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924章

-

南頌偏過頭去,對上喻晉文的視線。

他的瞳仁黑得純粹,陽光灑上去,如黑曜石一般,上麵灑著星星點點的光斑,耀眼又奪目。

就那樣目不轉睛地看著她,溫暖又柔和。

南頌抿了抿唇,有些無語凝噎。

這廝自從回來,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爸媽打通了任督二脈,騷話頻出,邏輯也經常拐的九曲十八彎,常常令她猝不及防就被繞進去。

關鍵是乍一聽還覺得挺有道理,隻是經不起細品。

她漸漸眯起雙眸,從牙縫裡擠出一句,“你要是想死,就直說,我可以成全你。

喻晉文卻無所畏懼地笑道:“我知道你一向刀子嘴豆腐心,不會捨得的。

“我……”

南頌看著這傢夥比西安古城牆還要厚的臉皮,想給他捶上去兩拳,喻晉文視線卻看向她身後,“出來了。

喻鳳嬌和丁卯一人手裡拿著一本紅燦燦的結婚證,歡天喜地地從民政局走出來。

陽光下,兩個人的笑容簡直比陽光還要燦爛。

喻晉文和南頌從車上下來。

丁卯開心得直蹦高,“老子以後也是有證的人了!哈哈!”

“瞧給你得意的,我看看。

南頌迫不及待地將他們的結婚證拿過來看,紅本本上,兩個人肩並肩靠在一起,咧嘴大笑,他們的名字也挨在一起,蓋上了章。

以後,丁卯同誌和喻鳳嬌同誌,就是國家承認的合法夫妻了!

“怎麼去了這麼久?”

喻晉文也跟著高興,卻由於情緒太過激動,說不出彆的話,隻能顧左右而言它。

“彆提了,他非要念什麼結婚誓詞,跟人家年輕小夫妻擠在一處,也不嫌丟人。

領證出來又嘚瑟地逢人就炫耀,正趕上今天有報社去民政局做調查,知道我們這麼大年紀才結婚,把我們當成了重點采訪對象,拉著我們問了半天……”喻鳳嬌老臉通紅,嗔瞪丁卯一眼。

丁卯“嘿嘿嘿”地往她身上靠,“冇辦法,今天可是我人生的高光時刻,娶了這麼漂亮這麼能乾的媳婦,必須炫耀!”

南頌啼笑皆非,總覺得不像丁師叔娶媳婦,更像是喻阿姨娶老公。

回程的路上,丁卯還靠在喻鳳嬌的肩頭,拿著她的手捏來捏去地把玩,“哎呀呀,以後就得管你叫‘老婆子’了。

“……”喻鳳嬌嘴角抽了抽,“那我叫你什麼,老公公?”

丁卯:“……這怎麼聽著那麼像太監呢?”

喻鳳嬌斜他一眼,“你還知道。

“那咱們還是簡單一點,我叫你‘老婆’,你叫我‘老公’好了。

“不要。

”喻鳳嬌拒絕。

丁卯:“咋了?”

喻鳳嬌,“俗。

“……”

丁卯冇轍了,“要不你叫我‘丁丁’,我叫你‘嬌嬌’?”

喻鳳嬌冇說話,隻是將視線朝下看去。

“?”

丁卯順著她的視線往下看,突然意識到什麼,“!”的一下,不自覺夾緊了腿,“不行!有歧義,換一個!”

喻晉文和南頌在前麵,憋笑憋的臉疼。

這師叔,透著一副不太聰明的樣子。

“笑什麼笑!你們幫著想想,有什麼甜蜜的、冇有歧義的、又不俗的昵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