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687章

-

南頌眼圈乾澀,冇有一絲濕意。

她走到擔架旁,抬起手,僵硬地、顫抖著,緩緩拉開了那層白布,清楚地看到了喻晉文已經變了形的、凹下去的、冰冷的一張臉。

他就這樣靜靜地躺在那裡,無聲無息,分外安靜,安靜的,彷彿睡著了一般。

他或許,隻是睡著了而已。

對,隻是睡著了。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

南頌突然開口,聲音低啞的像是擦過砂紙,“快把病人送回病房,讓他好好休息。”

所有人都瞪著一雙眼睛看著她,冇有人迴應。

南頌生氣了,怎麼都不聽她的話?

算了,她自己推。

南頌繞到床頭,推著手術擔架往病房走,卻聽得“啪嗒”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從喻晉文的掌心掉落。

她腳步頓住,垂眸一瞧,是一支簪子。

一支,已經斷成了兩截的,木簪。

上麵刻著玫瑰,染著血。

真像是一朵紅玫瑰。

一滴淚,“啪嗒”,從南頌的眼中奪眶而出。

她抬起指尖,將其擦乾,可不知道為什麼,眼角的液體越擦越多,像斷了線的珠子,掉個冇完。

她依然倔強地擦著,不想要流一滴淚。

何照走過來,將那支斷了的木簪從地上撿起來,捧在掌心,遞到南頌麵前。

他聲音嘶啞,“這是,喻總緊緊攥在手裡,怎麼也不肯放掉的一樣東西。南總,物歸原主。”

淚水再次不受控製地落下來,南頌蹲在地上,將臉埋進了掌心裡。

走廊上,安安靜靜的,隻有低低的嗚咽聲。

像是小孩子在哭。

手術室的門忽然打開,有護士高喊,“言淵的家人在嗎?家屬來了冇有?患者失血過多需要輸血,誰是ab型血?”

白鹿予和賀深齊齊站出來,“我是!”

“過來驗一下血型。”

裡麵傳來議論聲,“不行啊,傷得太重了,呼吸又冇了……院長來了嗎?快打電話去!”

洛君珩走過去,蹲下,寬厚的大手在南頌細軟的頭髮上輕撫著。

“小六,彆哭了。言淵需要你,我們也需要你。”

他拿開南頌的手,看到了滿臉淚痕的一張臉。

洛君珩抬手,為她擦乾了眼淚,半抱著將她扶了起來,“去吧。我幫你照顧好他。”

南頌深深地看了喻晉文一眼,進了手術室。

言淵躺在病床上,已經進行了兩次加大功率急救,主治醫生和護士麵如土灰,束手無措。

看著被護士帶進來,證實了名醫身份的南頌,如同看到了希望,趕緊把情況交代了一番。

南頌檢視了一下言淵的情況,平鋪直敘、簡潔有力地下達著命令,如同一具冇有感情的醫療機器。

可,在看到言淵手裡攥著的半截木簪時,她的眼眶,再次氤氳。

*

一個小時後,手術室的燈滅了。

言淵搶救過來,轉入了重症監護室。

醫護人員滿頭汗地從手術室走出來,為方纔的凶險情勢感到心有餘悸,又為grace醫生的醫術欽佩至極。

南頌最後一個走出來,身上還穿著手術服。

“好樣的。”

洛君珩迎上去,摸摸她的臉,將她抱進了懷裡。

南頌靠在他的肩頭,渾身直抖,泣不成聲,“哥,他死了,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