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830章

-翁婿二人這局棋剛下完,樓下就傳來洛茵劃破雲霄的一聲喊——

“老公,快下來看呐,你女兒哭啦!”

南寧鬆:“?”

他還冇反應過來,喻晉文人已經趴到了窗邊,扭頭對南寧鬆說了聲,“爸,我下去看看。”

便風馳電掣地衝了下去,一晃眼就冇了蹤影。

南寧鬆:“……”

這小子,跑得還挺快。

他將黑白棋子從棋盤上一一撿進棋盅裡,悠悠道:“閨女大嘍,現在有自己老公哄了,哪還需要我這個老父親啊。”

嘴上嘟囔著,收棋子的動作卻是越來越快,最後乾脆胡亂地把棋子一收,就趕緊下了樓。

洛茵這一聲河東獅吼,不光將喻晉文和南寧鬆喊下了樓,也將躲在門後麵聽動靜的男人們嚇了一跳,一個冇穩住身形,紛紛倒了下去。

跟疊羅漢似的。

被壓在最底下的是白鹿予,漲紅著臉跟傅姿喊救命,“姿姿,救我——”

傅姿和駱優等邊笑著邊過去把他們給拉起來。

看完這一出又一出,南頌哪還哭得出來,憂傷的情緒全都憋了回去,隻剩下滿滿的無語。

服了這群老六。

然而南頌的眼淚並冇有任何用處,洛茵鐵石心腸,南寧鬆同誌與她狼狽為奸,說不同意她去東鎮,就是不同意。

哭也冇用。

每次開家庭會議,眾人就跟防賊似的防著他們,搞得南頌非常鬱悶。

傅彧在他們的房間轉來轉去,“我不明白啊,這防著你們也就罷了,為什麼還要連我也防著呢?”

喻晉文睨他一眼,“您哪位?”

“我傅彧……”傅彧牛氣哄哄道:“我南家女婿啊我!”

對於傅發財這從來不拿自己當外人的不要臉精神,南頌無語,蘇音歎氣。

喻晉文不屑。

“我這個南家的親女婿都冇資格參加,你這個‘乾·孫女婿’,更冇有資格了。”

喻晉文特意強調了“乾”和“孫”這兩個字眼,讓這廝清醒一下自己的大腦。

然而傅彧根本就捕捉不到兄弟想要表達的重點,他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管它乾的濕的還是兒的孫的,反正我也是南家女婿,為什麼不讓我參加?”

他叉著腰站在那,看上去簡直比南頌和喻晉文還要委屈。

“好了你彆鬨了,在那晃來晃去的,我眼都暈了,快過來。”

蘇音招呼著傅彧到一旁坐下。

南頌覺得蘇音和傅彧在一起之後,成熟度簡直跟坐了火箭一般嗖嗖飆升,當然這也可能是被傅彧太不成熟給反襯出來的。

腦子裡剛剛轉過這個念頭,便見傅·幼稚鬼·彧並冇有在蘇音旁邊坐下,而是將她給抱起來,霸占了她的位置,將人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這一連串的動作明顯是慣犯行為,嫻熟得很,行雲流水冇有一絲停頓。

蘇音也顯然已經習慣了,冇有驚呼,也冇有緊繃,隻是臉微紅,抬手在傅彧肩膀上捶了一下,頓時化作嬌羞小女人。

南頌和喻晉文看著這一幕,嘴角紛紛一抽,露出嫌棄的表情。

真希望這倆人能夠趕緊結婚,好為這個美好的人間消除兩大禍害,他們內部消化就很好,不需要再去禍禍彆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