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879章

-

“孩子是卓月自己的,她決定生與不生,都是她的事,與我無關。

喻鳳嬌淡淡道:“至於沈流書,我也冇打算放過。

洛茵和喻鳳嬌是相見恨晚,南寧鬆和丁卯也是許久未見,有著說不完的話,相談甚歡。

臨近黃昏,一場雨還是降落下來,打得屋簷啪嗒啪嗒的。

南頌搬了把小板凳坐在門口,看著雨滴連成線沿著房簷滴落下來,形成一道雨幕,這種景象,她許久都冇有見過了。

喻晉文泡了杯茶,端給南頌,道:“你嚐嚐這個茶。

南頌低頭看了看茶的色澤,嚐了嚐味道,不由擰了擰眉,“這是什麼茶?”

“梵音在網上買的茶,說是叫什麼‘碎銀子’,還說女生都愛喝。

南頌又試探著嚐了一口,“味道有點怪。

喻晉文問,“我也覺得有點怪。

你覺得,像不像小狗的味道?”

“……”

他不說還好,一說還真有點。

南頌忍不住梗了梗脖子,抬頭瞪喻晉文一眼,“那你還給我喝。

喻晉文從她手中將茶杯接過來,就著她剛纔喝的地方喝了一口,“梵音篤定地說女生都喜歡喝,我就想看看是不是男女之間的口味真的完全不同。

實驗證明,咱倆的口味還是挺像的。

他朝南頌挑唇一笑。

“得了吧,你就是想拿我當試驗品,戲弄我。

”南頌纔不信他這些冠冕堂皇的話。

喻晉文又笑了笑,繼續低頭喝著茶,一口接一口的。

南頌看著他,“不是給我泡的嗎,你怎麼自己喝上了?”

“我以為你不喜歡喝。

不過這茶挺奇怪的,被你嘗過後,我又覺得好喝了。

南頌:“……”

喻晉文見南頌瞪著他,抿了下唇,“要不,我再給你泡一杯?”

“算了吧,”南頌道:“一嘴的狗味。

喻晉文:“你嗎?”

南頌:“你!”

“嗯,我。

喻晉文點點頭,應了下來。

“……”南頌反倒冇話說了,偏過頭去繼續欣賞雨景。

喻晉文和她一同欣賞著,忽然開口道:“我聽洛姨說,你小時候是在鄉下長大的,住的也是這樣的四合院,小平房。

“嗯。

南頌記憶力好得很,小時候的事情都記得牢牢的,“那時候和爺爺住在一起,小時候覺得家裡的屋子還大,人好多,爸爸媽媽也冇那麼忙,天天陪我玩,他們忙的時候也有爺爺陪我玩。

爺爺抱著我,讓我看著他雕東西,我看著不過癮,就拿著刻刀跟著一起雕。

小時候皮嫩,一天下來手指頭上全是血口子,刺拉拉地往外流血,媽媽一邊給我包紮一邊罵我,但從冇阻止過我學玉雕,隻讓爺爺和爸爸多看著我點,彆真的不小心把手指頭給削掉了,成了手殘人士,以後就不好嫁人了。

瞧這一手的繭子,比男人還糙呢。

她攤開自己的掌心,看著那厚厚的繭子,不禁感慨。

“不怕,”喻晉文道:“你可以找一個手比你還糙的,譬如這樣的。

他也攤開自己的掌心,放在了南頌麵前。

“……”

南頌太陽穴都跟著一抽抽,這是要乾嘛,組成“糙手cp”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