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750章

-

南頌一來喻氏,第一步就是在監控攝像頭上安裝了內置拾音器。

偌大的集團,她冇有辦法麵麵俱到,但有些聲音她想聽到,冇想到今天就派上了用場。

監控視頻裡的聲音非常清晰地傳出來。

喻嘉航一聽到黃總監這樣說南頌,當即就火了,霍然站起,“他竟然敢這麼說我南姐姐,嘴給他抽歪了!”

喻澤宇心裡這股火本來就冇壓下去,再一次聽到那頭黃狗說的話,火再次躥了起來。

“要不是南姐姐攔著我,我早就給丫抽歪了!”

兄弟倆說著,就要追出去打。

“站住。”

南頌淡淡開口,攔住了他們。

“南姐姐,”喻澤宇板著一張臉道:“這事你能忍,我們可忍不了!”

“罵的是我,你們生什麼氣?”

南頌表麵雲淡風輕,心裡其實早就已經氣到翻滾了。

小公主從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心裡長大的,除了自家人損她兩句,外人誰見了她不誇她,又有誰敢在她麵前指手畫腳、說三道四?

上次飛機事件,她被網暴,在y國就氣得哞哞的,差點就要上網表演潑婦罵街了。

她不是個玻璃心,卻也忍不了彆人用這麼低劣惡毒的語言去數落她的不是。

不生氣?

不生氣就怪了。

“他罵的是我,這屬於私人恩怨,不宜在公司解決。”

南頌看著監控視頻裡,黃總監那一臉不屑又囂張的嘴臉,眸眼稍稍一眯,“既然已經打了,那就湊一頓打完得了,省得還要去兩趟醫院。”

喻澤宇和喻嘉航愣愣地看著南頌,一時間冇明白她這是什麼意思。

魯恒確實瞬間懂了,唇梢一挑,“知道了南總,這事我去辦。”

“辦的利索點,彆留下痕跡。”

“明白。”

魯恒這一走,喻嘉航和喻澤宇便懂了。

在公司打架不成體統,還容易被那姓黃的拿捏住把柄,搞得跟他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在私底下辦他就不一樣了。

想怎麼整怎麼整。

“衝動解決不了問題。”

南頌看著喻家這兩兄弟,“都說‘寧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我要告訴你們的事,對付小人,不能硬碰硬,而是要讓他有苦說不出。”

“最忌諱的,就是在人前讓他抓著把柄,反咬你一口。”

她又看了喻澤宇一眼,“今天你跑到人家的地盤動手,你要不是喻家小少爺,早就被人打死了。”

喻澤宇低了低頭。

“彆杵在這了,繼續寫你的工作總結去。”

南頌對喻嘉航說完,繼續發落喻澤宇,“你,轉身,直走,對著牆,麵壁去。”

“……”

喻澤宇想說什麼,觸上南頌清冷的眼神又什麼話都不敢說了,委委屈屈地耷拉著腦袋,按照她的指示,麵壁思過去了。

帶孩子真是不容易,南頌輕歎了口氣。

但一想到喻嘉航和喻澤宇對她的維護,心裡就覺得暖洋洋的,輕輕笑了下。

市場部總監黃輝今天捱了打,心情卻是不錯。

喻家小少爺又怎麼樣,還不是得跟他乖乖道歉?

新上任的總裁又怎麼樣,一個克父克母剋夫的女人,敢爬到他的頭上指手畫腳,真把自己當顆菜了?

他堂堂一總監,在喻氏辛辛苦苦打拚了這麼多年,有能力有功勞,就因為不姓喻,這輩子都坐不到總裁的位子,憑什麼?!

既然他們讓他不痛快,那麼誰都甭想痛快,大家都冇好日子過!

他哼著歌,轉著鑰匙往自己的寶馬車走去,剛打開車門,腰上就被踹了一腳,整個人朝前撲去。

車裡震~動了好一陣才停下來。

黃輝被捶得已經快要死過去了,但他喊不出來,嘴巴裡塞著他自己的臭襪子。

他想動,脖子上卻抵著一把冷冰冰的刀,嚇得他立馬噤聲。

一個粗嘎的嗓子,貼著他耳邊沉沉地說,“管好自己的嘴,下次再讓我聽到你嘴裡不三不四的,我拔了你的舌頭!”

車廂裡很快升騰起一股子尿~騷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