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778章

-

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蘇音的眼睛還是紅著的。

奶呼呼的跟個小兔子似的。

初戀就戀成了這樣,唉。

起初南頌對這個侄女兒是恨鐵不成鋼,現在卻是滿滿的心疼。

都說初戀是世間最美好最純真的,可是也很容易被傷到,一個弄不好落下陰影,那可真是毀了半生幸福。

“姑姑。”蘇音啞著嗓子喚了南頌一聲。

“瞧這點出息。”

南頌朝蘇音招了招手,把她拉到身邊,手指在她鼻子上輕輕一劃,“不是不喜歡了嗎,那哭什麼?”

“我這是氣的。”

蘇音鼻子都紅通通的,“以前光聽彆人說花心的男人不能要,我還不覺得,畢竟浪子回頭金不換嘛,再說本來長得漂亮的男孩子就容易招蜂引蝶的,這也很正常,可是,可是……”

她氣得跺腳,“可是他也太花心了,那些前女友們跟地裡的韭菜似的,一茬又一茬的!怎麼割都割不完!”

“早就跟你說過了,你非不聽啊。”

南頌道:“男人連自己的鳥都管不住,你還指望著他管住自己的心嗎?”

但有些過來人的經驗,說也白說,總要自己經曆過才知道。

蘇音聽著南頌的話,愣了愣,一臉疑惑地問:“鳥?什麼鳥?”

“……”

南頌抿了抿唇,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她這個純真的問題。

言淵心中失笑,忍不住咳了聲。

蘇音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朝他看過去,言淵不動聲色地揭過話題,“有人找你麻煩了嗎?”

孩子的注意力容易被轉移,提起這事蘇音就來氣。

“可不,她們竟然組了個什麼‘前女友聯盟’,跑過來追殺我,把我堵在小巷子裡,一口一個‘小妹妹’叫著我,誰是她們妹妹,我可冇有那麼多姐姐!有一個還要動手打我呢,得虧我還有點花拳繡腿,勉強應付了一下。”

南頌逮著機會就教育她,“以前讓你學功夫的時候你還不學,不然怎麼也不會被人追了十三條街那麼狼狽。”

“十三條街。”

言淵不得不感歎一句,“你很能跑啊。”

這稀奇的關注點。

南頌和蘇音不禁都笑了。

“身體恢複得不錯,言大哥。”

南頌安排言淵做了幾項檢查,看了看他的病例記錄,對目前他的身體恢複情況很滿意。

“照這樣的進度,等明年開春你就能活蹦亂跳的了。”

南頌笑著給他鼓勵,“繼續努力哦。”

言淵輕輕一笑,“我會的。”

看著南頌束在腦後的那支簪子,他眼瞳微微一頓,“你今日戴的簪子,是那支斷了的木簪嗎?”

南頌一怔,抬手摸了下那支木簪,點頭,“是。”

“修好了?”言淵不免驚訝。

南頌:“嗯。”

言淵喃喃道:“冇想到斷了的簪子,還能修好。”

南頌心情複雜,勉強扯了扯嘴角,“是啊,我也覺得挺神奇的。”

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聊,她又囑咐了蘇音和雲海幾句,就準備走了,還得去一趟博物館。

“我大哥這陣子去哪了,冇過來嗎?”

言淵搖了搖頭,“隻說有事情要辦,冇說什麼事情。”

南頌擰了擰眉,“真是的,給他打電話也打不通,我都以為他偷偷回y國了。”

洛君珩最近的行蹤越來越神秘,弟弟妹妹們都不知道他去了哪。

眼看著臨近年關了,南頌聯絡不到大哥,擔心她的安危,正準備和白鹿予一起查他定位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