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554章

-

他躺著,她站著,身體微傾,兩個人的距離近在咫尺。

喻晉文握著她的手,兩個人的呼吸似乎都交錯在一起,纏綿不絕。

這畫麵,真是怎麼看怎麼詭異。

“好了嗎?”

南頌有些不自在,身子往後撤了撤。

“嗯,好了。”

喻晉文輕輕鬆開她的手,南頌剛要將手撤回,卻又被他一把攥住。

這次南頌真是皺起眉頭,這男人怎麼反反覆覆的,怎麼回事?

她不曉得,現如今的光頭魚到底有多糾結。

道德和感性的天平在不停地搖擺著,逼著他做出一個選擇!

最終,喻晉文看著南頌那令人怦然心動的一雙眼睛,感性的那一端,終於以壓倒性的姿態打~倒了道德那一端,他做出了決定——

“小頌。”

喻晉文聲音沉啞地開口,“在我住院的這段時間,你來陪陪我,好嗎?”

南頌對上他幽黑深邃的一雙眸,陷入一陣靜默。

“什麼?他住院,你給他去陪床?”

白鹿予原地炸鍋,“這就是喻晉文那小子給你開的條件?”

南頌盤腿坐在沙發上,吃著一個蘋果,淡淡點了點頭。

白七重重捶了一下抱枕,對哥哥們道:“你們看吧,我說什麼來著,姓喻那小子替小六捱了那一棍,肯定不是白挨的,這不,又把我們小六當護工了。”

權夜騫譏誚地提了下唇,“他還想把三年前的老路再重走一遍不成?”

“美得他!”

白鹿予回頭警告南頌,“你給我把持住啊,千萬彆心軟!”

“哎呀,知道。”

南頌不耐煩道:“我是那心軟的人嗎?”

白鹿予嗤一聲,“你要是足夠冷血,足夠無情,這一次就不應該出手救他,死了一了百了,省得他總纏著你。”

“話不能這麼說。”

權夜騫道:“喻晉文那一棍子怎麼說也是替小六挨的,她要是見死不救,這一輩子良心都會過不去,那就更栽在喻晉文身上出不來了,救人是對的。”

南頌深以為然地點點頭,“還是二哥深明大義。”

“你少給我戴高帽。”

權夜騫冷冷剃她一眼,“把人救活就行了,你還巴巴地去給人陪床,閒的你?他喻大少爺缺護工是怎麼著,我給他去請一群過來,用得著你去伺候他?”

“也談不上什麼伺候,就是做個飯,聊個天而已。”

南頌心道:隻要彆跟她談什麼複婚、複合之類的,一切都好說。

讓她當老媽子她也認了。

誰讓這件事她心裡覺得有所虧欠呢。

蘇睿理解南頌的心思,也不多問,隻道:“要陪護到什麼時候?”

南頌想了想,“怎麼也得等他長出頭髮吧。”

“……”

三個哥三臉無語。

蘇睿又問,“那你什麼時候去y國?”

南頌將蘋果核扔進垃圾桶,嚥下最後一口蘋果,含混道:“等馬場項目順利開業我就去,差不多七夕後吧。很快就要見到大哥了,想想就激動。”

她身子往後一靠,左看看右瞧瞧。

“哪位哥哥要跟我一起去啊?大哥可是給我買了一個島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