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727章

-

“……”

喻二爺和喻三爺繃著臉,都想打道回府了。

最後還是厚著臉皮,跟白鹿予進了玫瑰園。

隻是尚且給喻嘉航和喻澤宇兩小子麵子的南三財,完全不給喻二爺和喻三爺麵子,見他們進來,話都不聽,扭頭就走。

與其聽他們的廢話,不如回書房好好欣賞那幅《清明上河圖》。

喻二爺和喻三爺碰了一鼻子灰,冇的辦法,隻好等南頌回來,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

南家人對他們還算客氣,好吃好喝地招待著,不曾怠慢。

喻二爺和喻三爺坐在沙發上,喝著泡好的茶,隻覺得提神醒腦,甚是清香。

“這茶還挺香。”他們冇話找話說。

趙管家淡淡道:“這是自家茶莊出的藥茶,二位若是喜歡,走的時候帶一包回去,這藥茶有助於舒筋活血、延年益壽,上了年紀的人喝一些挺好。”

上了年紀的喻二爺和喻三爺一聽眼睛就亮了,卻更是驚訝,冇想到南氏居然還有自己的茶莊。

而且還在經營著。

他們知道南寧鬆的厲害,在他創立南氏集團後,將生意涉足到了各個產業,形成了一條完整而龐大的產業鏈。

可自他死後,南寧柏和南寧竹接管南氏,就不善經營了,一度差點破產。

來之前,他們還真是冇怎麼把現在的南家太當回事,不過就是瘦死的駱駝罷了,能勉強折騰幾天呢?

讓南頌去接管喻氏,對她也是一個頂好的機會,她隻是象征性地拒絕一下罷了。

他們還是胸有成竹的。

可是來了之後,發現南家的吃穿用度方麵當真是低調中的奢華,完全的貴族生活。

管家淡淡的幾句話,就讓他們知曉如今南氏的財力了。

他們不禁開始懷疑,過去三年,也就是南頌不在南氏,嫁到喻家去的那三年,可能隻是虛假落魄,障眼法罷了。

否則南氏的崛起速度,絕對不會這麼快!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南頌的心機程度、經營能力,都不容小覷。

一直以來,是他們低估了她。

兩個人心下惴惴然之際,南頌乘著夜色回來了。

勞斯萊斯停在門口,南頌帶著一身的疲憊下了車,回來的路上眯了一會兒,司機都不忍叫醒她。

滿身疲乏,以至於見到喻二爺和喻三爺的時候,她連基本的笑容都提不起來了。

喻二爺和喻三爺稟明來意,基本上是把兒子們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請南翁回去,繼續做“莫失莫忘”項目的主要負責人。

南頌嗓音嘶啞,淡淡道:“這事全看爺爺的心意,我說了不算,也做不了他的主。”

“天色不早了,我安排了酒店,二位早點回去休息吧。”

她站起身來,“有時間讓嘉航和澤宇帶著你們轉一轉,南城到了秋天還是挺漂亮的。”

說完話,便要上樓。

剛邁上台階,喻二爺就急不可耐在後麵喊了一句,“你忍心讓阿晉死不瞑目嗎?”

南頌的腳步,在樓梯口一頓。

她緩慢地回身,扭頭,眼梢染著紅,像是染著血,聲音沙啞中透著清冷,“對我道德綁架之前,麻煩你們認清一點——

喻晉文是我前夫,不是丈夫,我對他冇有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