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207章

-

看著南寧竹狼狽的模樣,站在一旁的南雅冇繃住,“噗嗤”笑了出來。

南寧竹好不容易扶著椅子站穩,疼得齜牙咧嘴,臉上更是一陣青一陣白,指著南琳,“死丫頭,你給老子滾出來!敢打你媽,反了你了!”

“她不是我媽,我媽早死了!”

南琳大吼了一聲。

南寧竹驚得怔住,不敢相信一向對他說一不二的乖女兒敢這麼衝他這個當老子的喊。

“你……你瘋了啊你。”

南琳紅著眼圈,緩緩從南頌身後走出來,“是我瘋了,還是你們瘋了?”

“爸,何欣不是我媽,我媽叫唐蓉,你還記得她的名字嗎?記得她長得什麼模樣嗎?記得她是怎麼死的嗎?”

看著南寧竹怔忡後閃躲的模樣,她輕輕笑起來,那笑容極其諷刺,“你不記得了,對嗎?也是,這些年你從來也不曾閒著,鶯鶯燕燕的不知道換了多少,跟割韭菜似的,一茬接一茬。何欣那個女人,把你哄得團團轉,給你生了個兒子,就把你迷得五迷三道的,你大概忘了,我媽是她生生逼死的吧。”

“你胡說什麼?”南寧竹雙瞳不停地緊縮,“你媽自己想不開自殺,跟何欣有什麼關係?”

南琳冷下臉,“你到現在還在維護那個女人!”

“我媽自從嫁給你,就冇過過一天好日子,你天天在外麵花天酒地,我媽管不了你,也懶得去管,可你得寸進尺,居然把那個狐狸精帶回了家!”

南琳眼睛裡全是恨意,“你雇她當秘書,讓她大搖大擺地在我們家登場入室,天天在我們的眼皮底下打轉,成心噁心我媽,給她慪出了病。”

“你少渾說!”南寧竹一揮手,矢口否認,“你媽得了癌症是她們家基因不好,是她命不好,跟我有什麼關係!”

“如果不是你和何欣整天刺激她,她病情怎麼可能惡化得那麼快,你還說什麼,‘中年男人最大的幸事,就是升官發財死老婆’,你盼著她死呢!”

南琳心口一陣劇痛,眼淚不受控製地掉下來。

替她媽感到不值!

南頌冷冷地盯著南寧竹,她知道三嬸是患了癌症去世的,發現的時候已經是癌症晚期,卻不知道這癌症,有一半是慪出來的。

學醫的都知道,心態與身體健康息息相關,情緒是心理與軀體之間的橋梁,很多病,三分靠治,七分是心理。

喻晉文把卓萱帶回家養病她都受不了,更彆說讓三嬸看著自己的丈夫成天和彆的女人在自己的家成雙入對,進進出出,哪個女人忍得了?

男人薄情,女人薄命,世道本就不公,你又待如何?

所以要什麼男人,自己活得開心才最重要。

南寧竹被女兒指控的無所遁形,一張老臉也掛不住了,“我在跟你說你小媽的事呢,你跟我扯這些陳年舊事乾什麼?彆以為這樣就能讓我心軟。”

“指望你心軟,還不如讓我指望母豬上樹。”

南琳臉上冇有一絲情緒,冷冷地看著她親爹,“這麼多年,你對我不聞不問,何欣對我做過那麼多缺德的事,你都視而不見,現在想起來管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