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826章

-這一夜全家總動員,齊聚玫瑰園,也折騰了一晚上,都冇有睡好。

老K、羅剛和向前向後等保鏢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喻晉文和南寧鬆、權玖擎等人也或多或少地添了幾道血口子。

南頌跟季雲還有季明仁一起,忙活了一晚上,給眾人處理傷勢,包紮傷口。

喻晉文心疼媳婦,怕她現在聞不得血腥味,也怕她困,不停地勸她,“你上樓去睡會兒吧,這裡有四哥和四爸,冇事的。”

傅姿和駱優也在一旁勸,“是啊,你現在懷著身孕呢,該睡睡,該休息休息,養足精神再說。這兒有我們呢。”

爸爸們和哥哥們也七嘴八舌地勸,南小六這即將當媽,還牢牢地焊死在團寵的位置上。

就連隨著傅彧趕來的蘇音都在勸說她,“姑姑你放心去休息吧,我來給四爺爺和四叔打下手。”

傅彧婦唱夫隨,在一旁小雞啄米地點頭。

南頌又哪裡能睡得著。

她今晚冇有參與戰鬥,可是看著眾人受傷,比往日還要心疼。

肖恩一日不滅,玫瑰園就永遠不得安寧,冇有安生日子可以過!

懷了身孕之後,她就更加懂得了洛茵的心情。

懂得了當年媽媽為什麼寧可選擇終生逃亡,也要拚死拚活地離開東鎮;懂得她為何要不惜一切代價找回哥哥們,磨破嘴皮子也要把六大家族都召集到一起;也懂得了她小時候為何會對他們兄妹幾人那般嚴厲,逼著他們練功,學這學那……說到底,她不過是想要為自己謀一條生路,也為他們兄妹六個謀一條生路。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他們兄妹幾人長到這麼大,也經曆過諸多坎坷,曆經幸福,也遭遇過不幸,可是哪怕身處困境,也從來冇有怨懟命運,怨怪父母。

因為他們都是被期待著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獲得了來自父母無條件的愛,也感受到人間的美好。

所以無論發生任何事,他們都可以樂觀地去麵對。

單論這些,他們就比世界上許多人都要幸運得多了,因為得到了足夠的愛,纔有能力去愛彆人。

喻晉文知道她此時此刻內心並不平靜,尤其是在看到賀曉雯挺著大肚子被肖恩綁架後,南頌更是為她擔心不已,恨不得立馬衝出去把人救回來。

女人懷孕之後,就有了比性命更重要的所在,她知道如果肖恩綁架的是她,為了肚子裡的孩子,她也不會去跟他硬碰硬。

可肖恩選在這種時候,還用他們家兩個女人來要挾他們,就說明他為人有多麼卑劣,簡直是豬狗不如!

南頌恨得咬牙切齒。

喻晉文扶著她上樓的時候,都能感受到她身體的發抖。

進了臥室,關上房門,喻晉文給南頌倒了一杯溫水,南頌坐在沙發上,抬起一雙眼眸,看著他,眼睛充血。

“阿晉,一定要殺了肖恩!不能讓孩子再重蹈我們的覆轍!”

這句話,她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

牙關都在震顫。

喻晉文很能體會到她的心情,在她身旁坐下,他攬著她的肩頭,揉搓著她的胳膊和手掌,迭聲應著,“我知道我知道,肖恩是一定要死的,無論是爸媽,哥哥們,還是我,我們都不會允許他繼續活在這世上,為禍人間。乾掉他,那是為民除害。我們的孩子,也絕對不會生活在他的陰影之下,我保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