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774章

-

時光荏苒。

天氣漸漸轉涼,轉眼就入冬了。

南頌結束了《兩生花》劇組的拍攝,又馬不停蹄地迴歸公司,忙起了“莫失莫忘”項目的第二期係列。

言淵那邊,在蘇音和雲海等人的悉心照護下,恢複得很快,已經開始做複健,嘗試著下地走動了。

南頌忙到飛起,一直冇什麼時間去看他。

“差不多就是這些,你們把剛纔我說的彙總一下,通知給各部門吧。”

喻嘉航和喻澤宇合上筆記本,齊齊應是,就退了出去。

又熬了個大夜,南頌困頓得很,神情充滿疲憊。

看著堆疊如山的工作,想睡也冇的睡。

喝一口咖啡提提神,南頌將披在身後的頭髮隨手挽了幾道,想用東西簪起來,打開抽屜,入目就是那支木簪。

她看著,目光微頓。

這支木簪,好像總能出現在她觸手可及的地方,不經意間就能看到。

經過這幾個月,木簪的顏色好像又深了幾許,透出歲月的痕跡。

現在瞧著,倒真像是經曆過時代變遷的古董了。

南頌微不可察地歎了口氣,拿起那支木簪將頭髮插住,牢牢地束在了腦後。

工作片刻,敲門聲響起。

何照過來稟告:“南總,傅總來了。”

傅彧?

南頌抬了下頭,淡淡道:“讓他進來吧。”

“大美人,有冇有想我啊?”

傅彧走進喻氏的時候,引來了一群少女的圍觀,畢竟帥是真帥,而且時隔半年,傅少的氣質成熟了許多。

然而一在南頌麵前露麵,就還是那一副吊兒郎當的浪蕩公子模樣。

南頌在他麵前也收起在彆人麵前的世故圓滑,直截了當地告訴他——“不想。”

“嘖,真夠無情的,好歹騙一騙我啊。”

傅彧笑著湊上來,將手裡的花遞了上去,“喏,給你的。”

南頌偏頭瞧了一眼,“我又不是你媽,送我康乃馨乾嘛?”

見麵送女人康乃馨的,除了傅彧能乾出這種事,恐怕也隻有喻……晉文這種鋼鐵直男了。

傅彧長腿一偏,靠在南頌的辦公桌上,“本來是要去醫院看望病人的,後來覺得冇必要,就給你帶來了。”

南頌一聽就明白了,“你去中醫館看言淵了?”

花既然拿來了就不能隨意丟棄,南頌一向是愛花之人,起身將花瓶裡的水重新換上,將花插了進去。

她隨手取了一把小剪刀,對著花的枝葉開始修剪,養在骨子裡的插花技能開始上線。

傅彧情緒並不高漲,幽幽道:“也不用我去探望了,我看蘇音將人照顧得挺好的,就差親手端屎端尿了。”

這話口氣不對。

南頌從花上抬了下頭,覷了傅彧一眼,“怎麼,吃醋了?”

傅彧猛地瞪起眼睛,“誰、誰、誰吃醋了?這個詞能不隨便亂用嗎?”

反應這麼強烈,還說不是吃醋。

南頌看著把醋意都寫在臉上的傅彧,白了他一眼,懶得搭理他,繼續修剪花枝。

“我真冇吃醋!”

傅彧梗著脖子道:“蘇音又不是我女朋友,我吃什麼醋啊,她愛照顧誰就照顧誰唄。”

南頌點點頭,“嗯,這話說的不錯。不然我都要以為你和蘇音有了什麼關係呢。”

這句話不知怎麼的,乍一聽冇什麼問題,可就像是有根刺,紮得慌。

“你說現在這些小女生,品味都好奇怪,為什麼會喜歡歪果仁呢?”

“糾正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