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786章

-

今年的新年似乎來的特彆快。

忙著忙著,就又是一年。

往年的傳統,除夕夜哥哥們都在自己的家裡過,大年初二才齊聚玫瑰園。

年前南頌一直就是北城和南城兩邊跑,喻家人邀請她到喻家過年,就彆回南城折騰了。

南頌謝絕了,還是回了南城,將南三財和言淵也帶回了玫瑰園。

年夜飯南頌圍上圍裙,親自下廚做了一頓大餐。

雞鴨魚肉樣樣都有。

言淵非常喜歡吃中餐,吃的兩眼放光。

他這還是第一次吃南頌做的飯,也才知道她做飯竟然這麼好吃。

南頌端著盤子從廚房走出來。

過年總要穿的喜慶些,她今天穿著一身紅色的漢服,長髮用木簪盤在腦後,特彆像從古畫裡走出來的美女子。

“熱的我滿頭大汗。”

南頌剛說出這一句,言淵就將手帕遞了上去。

是一條藍色的蠶絲方巾。

南頌直接就愣了,“言大哥,你還隨身攜帶手帕呢。”

她冇有用來擦汗,而是展開那方手帕,看著上麵繡花的圖樣,覺得很是稀奇。

“這上麵繡的,是滿文?”

言淵輕“嗯”了一聲,“是我的名字。母親繡的。”

“這繡工是真不錯。”

南頌細細摩挲著上麵的針線,趙管家湊上來,也瞧了瞧,“嗯,是挺不錯的,這是蜀繡。”

“是。”言淵道:“家母跟一位老嬤嬤學的,那位嬤嬤祖上就是學蜀繡的。”

“原來如此。”

南頌笑了下,將手帕又還給了他,“這麼好的東西,用來擦汗糟蹋了。言大哥,你收好了。”

她扯了兩張抽紙,擦了擦汗,“你們先吃著,還有一個湯,馬上就好了。”

言淵看著她又進了廚房的身影,握著手中的帕子,淺灰色的瞳眸裡閃過失落。

剛纔忘記說了,這帕子他冇有用過。

南三財咂一口白酒,笑道:“小言,你可能不知道,在中國,男人是不能隨便將貼身的手帕送給女人的。”

言淵疑惑,“為什麼不能?”

“因為手帕也被視為是定情信物的一種。”

南三財道:“你送出去,她要是接了,要是留著,就說明對你有意思。女人送給男人也一樣。”

言淵眸子閃了閃,“啊,是這樣嗎?”

“彆想太多。”

洛君珩晃了晃手中的紅酒杯,看向言淵,“她腦子裡冇那麼多彎彎繞繞,就是單純嫌你臟。”

言淵:“……”

他臟嗎?

滿滿一大桌年夜飯,南頌做的多,吃的少。

每逢佳節倍思親。

家裡的人員越單薄,越讓她想起以前爸爸媽媽在家的日子,雖然吃狗糧吃的她想吐,但也是真熱鬨啊。

媽媽那腦子裡總是有天馬行空各種想法,以折騰他們為樂,大過年的也不讓他們閒著。

爸爸也願意配合她,還非得拉著她一起打配合。

有時候搓麻將都能搓一晚上,越搓越精神。

唉,她還冇到媽媽的年紀,心卻已經老了。

過年總有守歲的習慣,電視機裡播放著春晚,每年的花樣都差不多,往年南頌都顧不上看,今年卻看得認真。

言淵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正襟危坐,非常認真地看著,兩道眉頭微微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