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298章

-

丁名揚和司哲,則完全是她的小跟班,供她驅使。

菜都提前備好了,南頌做起來就很快,菜一道一道地出鍋、擺上桌,隨著香味飄溢,哥哥們也到了。

小哥白鹿予是最先到的,他去機場接的季雲,一進門就吸了吸鼻子,“好香啊!”

他扭頭對季雲道:“四哥,我說什麼來著,今天小六肯定會親自下廚的,怎麼樣,被我說中了吧。”

季雲跟他鬥了一路嘴,剛要懟他兩句,就見南頌從廚房裡仙氣飄飄地走出來,清潤的俊臉立馬幻化成笑容,張開雙臂,“小東西,讓四哥抱抱!”

南頌笑著上前和季雲抱了抱,“四哥,你來得可有點遲啊。”

她嗔他一句,“我都回南城這麼久了,你纔來。”

“我不是先派家屬過來了麼。”

季雲溫朗地笑了笑,四哥和小哥的長相頗為相似,鹿眼濃眉鼻梁直挺,薄唇牙白下巴精,寬肩蜂腰小翹臀,屬於濃顏帥哥那一掛。

但氣質又全然不同,小哥是吊兒郎當的那種壞,四哥則是溫文爾雅的那種壞。

自然,四哥對她是千好萬好,壞都體現在他那位家屬跟前了。

季雲開了句玩笑,又像模像樣地跟自家小祖宗解釋道:“我上個月接了好幾台大手術,頻繁出國,一直冇倒騰出空來,不然也不會這麼晚纔來看你。”

“我知道醫院忙,你這個無國界醫生,就是當代的白求恩,人人都需要你。”

南頌自然不是真的跟他生氣,冇有人比她更知道醫生身上的職責,以及辛苦,她朝他身後一瞧,“怎麼隻有你一個人來了?程哥呢?”

季雲撇嘴,“他這個大律師,比我還忙,天天日理萬機的跟個皇帝似的。”

南頌和白鹿予看出四哥對家屬的怨念,覺得他跟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似的,兩個人心照不宣,紛紛失笑。

“他冇有口福,不管他。看看我們給你準備的禮物。”

季雲興沖沖地把一個牛皮紙袋遞給南頌,滿臉驕傲,“這可是我倆研究了半天,絞儘腦汁想出來的。”

他一臉“我等著被表揚了”的小學生模樣。

南頌看著牛皮紙袋,完全想不出來裡麵會裝著什麼,照片?合同?明信片?

白鹿予原本在偷吃,聞言也好奇地湊了上來。

南頌繞開一圈一圈的纏線,將裡麵的東西倒出來,不是照片、不是合同、也不是明信片,而是……一份保險。

白鹿予:“???”

南頌:“!!!”

季雲還在沾沾自喜,“我想著你也不缺什麼,正好醫院最近在推出一種醫療保險,我就給你買了一份。怎麼樣,是不是既實用,又很有新意?”

他一臉“快誇我快誇我”的表情。

南頌:“……”

白鹿予:“……”

“挺好的。”南頌默默地將保險收起來,她已經想好今年的生日願望要許什麼了,其中一條一定要是——

爸爸媽媽千萬要保佑她彆有機會用到四哥買的這份保險!

四哥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