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537章

-

離開醫院,喻晉文上了車。

他捏著手中那根簪子,摩挲著上麵漂亮又繁密的一朵玫瑰花,還有那用小楷刻成的“南頌”二字,愛不釋手,唇角不自覺地浮起一絲笑意。

總算是,有了一樣屬於她的東西。

一支小小的髮簪,因為經她的手雕刻過,也像是有了她的溫度。

何照坐在副駕駛坐上,接了通電話,正想和喻晉文說什麼,回頭一瞧他衝著簪子傻笑的模樣,不由抿了抿唇。

價值千金的古董就換來了一支普通的木簪,關鍵是明明虧了本的人還高興成這個樣子,愛情果然讓人智商變低啊。

“喻總。”

實在不想破壞他的好心情,但有的事不說不行。

喻晉文淡淡嗯了一聲,“說。”

“卓萱小姐的下落找到了,目前扣在分局。”

喻晉文抬了抬眸,眼底一片晦暗。

他握了握手中的木簪,眼前浮現起找到南頌時,看到的爆炸車廂,還有那片火海,有火焰在他墨黑的眼底燃燒。

良久,喻晉文沉沉道:“去分局。”

幾乎是同一時間,南頌那邊也得知了訊息。

白鹿予接了個電話,嗯啊了一通,對南頌道:“找到卓萱了,果然如你所料,她被扔下了,那人冇有帶她一起走。”

南頌盤腿坐在病床上給自己拉伸,臉上麵無表情。

“她以為給自己找了個靠山,殊不知是親手把自己送進了虎狼窩,本來就是一個誘餌,倒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南頌原本以為那天在俱樂部看到卓萱是一個意外,後來發現並非如此,她和駱優之所以會走錯方向,是因為圖標給她們指的就是錯誤的方向,是有人,刻意把她們引到了露天溫泉池。

故意讓她們看到了那樣的一幕。

卓萱被南頌她們撞見了“活春~宮”,怕她們會告訴喻晉文,破壞自己在他麵前的形象,自然不會輕易放她們走。

而那位喬先生,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劫持她們。

之所以把駱優也算進去,是因為,當年密林的任務,駱優也是其中一員,那位喬先生,怎麼可能會放過她呢?

他未必真想要她們的命,不然也不會放三個菜鳥在另一輛車上,讓她們輕易逃脫。

他真正的目的,是想以這樣的方式宣告——

他冇死,他回來了!

這是南頌和駱優串聯了所有的資訊點,經過了研究之後,討論出來的結果。

“是啊。”

白鹿予冷笑一聲,“卓萱或許還以為自己一場豔遇,撿到了一個大金主,傍上這棵大樹從此以後就能衣食無憂了,她也不用她的豬腦袋好好想想,就算天上掉餡餅,能砸到她的豬臉上嗎?”

又是豬腦袋又是豬臉的……

南頌不由看他一眼,“我說,不要侮辱豬好嗎?”

豬多無辜啊。

白鹿予輕嗤一聲。

南頌劈了個橫叉,然後問小哥,“卓萱現在在哪兒?”

白鹿予道:“被逮到鹿鳴分局了,感覺很快就可以和她的姑姑見麵了。這姑侄倆,也是牛得很,腦子裡天天也不知道裝的是什麼,隻能用一句話來形容她們——不作死就不會死。”

南頌將胳膊交疊在身後拉伸了一下,眉頭微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