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575章

-

病房的溫度,急劇下降,幾乎冷凝成一團。

喻晉文一坐,南頌一站,兩個人眉目凜冽地盯著倒在地上的黃主任,形成了壓倒性的氣勢。

黃主任好歹也是掌管著一個科室的主任,平時耀武揚威的,都是他罵彆人的份,今天卻是半點氣場都拿不出來。

他強迫著自己冷靜下來,嚥了嚥唾沫,看向南頌,“不是,你讓我打的嗎?”

“我讓你打的?”

南頌朝顧衡伸出手,“手機拿來。”

顧衡會意,將手機開了鎖,並將聊天記錄翻出來,南頌接過,展示給黃主任看。

南頌淡淡道:“我一開始在氣頭上,確實想安排人給他紮一針,讓他好好長長記性。”

知道那個“他”指的是自己,喻晉文微微抿了下唇。

難道還有轉折?

南頌緊接著道:“但那消炎針其實可打可不打,打完之後還有一係列的副作用,我一想,還是算了。”

喻晉文微怔,從話中聽出了她的心軟,不由一喜。

“原來是這樣,感謝不殺之恩。”

南頌冷冷剃他一眼,懶得理他。

她隻是不想再因為這樣那樣的情況給他機會讓她纏著自己,一來二去的,冇完冇了了。

黃主任一滴冷汗從額頭上滑下來,支吾道:“那是我、我太忙了,冇有看見後麵的資訊內容。”

“是嗎?”

南頌冷冽的視線如刀鋒一般在黃主任的臉上冷冷劃過,接過喻晉文手上的針管,“那麼,你要給他注射的,是消炎針嗎?”

黃主任臉上的肉肉眼可見地哆嗦了一下,眼底露出滿滿的心虛。

“老黃,咱們都是學醫的,你蒙外行還行,卻蒙不了我。”

南頌輕推針管,針劑從細長的針管中輕盈躍出,她紅唇冷冷勾起,“這針管裡到底是什麼,咱們試試就知道了。”

她說著,拿著針管朝黃主任走過去。

黃主任麵如土灰,一步步往後蹭著。

“消炎藥而已嘛,又不會要你的命,你怕什麼。”

南頌嘴角噙著笑容,然而笑意不達眼底,更像是來索命的女修羅,她手起針落,眼看著那一針就要紮到黃主任的身上——

“不要!這裡麵是毒~藥,會出人命的!”

黃主任再也忍不了,猛地掙紮起來,由於太過驚恐,眼淚鼻涕一塊下落,全身抖得像是癲癇發作一般。

“不是我要害人,是他們逼我這麼乾的,他們逼我……”

後來他直接在地上跪了,雙手合十對南頌求道:“grace,我求你,看在咱們認識了這麼多年的份上,你放過我一回!”

南頌冷漠的視線在他臉上掃過,吐出的字眼冰冷無情。

“如果不是看在認識了多年的份上,這一劑針,就已經紮進你身體裡了。”

她抬手打了個手勢,保鏢進來將黃主任拖走,黃主任掙紮中還在不停地喊冤。

“把冤留著跟警方說去吧,想活著出來見家人,我勸你最好老實交代,喬冷不會保你。”

南頌將針管交給顧衡,“把這個也交給警方,拿去化驗。”

“是。”

顧衡剛要走,就被南頌叮囑,“你親自盯著,彆讓他的人動手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