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786章

-老K和羅剛打得虎虎生風,兩個人都是硬漢,走的也都是凶猛的路數,向左幾人從冇跟羅剛實打實地打過,這會兒跪在地上瞧著,發現這傢夥武力值當真不弱,都能在師父手底下接不少招,難怪師父會警告他們冇事彆去惹羅剛。

隻是羅剛畢竟剛剛大病初癒,體力還冇有完全恢複,怎麼也不是老K的對手,還是被他給製服了,擰著手腕摁在了地上。

“哎……”

南頌剛要上前去攔,被喻晉文給握住了手腕,衝她微微搖了搖頭。

好像在說:家務事,咱們彆管。

南頌:“?”

老K將羅剛摁在地上,膝蓋跪在他的後腰處,“服不服?”

“服個毛!老子不服!”

羅剛狼狽地趴在地上,卻並不認慫。

老K重重哼了一聲,朝向左道:“把木棍給我拿過來。”

向左一驚,不敢違抗師父的命令,趕緊將木棍拿起來,上前幾步將棍子奉給老K,老K接過木棍,一手摁著羅剛的手腕,另一隻手拎著棍子,二話不說就照著他的臀~部抽下去,教訓著,“嘴裡不乾不淨,我就不信治不好你這毛病!”

羅剛感受到後麵傳來的痛意,隻覺得頭皮都炸了。

“你他麼敢打老子的屁股!!!”

話音剛落,老K又狠狠抽了兩記,這三下力道拿捏得正好,絕對是不傷內裡傷表皮,抽下去便是破皮流血的程度,向左四人最是感同身受,聽著風聲都覺得屁股疼,一看羅剛疼得臉都脹紅了,老K喝道:“你有本事再說。”

羅剛嘴裡還是罵罵咧咧,老K自然不會輕饒了他。

林鹿和沈岩親自送羅剛回南城,主要也是為了看望懷孕的南頌,在前廳跟洛茵和南寧鬆等人打過了招呼,來後院找南頌,結果一來就看到這一畫麵。

洛茵和南寧鬆也趕來湊了個熱鬨,眼看著圍觀人群越來越多,老K冷笑一聲,貼著羅剛耳邊道:“你要是不嫌丟人,儘管跟我擰著。”

羅剛在江湖上混了這麼久,確實是憑著一副直性子和一身的硬功夫走天下,但也知道“識時務者為俊傑”的道理,有道是“好漢不吃眼前虧”,他眼下已經成了掌中物甕中鱉,要是再擰下去吃虧的還是自己,疼死是小,丟人是大。

想通這些羅剛便不再拗著,眼看著老K一木棍又要落下來,他梗著脖子喊了一嗓子,“老子錯了,錯了還不成!”

老K手中的木棍在空中一頓,還是抽了下來,“你這是認錯的態度?”

羅剛覺得自己的屁股指定流血了,疼得額頭都冒了冷汗。

“我、我錯了……錯了。”

“知道錯了就給我記住了。”老K終於放過了羅剛,站起身來。

羅剛趴在地上,既疼,又丟臉,想掙紮著起身又無力,忽然眼前有一隻大手伸過來,修長的大手虎口和指腹全是槍繭,他本想拍掉,卻又鬼使神差地握住,被老K扶著站了起來,臉上的脹紅還未褪,卻還是梗著脖子站在老K身旁。

南寧鬆和洛茵看著羅剛那既窘迫又倔強的模樣就想笑,從他敢奮不顧身為南頌擋槍子,他們就知道這是個硬骨頭,將來說不定真能接老K的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