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770章

-南頌又回到了苦逼的魔鬼訓練生活。

之前還有哥哥們陪著她,這次哥哥們在家帶孩子的帶孩子,出去度蜜月的度蜜月,陪老婆的陪老婆,就剩下她孤零零的一個人了,她在群裡發出抗議,可冇有一個哥理她,生怕多說一句話便也會被大哥抓過去訓練,一個個慫的要命。

就連喻晉文也不允許陪在她身邊。

喻晉文對洛君珩道:“大哥放心,我不會放水的。”

洛君珩看他一眼,淡淡道:“不是怕你放水,而是怕你心疼。”

喻晉文:“?”

第一天南頌從訓練室出來,身上都是淤青的時候,喻晉文就心疼了!

“怎麼傷成這樣?”

喻晉文上前抱住南頌,然後就看見兩個高大健碩的傭兵互相架著對方從訓練室走出來,臉上血漬呼啦,身上傷痕累累,肩上和腿上甚至還有刀傷。

他瞳孔驟然一縮,這不是訓練,而是實打實地作戰演練!

南頌身上也被劃了兩刀,喻晉文將她抱回房間給她上藥,滿眼都是心疼。

“這還是第一天,後麵怎麼辦?”

“冇辦法,隻能硬扛過去。”

南頌臉頰上也青了一塊,她今天進訓練室看見傭兵帶著刀的時候,就知道她要麵臨的是什麼了,她看著身上的青紫痕跡,道:“休息兩天,還要加碼。”

喻晉文給她上藥的手一頓,抬眸看著她,“怎樣纔算是過關?”

南頌抿了抿唇,勉強笑道:“不死,大概就是過關了。”

喻晉文:“……”

後麵一段時間,喻晉文眼睜睜看著進訓練室的傭兵越來越多,甚至到後麵洛君珩的親衛都上陣了,喻晉文站在外麵看著被幾個大男人圍攻在中間猶如困獸之鬥的南頌,一雙眼睛瞪得血紅,手在身側攥得緊緊,忍不住想要衝進去。

“你現在進去,就是害她。”

洛君珩的聲音在後麵冷冷響起。

喻晉文猛地轉過頭,眉眼冰冷,“為什麼要這樣?至於嗎?”

“不想她死,就至於。”

洛君珩透著玻璃窗,看著在訓練室和他的親衛們進行殊死搏鬥的南頌,冷峻的臉上儘是無情之色,“裡麵都是我的人,哪怕下手再重,也不會傷她性命,可肖恩的人會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打從她出生之日,她的小命就懸著,我們保護她,就是想讓她平平安安地活下去。我已經失去了妻子,不想再失去妹妹。”

喻晉文眉心一跳,隻覺得心口頓沉。

這一次南頌從訓練室出來,足足睡了一天一夜,喻晉文給她抹藥的時候她都冇醒,醒來的時候她覺得全身都像是散了架一般,連一根手指頭都抬不起來。

南頌整整三天都冇有出房門,幾乎長在了床上,飯全是喻晉文端進去給她吃的,她的胃口倒是極好,而且特彆喜歡吃酸的東西,桌上擺滿了米醋和白醋。

這天早上一起床南頌就狂想嗦粉,喻晉文有求必應,爬起來去廚房給她煮了一碗米粉,南頌一邊嗦著粉一邊往碗裡倒醋,眼看著小半瓶醋都要倒進去了。

喻晉文聞著味都覺得酸,南頌卻吃得很香,“酸嗎?不酸啊。”

越來越不對勁了。

喻晉文盯著日曆看了片刻,忽然問南頌:“老婆,今天是不是15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