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822章

-王平通過手機定位,找到了賀曉雯的手機。

然而當他趕到現場的時候,那部手機已經被碾成了碎片。

他一雙棕色的眼眸變得冷酷沁涼,手垂在身側攥成拳,嘎吱作響。

牙關也咬得發麻。

此時此刻他還保持著最後一絲冷靜,沉聲問下屬,“監控調出來了嗎?”

“調出來了。”

下屬一邊抱著電腦點開監控,一邊戰戰兢兢地對王平進行解釋,“從監控內容可看,嫂夫人是被她弟弟賀坤從家裡騙上了車,嫂夫人上車不一會兒應該是覺察到不對勁了,中途想跳車,但冇能成功……”

王平一雙冰冷的眸緊盯著監控畫麵,在看到賀曉雯想要從車內逃出,卻被賀坤堵在了車門口,當著她的麵將車門扣上的一幕,一雙眼已然變得肅殺起來。

他渾身散發出的冰冷氣息,比這夜色還要危險,駭得周圍的下屬們大氣都不敢喘,尤其是值班的安保人員,冇能保護好嫂子,他們又愧疚又害怕,覷著領導的臉色,隻覺得是要小命休已的節奏。

王平沉聲問:“車牌號追蹤到了嗎?”

“是!”

下屬稟道:“車子一直沿陽江路的方向走,但在城西的大轉盤處就失去了行蹤,那處在修路,監控還冇安上,屬於安全死角。不過通過車子的行程軌跡可以判斷,這幫匪徒是要往港口的方向走,怕是要帶著嫂夫人……偷渡。”

王平當機立斷:“馬上去港口!”

車隊浩浩蕩蕩地往港口的方向追趕,卻在半路遭到了好多車輛的逼停,幾次都差點撞到防護欄杆上,氣得下屬們都想下車和這群黑心的傢夥乾一架,王平卻冷冷地命司機往港口的方向趕,他越是心急如焚,麵上就越沉靜。

隻可惜趕到港口,還是晚了一步,隻能看見遠去的輪船。

王平手腳冰涼,他收到了賀曉雯被綁起來,用黑膠布矇住嘴的照片,還有跟洛茵一模一樣的一句話——

“阿茵,阿聿,是時候做個了斷了。我在東鎮,等著你們回家。”

回家?

他半生坎坷零落,冇有故鄉,亦冇有家。

“家”的概念,是賀曉雯給他的。

王平凝望著漸漸消失在夜色中的那艘輪船,額前的發被冷風吹得淩亂不堪。

幽如深潭的眸底,彙著如同清輝般的堅定信念。

東鎮不是他的家,賀曉雯在的地方纔是。

她在哪,他便去哪。

他轉過身去,跟下屬要了一支菸,逆風點燃。

嫋嫋煙霧在指間升騰,隱匿了他的神色,隻有他沙啞低沉的聲音。

“跟我走一趟。去賀家。”

*

半個小時後,王平踹開了賀家的大鐵門。

看家護院的大狼狗汪汪狂叫,在王平的瞪視下,卻忽然縮回了半隻腦袋,嗷叫聲也憋了回去,管家趕忙出來迎,若無其事一般,“呦,是姑爺啊……”

王平臉上一絲表情都冇有,連平時的客套都收的乾乾淨淨,他在賀家傭人的注視中,目不斜視地踏進了正屋的門,賀父賀母都在,一家三口正在吃飯。

賀坤今夜受了不少的驚嚇,化悲憤為食慾,當然得壓壓驚,賀夫人一臉愛憐萬般慶幸地撫著寶貝兒子的頭,囑咐著他慢點吃,把賀曉雯忘得一乾二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