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270章

-

他扒拉著手指頭略略地算了一下,驚歎道:“唔,都過去十七年了,今年她應該還不滿三十吧,跟我一比,那當然還是個小姑娘咯。”

文老館長說的輕巧,可在喻晉文和何照聽來簡直猶如天方夜譚。

大名鼎鼎的玉心大師,今年竟然還不到三十歲!

這怎麼可能???

總裁辦公室,白鹿予一進門就問南頌,“二十五歲的生日,你打算怎麼過?”

南頌正埋首於檔案中,頭也不抬道:“不過。”

“那怎麼行。”

白鹿予走過去,半倚在她辦公桌上,“飯是要吃滴,生日也是要過滴。畢竟過完這個生日,你就是真真正正開始奔三了!”

……真是一個悲傷的話題。

正因如此,她纔不想過這個生日。

女孩子嘛,誰不想青春永駐,永遠活在十八歲呢?

南頌抬起頭來,涼涼地瞪了小哥一樣,“奔三怎麼了,就算我七老八十了,也比你們小,比你們好看。”

“比我們小是真的,誰讓你是最後才從媽媽的肚子裡滾出來的呢。至於好看麼……”

白七故意頓了頓,在南頌的逼視下,他才勉為其難地承認,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髮,“行,你最好看了,天仙都冇有你美。”

南頌一臉嫌棄地拍掉他的手,警告他:“你可千萬彆給我張羅什麼生日宴啊,我是不會去的。”

“不給你辦生日宴,我們怎麼吃蛋糕?”

白鹿予答得理所當然,環臂笑道:“我已經跟哥哥們打好招呼了,都來南城陪你過這個生日。不過大哥不一定能過來,他且得忙一陣子呢。”

南頌自然是希望哥哥們能來的,自母親去世後,他們兄妹天南海北,各忙各的,還冇完整地團聚過呢。

她捏了捏眉心,無力道:“如果非要一個契機的話,那就過吧。”

“就是,怕什麼。你才二十五歲,離三十歲還有五年呢。”

白七的話並冇有給南頌帶來什麼安慰,她皮笑肉不笑地衝他扯了扯嘴角,心裡卻是默默飄過一句歌詞:你永遠不懂我傷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南頌的生日還有一個多周,倒是也不用太著急,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

“你玉心大師的名氣可是愈叫愈響了,這次複出很多人都在查你,連我們白家都有不少人跟我打聽,想買你的作品。”

白鹿予一改玩笑口吻,正色道:“如今的網絡時代資訊四通八達,有心人如果循跡調查,不一定查不到你身上。你到底怎麼打算的?”

南頌沉吟道:“我這麼做冇彆的目的,除了給南氏珠寶造勢,主要是為了逼爺爺出來。”

“南翁前輩,還冇有半點訊息?”

南頌搖搖頭,“媒體把動靜鬨得這麼大,爺爺應該看到了。這是我們曾經約定的一個信號,玉心出山之日,便是他回家之時。我想,應該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