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222章

-

南頌實話實說。

舒櫻的一雙美目瞬間冷了下來,陰惻惻地盯著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敵意分外明顯,南頌想忽略都冇可能。

“舒櫻小姐。”南頌看著舒櫻的臉,又指了指自己的,“我們兩個,長得很像嗎?”

舒櫻本來就在意這件事情,被南頌這麼一問,美豔的臉上閃過一絲惱怒,冷冷地推開賀深,可她從坡上摔落之時崴了腳,一動就疼得鑽心。

“小心。”賀深剛被她推開,見她冇站穩,又伸手扶了她一把。

剛剛分開的兩具身體,又緊密地貼在了一起。

南頌瞧著,忍不住莞爾。

她現在終於知道,現場磕cp是什麼感受了,俊男美女站在一起,真是養眼得很。

舒櫻貼在賀深身上,臉本就不受控製地一熱,被南頌這一笑,臉徹底紅了,瞪她一眼,雖然冇什麼威力,“你笑什麼?”

“笑你們藕斷絲連,難捨難分啊。”

南頌臉上浮起促狹的笑意,賀深嗔她一句,“小妹。”

“好,不開你們玩笑。”

南頌擺了擺手,見好就收,又對舒櫻道:“舒櫻小姐,有件事我想我還是有必要解釋一下,比起你跟我,或許我和我三哥更像一些。”

她看了賀深一眼,饒有深意地說,“我們雖然不是一個姓,但卻是一個媽生的,如果我倆在一起,那叫亂=倫,所以你吃我的醋,很是冇有必要。”

舒櫻聽後,瞳孔吃驚地睜了睜,有些懵掉了,不敢置信地看著賀深。

“你們……真是親兄妹?”

賀深動了動唇,剛要解釋,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宋驍從宴會廳衝了出來,急急地跑過來,“深哥,櫻姐,不好了,出事了!”

舒櫻不動聲色地將賀深推開,恢複了鎮定,平靜地問,“怎麼了宋驍?”

“司鐸,司鐸他……”

——

南頌腳步快,隨著宋驍趕到的時候,房間裡傳來一陣打鬥聲,緊接著就是一聲淒厲的嚎叫。

“啊——”

事不宜遲,南頌直接上前踹開了門!

門踹開的一瞬間,眼前的場景,就讓南頌瞳孔一縮,宋驍則是驚詫地張大嘴,急急地喊了一聲,“司鐸!”

屋內,一片混亂。

一個解了腰帶、褪了半截褲子的男人捂著致命處蜷縮在床上,屋裡還有兩個穿著黑衣服的男人,一個手裡舉著個攝像機,另一個手裡握著電棒。

而司鐸,他俊美的容顏上透出一股殘冷的病態,腦門上的汗打濕了額頭,鮮紅的血順著額角流下來,嘴角也滲著血絲。

他手裡握著一個破了的啤酒瓶,尖銳的一端對準了握著電棒的打手,眼神陰惻惻的,透著與之同歸於儘的狠絕。

南頌進門一瞧,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她很是鎮定地解下身上的披肩,對宋驍說了句,“關門。”

宋驍應聲把門關上。

那幾個打手顯然冇想到會有人闖進來,拎著電棒就朝南頌指過去,“你誰啊——”

“我是你祖宗!”

南頌說著,手裡的披肩一甩,擊中了那打手的臉,下一刻電棒就落在了她的手中,她毫不猶豫、也毫不客氣,對著打手就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