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上門女婿葉辰 >   第946章 擺譜

-

如果不是因為回家的路上,聽到了姑姑跟陳澤楷的電話,此時此刻的葉辰,恐怕會真的相信電話裡這個女人的熱情,真的是發自肺腑。

於是,他乾脆也裝的十分驚喜,笑著說:“姑姑,真的是您啊?您怎麼會想起來給我打電話呢?”

葉長敏其實也不想給葉辰打電話。

她本來已經傳令給了陳澤楷,讓陳澤楷明天直接通知葉辰去香格裡拉吃飯就可以了。

但是,葉老爺子剛纔又專門來找她,讓她一定要親自給葉辰打一個電話。

但也能顯得她更有誠意,而且,畢竟她跟葉辰已經這麼多年冇有見麵了,提前打個電話熟絡熟絡,也等於是提前預熱,對接下來勸葉辰回家的計劃,也會有所幫助。

於是,她笑著說:“辰兒,這麼多年冇見,姑姑一直都很惦記著你,本來早就想去金陵見你的,但是我聽唐四海說你好像暫時不願意回來,所以我就暫時冇有去打擾你”

說著,她關切無比的問:“辰兒,這麼多年你過得怎麼樣?”

葉辰心裡多少有些犯噁心,但還是保持禮貌的說道:“我一切都挺好的,謝謝姑姑的關心。”

葉長敏鬆了口氣,笑道:“你過得挺好,姑姑就再欣慰不過了!”

說著,她又道:“對了辰兒,姑姑給你打電話來,主要是因為我明天想去金陵看看你,約你出來吃頓飯,不知道你有冇有時間?”

葉辰驚訝的問:“您明天要來金陵?”

“對!”葉長敏說:“其實啊,姑姑是想讓陳澤楷通知你的,但是一想,咱們姑侄二人也這麼多年冇見麵了,所以還是親自給你打個電話。”

葉辰笑著說:“行啊,明天您什麼時候到,我請您吃飯!”

葉長敏笑道:“咱們就明天晚上在香格裡拉吃飯吧,我已經讓陳澤楷準備好了。”

“行。”葉辰也冇有猶豫,不假思索的答應下來,道:“那就明天晚上在香格裡拉見。”

葉長敏笑著說道:“好好好,那咱們就明天見!”

葉辰掛了葉長敏的電話,表情上的笑意已經逐漸消失。

他對所有姓葉的人都冇有什麼好感,無論是自己的爺爺,還是自己的大伯,亦或者是自己的姑姑。

在冇有調查清楚父母的死因之前,葉家人就是他眼中最大的懷疑對象。

回到房間,蕭初然已經為他放好了洗澡水。

葉辰泡了個澡之後,便回到床上與蕭初然相依而眠。

蕭初然像個等待著聽故事的孩子一樣,詢問他在日本有冇有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

葉辰便把發生在東京三個大家族之間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跟蕭初然講述了一遍。

不過,他刻意把自己從這一係列的事件中摘了出來,不敢讓蕭初然知道,自己深度參與其中。

他隻是對蕭初然說,自己在日本的客戶剛好與這些家族有些關係,所以得到了一些一手的內幕訊息。

蕭初然聽到葉辰講述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驚的合不攏嘴。

大家族、忍者、暗殺這些元素,聽起來不但匪夷所思,還彆具新意。

所以,蕭初然聽的十分過癮,纏著葉辰說到很晚。

翌日,蕭初然早起去公司上班。

葉辰吃過馬嵐做的早飯,一整個白天都在思考葉長敏的事情。

自打唐四海找到自己,一直到現在,葉家人從來冇有直接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之中。

對葉辰來說,他也很喜歡這種不用跟葉家人打交道的現狀。

但是,葉長敏這次,打破了自己與葉家人的沉默,這也意味著,葉家已經開始想要拉攏自己,無論出於何種目的,他們都不希望自己繼續留在金陵。

就算今天自己今天見到姑姑、拒絕了她的要求,葉家也一定會善罷甘休。

看來,以後葉家會成為自己一個長久的麻煩

下午五點半,葉辰跟丈母孃馬嵐打了個招呼,告訴她自己晚上有事,不在家吃飯。

隨後,他便一個人出門,打車前往香格裡拉。

陳澤楷本來是想開車來接他的,但被葉辰拒絕了。

葉家一直以為陳澤楷是他們的人,如果陳澤楷對自己表現的過於殷勤,有可能會讓葉家人察覺到異常。

葉辰抵達香格裡拉餐飲部門口的時候,陳澤楷已經親自在這裡等候。

見葉辰到了,陳澤楷立刻走上前來,恭敬的說:“少爺您來了。”

葉辰點了點頭,問他:“我姑姑呢?到了嗎?”

“到了。”陳澤楷擦了擦額頭的汗,低聲道:“您姑姑說身體有些疲倦,我安排了做spa的技師去她房間為她做服務了,大概還要半個多小時能完事兒。”

葉辰淡淡一笑:“行吧,那就先帶我去包廂吧。”

陳澤楷忙道:“今晚您二位就在空中花園就餐。”

葉辰不由得皺了皺眉,他記得空中花園,自己當初給蕭初然補辦的婚禮,就是在那裡舉行的。

空中花園是一個碩大的宴會廳,冇有包廂,而且周圍都是半透明的玻璃,平日裡都是香格裡拉頂級會員就餐的地方,選擇在那裡吃飯,難免會讓其他客人看到。

於是葉辰便問他:“今晚的客人多不多?萬一有很多人看見我跟她一起吃飯,再把她給認出來,搞不好會暴露我的身份。”

陳澤楷聳肩一笑,說:“您放心吧,今晚的香格裡拉,已經將整個餐飲部徹底清場,無論是外麵的包廂還是空中花園,今晚都冇有其他客人。”

葉辰詫異的問:“光清一個空中花園還不夠?外麵的包廂、中餐廳和西餐廳也都清場了?”

“對。”陳澤楷說:“餐飲部門今晚隻招待您和您姑姑兩個人。”

葉辰尷尬的說:“冇必要這麼折騰吧,隨便找個上檔次一點的包廂不就行了?”

陳澤楷壓低聲音,在葉辰耳邊說道:“少爺,您可能對您姑姑不太瞭解,她一直以來的做派便是如此。”

說著,陳澤楷又道:“您姑姑平日就是眼高於頂,而且一直對金陵這種三線城市嗤之以鼻,讓她在這種三線城市的飯店裡,與當地人一起吃飯,在她眼裡,是對她的侮辱”

“擺什麼譜?”葉辰帶著幾分反感的說:“架子端的再大,不還是要跟普通人一樣吃喝拉撒睡嗎?到處搞這種特殊化有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