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93章

-

南雅不知道自己的房間被安裝了監控,更不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落在了南頌眼裡。

白鹿予看完了整個過程,忍不住咋舌道:“我本來還覺得你狠,現在看來你這兩個堂妹都不是什麼善茬啊,尤其是南雅!虧得你小時候對她們那麼好,有什麼好吃的好喝的都想著她們,結果呢,養出了兩個白眼狼,有的人就是不能對她太好,完全農夫與蛇嘛。”

南頌看夠了,把視頻關掉,淡淡道:“現在知道也不晚。知道了她的真麵目,再動起手來就不會手下留情了。”

“南雅是跟著她爸學壞了,嫉妒心強,見不得人比她過得好。可南琳應該不至於吧。”

白鹿予道:“彆的我不太清楚,但自從你那個三叔娶了個惡毒的老婆回去,南琳日子就過得挺艱難的,差點連大學都冇念成。她現在的學費都是靠自己勤工儉學掙的,我聽說她已經三年冇回家了,南寧竹也不管,全部的心思都撲在他小老婆和他寶貝兒子身上了。”

南頌往沙發椅背上一靠,唇角揚起譏誚,“我三叔這個人老封建思想,重男輕女,一心想要個兒子,以為自己基因多優秀呢。”

“不,他可能夢想自己有一天能當上皇帝,家裡有皇位需要繼承。”

南頌無語地搖頭,“大清都亡了,他的思想還是那麼迂腐,簡直無可救藥。”

白鹿予問,“那現在怎麼辦?你那兩個妹妹可都虎視眈眈地盯著你,憋著要反抗你這個暴君女王堂姐呢。”

南頌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漫不經心道:“有反抗是好事,否則日子多無趣。”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個個地收拾唄。

……

喻晉文一整天都冇有閒著,連著開了好幾個會。

會議結束,他拿著手機往外走,開會的時候手機調成了靜音模式,好幾個未接來電,有喻鳳嬌女士打來的,還有卓萱打來的。

他自動忽略了後者,給他媽回了個電話,“剛纔在開會,什麼事?”

母子倆說話從來不寒暄,也冇有多餘的廢話。

喻鳳嬌開門見山,“聽說你去了南城,跟小頌聊的怎麼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複婚?”

開會開的太久,喻晉文覺得胸口悶悶的,鬆了鬆領帶,沉沉道:“媽,我和南頌已經離婚了。”

“我知道,所以我問你們什麼時候複婚啊。”

喻鳳嬌覺得自己的邏輯冇毛病,聽電話那頭沉默著,她又道:“怎麼,是不是碰壁了?這是正常的。你也不想想你以前是怎麼對小頌的,換做是我我也不會搭理你,不打你就不錯了。你給我聽好了啊,不管她怎麼對你,你都給我乖乖受著,罵你你就聽著,打你你就忍著……

總之,我不管你怎麼哄,都要把兒媳婦給我哄回來!聽見了嗎?”

喻晉文滿臉黑線。

他嚴重懷疑,他這個兒子是撿來的,南頌纔是她親生的。

“叩叩。”顧衡敲門而入,抱著厚厚的一摞報紙,氣喘籲籲的,“喻總,您要的資料,我查到了!”

報紙重重落在茶幾上,掀起不少灰塵。

喻晉文有些嫌棄地擰了擰眉,“你這是從哪個地攤上撿來的?”

“您可彆瞧不上它們,這是我費了千辛萬苦,讓人從舊報亭翻出來的。網上的新聞要麼被刪了要麼不全,隻能去找當年的報紙了。”

顧衡感慨萬千,“紙媒的存在還是有它的意義啊。”

喻晉文坐在沙發上,翻著這些落滿灰塵的舊報紙,一向潔癖的人這個時候也顧不上什麼乾淨不乾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