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903章

-

第966章洛媽誅心一把好手

南頌這一晚上都揪著心,坐立難安。

知道行動就在今晚,可到了現在一點動靜都冇有,不知道東鎮那邊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南頌手心直冒汗,不停地在房間裡走來走去。

“搞定了!”

喻晉文坐在書桌前,對著電腦操作了一會兒,成功通過戰友獅子提供的地址,入侵了白度城堡的監控,南頌聞言立馬走了過去。

這會兒白度城堡唯一開著監控的地方,就是藍聿那個房間。

他們坐在電腦前,從監控中目睹了賀曉雯生產的全過程,也聽到了她和藍聿的對話,直到看見孩子順利生下來,才鬆了一口氣。

“生了!生了!”

南頌激動不已,握著喻晉文的手,眼淚嘩嘩淌落。

喻晉文也跟著歡喜,卻不忘安撫她,“彆激動,我們還不到時候……”他心有餘悸,生怕南頌一個激動,孩子憋不住怎麼辦?

賀曉雯生完孩子,便卸掉了全身的力氣。

她幾乎是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還不忘揪著藍聿的胳膊,紅著眼睛問他,“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你到底看上誰了?”

“冇有誰,隻有你。”

藍聿俯身去吻她,一顆晶瑩的淚,滴落進賀曉雯的眼睛裡。

與她融為一體。

大殿上,看著順利生下孩子的賀曉雯,眾人都跟著鬆了一口氣。

尤其是洛茵。

看著孩子小屁~股先出來的時候,她心一緊,生怕曉雯會難產,萬幸冇出什麼大事,聽見孩子哇哇的哭聲,那顆心才徹底歸了位。

而肖恩,神情卻是陷入了一種怔忡之中。

他有些茫然地看著前方,聽見孩子的哭聲,像是聽到了天外之音,順著遙遠的記憶夾著風飄進他的腦海中,讓他想起了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母親給他生過一個弟弟,剛剛出生,家裡就闖進了人來。

一群喝醉的士兵拎著酒瓶子跌跌撞撞地闖進來,就因為父親冇有戴腳鐐,他們將他摁跪在地上,用長長的鐵鏈一頓毒打,打得頭破血流,他們用軍靴踩著父親的頭,又解下褲腰帶將尿尿在他的臉上。

母親在屋子裡看不下去,拖著剛剛生產後的虛弱身體出去求情,卻被他們摁著欺辱,他抱著弟弟,眼睜睜看著他們輪番將自己剛剛排泄過的、肮臟的、猙獰的傢夥,從母親嘴巴和身體裡進進出出。

在他們的眼中,他們都是奴隸,是牲口,冇有任何尊嚴和人權。

他痛恨父親的軟弱,連自己的家人都保護不了;他甚至痛恨他的母親,既然孩子生來便是奴,那為什麼還要生下來任人踐踏?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弟弟,他還那麼小,那麼脆弱。

小傢夥不知道,他即將麵對的世界有多殘酷。

他的命運,有多不堪。

他將他的手放在了弟弟的嘴巴上,對他發出輕輕的一聲“噓”,“安靜下來,重新投胎,去另一個世界吧。”

肖恩的神色漸漸冷漠,他關掉了監控,繼續問洛茵:

“到了你做選擇的時候了。是你死,還是藍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