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954章

-喻晉文敏捷地一躲,而後壓了壓身子,貼在她耳邊低聲道:“我喜歡。”

土匪也可愛。

*

洛君珩的身體一天一天地好起來。

索菲亞的身體卻肉眼可見地消瘦下去。

今天早上喝水的時候,忽然被嗆到,喉嚨裡像是卡了一口痰,重重咳嗽了幾下,居然噴出了一口濃黑的血,染紅了大片地毯,索菲亞看著地毯上的血,整個人都愣住了。

她擦了擦嘴角,冰涼的指尖沾著自己的血,她靜靜地盯著看了半天,唇角忽然揚起一抹嘲諷的笑。

這一天,終於還是來了。

她對著鏡子梳妝。

梳子一下一下地梳著頭髮,幾乎每梳一下就會掉下幾根,她看著掉下來的頭髮,散發著枯黃的光澤,就好像一棵行將朽木的樹,漸漸失去生機和活力,不知何時就會倒下。

這一水黑髮,她費了很大的功夫才養起來。

比這張臉花費的還要多。

頭髮難養。

言兮的頭髮從小是用椰子油保養的,烏黑濃密,漂亮極了,而她天生是偏黃的髮色,髮質也不怎麼好,這些年來從裡到外的保養,才勉強養出了言兮那一頭黑髮,卻還是留不住,哪怕外表看上去再像,可是輕輕一扯,就斷掉了。

就如同她和洛君珩之間的關係。

表麵看上去和諧美好,可經不起仔細推敲,就好像一塊易碎的玻璃,輕輕一碰,就會碎成一地玻璃碴,紮得她血肉模糊,而他就坐在那裡,無聲無息,不會對她有任何心疼。

她手舉到半空之中,輕輕一揚,手中的碎髮儘數飄到了空中,悄無聲息地落到地板上,最終不知被風吹到哪裡。

房間裡,言淵正在給洛君珩剪著頭髮。

“長得真快。”

言淵一邊給洛君珩剪著頭髮,一邊道:“仔細算下來,來這裡有三個多月了。小頌應該已經出月子了。”

洛君珩冇有迴應他,隻是垂著眼眸,看著碎髮從白色的布上一簇一簇地掉下來,用嘴輕輕吹去,像個貪玩的孩子。

以前這個時候,言兮總會笑著數落他,“Badboy.”

索菲亞出現在了房間門口,腳步一頓,倚在那裡,靜靜地看著坐在那裡被乖乖剪頭髮的希爾伯爵。

陽光透過窗戶打在他的臉上,給他白淨的麵容鍍上一層光芒,湛藍色的眼眸在光的照耀下如同一汪美麗又深邃的湖泊,長長的睫毛覆在眼皮之上,漂亮得讓人移不開視線。

她是真的有想過,將來生一個像他一樣的孩子。

“來了。”

言淵很自然地招呼索菲亞,彷彿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他們真的成了朋友,“看看他的新髮型,怎麼樣?”

洛君珩的頭髮被剪短了不少,他是天生的捲髮,這會兒捲毛都被剃掉了,隻留下利落的短髮貼在頭皮之上,額前還搞怪地剪成了娃娃頭,看上去很像一隻乖巧的藏獒。

索菲亞都忍不住揚了揚唇角,“很乖的樣子。”

言淵將洛君珩脖頸上的碎髮用濕毛巾擦掉,掀開了他身上的白布,碎髮被揚起的同時,彷彿有粉末侵入了索菲亞的鼻腔,她一個呼吸不暢,下一秒,額頭就抵上了一柄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