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671章

-

喻晉文的計劃,基本跟南頌想的一樣。

現在能斷定的是,卓萱表麵上是沈流書牽線搭橋“賣”給王平的,為的是救卓月。

實際上,這一切都是喬冷步的棋。

無論沈流書、卓萱還是王平,都是喬冷棋盤上的棋子。

隻是沈流書和卓萱都具備可控性,可王平並不是一顆任人擺佈的棋子,他答應跟喬冷合作,也有自己的陰謀和算計在裡麵。

從王平的生平和履曆來看,他是一個典型的機會主義者,功利性和目的性都很強,野心非常大。

表麵上看,他官運亨通,是因為他妻運旺,但他的老丈人,一個比一個牛。

但那些大牛都看中了他當女婿,而且不嫌棄他的出身和他的婚史,勢必有他的過人之處。

所以喻晉文和南頌在不清楚他的底細前,都冇有輕舉妄動。

現在充分瞭解了他的生平資料後,兩個人都發現,此人還真是一個人物。

他立過不少功,而且還深入某社團內部當過臥底,破了不少大案,城府很深,心機也重。

且不論他的私生活,有一點可以保證,就是他不會拿自己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去開玩笑。

更不可能會因為卓萱這樣一個女人,堵上自己的事業和前途。

“我不知道喬冷許了他什麼條件讓他答應和他合作,但我覺得,王平極有可能會反水。”

喻晉文分析著。

南頌對此表示讚同,卻又道:“但喬冷手中很有可能握著王平的把柄,如果是這樣,王平要麼會放他走,要麼會讓他死在途中。”

兩個人都冇有說話,心照不宣。

現在就看言淵那邊能不能審出些什麼,就可以擬定下一步的計劃了。

待喻晉文說完所有,南頌這邊輕輕呼吸了一下,而後道:“這件事情,讓你費心了。”

喻晉文心中一格,忙道:“你千萬彆這麼說,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南頌本想說冇有應不應該,但很多話說的多了,自己也覺得煩。

“等事情了結了,我請你吃飯。”

喻晉文心猛地一顫,即使她說這句話的時候還是透著客氣的成分居多,可她能主動拋出這個橄欖枝,讓他覺得他離靠近她又邁出了一大步。

“好!”

生怕她反悔似的,他有些激動,“那就這麼定了!我……我等你回來。”

南頌聽出他情緒的激動,覺得他是誤會了什麼,下意識地想要反悔,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反悔也不是她的性格。

再說下去感覺就變了,南頌掛斷了電話。

喻晉文握著手機,久久不能平靜。

自從和南頌分開,這近半年來,他的情緒反反覆覆,無論是性格還是生活,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他認清了自己,也認清了現實。

他嚐到了愛情的滋味。

他知道自己曾經是個混蛋,他傷過人,做過種種難以原諒的蠢事、錯事,他應該對南頌放手,可他捨不得。

在任何事情上他都可以大度,但在對南頌的問題上,他想要自私一回!

他愛她,他要她,就這麼簡單!

哪怕世間萬物都在阻止他,他也不會再放開她!

手機忽然又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號碼。

歸屬地是南城。

他接了起來,剛“喂”了一聲,就聽到卓萱的聲音,“晉哥,是我,我是萱兒!”

“叮。”喻晉文掛斷了電話。

可電話鍥而不捨地響起來,大有不接就一直打下去的節奏,喻晉文滿目冰冷,還是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