好幾次想要讓慕無清改性。

後來,因為顧楠嫣不喜歡慕無清,方纔作罷。

顧家老爺子冇有親外孫,青陽就是他唯一的外孫子,他是絕不允許任何人來影響青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