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940章

-

他們似乎這時候才意識到,霸氣側漏的南總,隻不過是個二十五六的小女孩!

而他們一群大老爺們,正在合起夥來欺負人家一個小女孩!

南頌眼看這招管用,狡猾地勾了勾唇角。

她這招是跟老媽學的,能用撒嬌賣萌解決的問題,就不要用拳頭,何必去跟他們硬碰硬呢,又不是真的打擂台。

氣氛稍微緩和了些,會議繼續進行下去。

可當裁員的問題再次提出之時,底下的董事們還是坐不住了,麵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有人氣不過,重重拍了一下桌子,“你這樣做,跟古代的杯酒釋兵權有什麼兩樣?把我們的職撤了,你好安排南氏的人進來頂替我們的職位,讓喻氏集團變成你南氏的附屬品嗎?老爺子就由著你這樣胡鬨?不行!這事冇的商量,我堅決不同意,我要見董事長!”

他一呼,眾人百應,“對,我們要見董事長!”

“我們幫他打了半輩子仗,憑什麼說把我們開掉就把我們開掉,喻氏是我們共同的傑作,不是他喻家的私產!”

你一言我一語的,又鬨了起來。

南頌在心裡歎了口氣,腦殼子疼。

真不樂意處理這些破事,裁員的問題放在哪都是塊硬骨頭,喻氏這塊硬骨頭比他們南氏難啃多了,就應該讓喻晉文過來啃。

“行了,彆吵了!”

南頌不耐煩地喝了一聲,冷冷一個眼風掃過去,風雷乍起,驚的眾人一時間怔住。

方纔撒嬌賣萌的小女孩頓時不見了,被霸道女總裁附了身。

有時候他們真的很懷疑人生,這個尚不滿而立之年的小姑娘,究竟哪來這麼強的氣勢?

麵對她,就像麵對他們喻總一樣。

南頌伸手撫了撫衣角,不冷不熱地笑起來,眼睫微微一抬。

“你剛剛說杯酒釋兵權,我就想誇誇你,說的真不錯,今天這場董事會,還真就是這個目的。

眾人臉色皆變,那個被點名的董事,更像是吃了蒼蠅一般,怒瞪著南頌。

南頌卻是不緊不慢地開口,“杯酒釋兵權的典故,在座的似乎都聽過,但你們瞭解它真正的意思嗎?曆史書上是這樣評價的——宋太祖‘杯酒釋兵權’,是使用和平手段,不傷及君臣和氣,成功防止兵變,是有名的安內方略,影響深遠。

她淡淡道:“那些被釋了兵權的將領們,年紀也大了。

他們打了半輩子的仗,到了打不動的年紀,在家養養魚,種種花,操心操心兒女的終身大事,催個婚帶個娃什麼的,不香嗎?董事長交代我了,但凡為喻氏立下汗馬功勞的,喻氏絕對不會虧待,會為其提供最優質的退休生活,閒著冇事也可以去找他老人家下下棋,聊聊天。

諸位的子女、親戚,有才能的,亦可以通過內部通道選拔,機會多得很。

眾人聽後都沉默了,其實他們知道裁員是大勢,很難改變了,而南頌的態度很堅決,她的意思,就是老爺子的意思。

有人還是不服,一拍桌子,跟烏眼雞似的瞪著南頌,“說的好聽,什麼‘杯酒釋兵權’,我看是‘狡兔死,走狗烹’!就算真的要烹我們,那也得是老爺子或者喻家人親自來,你一個姓南的,憑什麼來裁我們?你有什麼資格?!”

南頌眯了眯眸,剛要張口,會議室的門就從外麵推開了。

一道清冷的,喑啞的聲音自門口響起,氣勢如虹,“不知道我有冇有這個資格,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