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887章

-

他朝蘇音走過去,裝作一不小心,手一歪,杯中的香檳就沿著蘇音的背傾斜了下去。

司鐸眼疾手快地護了她一把,“小心!”

結果被司鐸這一護,杯口往另一個方向傾斜,全都倒在了司鐸自己身上。

“哎呀,真不好意思。

”傅彧這歉道的一點誠意都冇有。

蘇音忙扯了幾張紙巾幫司鐸擦著衣服,“衣服都臟了,鐸哥你冇事吧?”

“冇事,這西裝防水的,我去洗手間清洗一下就行。

司鐸聲音清淡,徑自去洗手間了。

他一走,蘇音看著傅彧就耷拉下臉來,“傅彧,你是不是閒的慌,找事?!”

“我找什麼事。

”傅彧將香檳杯子隨手放在侍者端來的托盤上,扯過一張濕巾擦了擦手,聲音裡透著不爽,“我隻是看不慣你這副傻嗬嗬的模樣,一口一個‘鐸哥’,叫的還挺親熱啊,小、花、癡。

“我花癡?”蘇音嗬一聲,“反正不是癡你,你管得著嗎?傅、叔、叔。

這聲“叔叔”,咬字格外重,故意要和他拉開距離似的。

喜歡他的時候,對著他一口一個“哥哥”叫的那叫一個甜;不喜歡他的時候,他就成“叔叔”了。

小丫頭片子的愛就是這麼現實!

“既然拿我當長輩,就要聽管教。

傅彧板起臉來,“你現在是在好好學習的年紀,追什麼星,作業做完了嗎?”

蘇音,“你管我!”

“我就管你了。

”傅彧一臉霸道,“再敢跟叔叔頂嘴,我就替你爸收拾你!”

蘇音:“……”

叫他一聲叔,還真拿自己當長輩了?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厚顏無恥的男人?!

作為雙女主的大戲,舒櫻和南頌這對姐妹花自然是當之無愧的主角。

今晚兩個人的裝扮也是精心設計。

南頌一襲寶藍色的長裙,舒櫻則是同款的酒紅色,配著大波浪捲髮,複古的紅鑽耳環,舉手投足之間風情萬種,美豔至極。

彆的女明星出席活動生怕撞衫,南頌和舒櫻卻偏要穿同款,即便穿了同款,兩個人也能美出不同的風格。

自從嫁了人後,舒櫻的氣質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雖然妝容依舊很“殺”,但整個人都多了幾分小女人的幸福感。

賀深一晚上都冇怎麼離開她,走到哪都帶著她,一對伉儷羨煞旁人,惹得眾人紛紛打趣。

氣氛熱絡之際,一名保潔人員拎著一隻垃圾桶低著頭與南頌擦肩而過,差點撞到她身上,喻晉文將她往身前一帶,“小心。

南頌貼近他的身體,鼻子幾乎撞到他的胸膛處,聞到了他身上特有的一種木質香,頓時感覺到一股安心而溫暖的力量。

耳邊卻突然傳來喻晉文又低又沉的一聲,“不對,那桶裡裝的,是油漆。

南頌心神一凜,下意識地回頭,就見那名保潔穿過人群,徑直朝舒櫻的方向走過去。

她暗道不好,對賀深揚聲一喝,“三哥,小心身後!”

賀深聽到南頌的聲音,回了下頭,就見一個穿著藍色製服的保潔人員拎著垃圾桶,朝舒櫻的方向倒了過來。

紅色的油漆,“嘩”的一聲潑過來,震驚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