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773章

-

喻晉文動了動蒼白的唇,輕輕一笑,嘶啞的聲音道:

“我希望她能忘了我,開始自己全新的生活。找一個她愛的,同樣特彆特彆特彆愛她的人,白頭偕老。”

這句話,聽得南寧鬆和洛茵同時鼻頭一酸。

他們何嘗不希望如此?

女兒是他們的最愛,是他們的掌上明珠,他們巴不得把全世界的幸福都捧到她麵前。

洛茵從小嚴格地訓練女兒,要她學會自保的能力,安身立命的本事,把她培養的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唯獨冇教會她如何在一段感情中進退自如。

因為這個本領,她自己都冇有學會。

無愛,便無敵。

可女人一旦有了愛,再硬的心腸都會變軟,變得不可控,而人既然有心,就難免會被感情所牽絆。

她從不反對女兒去愛,去經曆,去成長,有些功課,總要她自己去學習。

但看到女兒變成這樣,當父母的還是免不了會心疼,會遷怒。

“你彆光說的好聽。”

洛茵對喻晉文道:“我救你可不是白救的,你要是真有這個心,就快點給我好起來,彆整天喪巴巴的,跟誰欠了你八千萬似的。你死了,我女兒還得去幫你打理家業,憑什麼啊,當我們南家缺你那點遺產嗎?”

“不是。”

喻晉文搖搖頭,急急地解釋道:“我隻是想把最好的留給她,儘可能地去補償她。她知道她不缺錢,更不缺愛,你們,和哥哥們,都已經給了她世界上最好的,我擁有的太有限,隻有這些遺產……和一條不值錢的命了。”

“不值錢?”

南寧鬆冷冷道:“你的命是不值錢,可既然被我女兒看上,再不值錢也得值錢。”

洛茵點頭,“就是!”

喻晉文抿了抿唇,這話他不知該如何接。

牧州在旁邊聽得一臉無奈,“我說,你們能不能彆這麼嚇唬我學生,本來就傻,被你們一嚇就更傻了。”

“……”

喻晉文看了牧老師一眼,這是親老師?

怎麼不幫著他說話呢,在嶽父嶽母麵前留點麵子啊喂。

南寧鬆和洛茵聽後卻不由失笑,緊繃的表情跟著鬆了鬆,緩和了幾分。

洛茵道:“你少來。他要是真傻,能被我那比猴子還精的女兒看上?”

“那隻能說明,小頌她更……”

牧州話音未落,就被三聲齊齊斬斷。

喻晉文:“老師!”

南寧鬆和洛茵:“滾!”

三道響雷瞬間吧牧州劈蒙了,灰溜溜地趕緊撤。

“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們纔是一家子,我纔是那個外人!”

一家子?

南寧鬆和洛茵看著躺在那裡跟木乃伊似的前女婿,表情很是複雜。

前女婿喻晉文同誌聽到“一家人”這三個字,隻覺得心窩像是注入了一道暖流,開心地舒展嘴角,笑了。

“……”

洛茵和南寧鬆看著笑得一臉憨相的喻晉文,嫌棄得要命。

看來是真傻。

彆要了,扔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