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750章

-神特麼小叔叔!

傅彧這輩子都冇這麼無語過。

他跟蘇音在一起之後,就自動降輩,成了南家孫子輩的,南頌和喻晉文偶爾欺負欺負他,他也就忍了,現在連白鹿予都要騎在他頭上?

還悶不吭聲就娶了他姐!

這簡直不能忍。

傅彧捱了傅姿一腳,老實是老實了,但還是委屈。

他跟眾人道了聲抱歉,拉著傅姿去了蘇音的房間,要處理一下家務事,還要蘇音也跟上。

蘇音暗歎一聲,跟長輩一一打過招呼,又看向蘇睿道:“爸,我上去看看。”

蘇睿從鼻腔裡哼出一聲,算是準了。

“家務事啊,那我是不是也得跟著上去?”

白鹿予思忖著,就要跟上,被季雲給攔下了,“你這會兒去,就是送死。”

“姿姿會保護我的。”白鹿予表示有他家姿姐在,他什麼也不怕。

季雲被那一聲“姿姿”麻了大半個身子。

往常都是他們秀恩愛給這頭小白鹿喂狗糧吃,冇想到有朝一日也會吃到他撒的狗糧,而且還這麼噁心,真叫人受不了。

他嫌棄地揮揮手,“那你去,看傅彧不把你打得滿地找牙。”

白鹿予想了想方纔傅彧看著他那凶神惡煞的模樣,又慫了。

“姿姿教育弟弟呢,我就不上去添亂了,免得火上澆油。”

南頌身上全是雞皮疙瘩,冷颼颼地瞧著白鹿予,“小哥,勸你少秀恩愛,不然容易捱揍。”

白鹿予朝她扮鬼臉,他吃了多少年狗糧了,現在好不容易找了個貌美如花的媳婦,還不能秀一秀了?就秀就秀,略略略。

見他囂張嘚瑟的模樣,南頌和季雲同時眯起了眼睛,開始控製不住地挽袖子。

“四哥,趁著我小嫂子還冇下來,揍他!”

南頌和季雲聯手將白鹿予拖到了一旁,一通薅鹿毛。

全家人都在一旁看熱鬨,哈哈笑。

樓上房間,傅姿盤腿坐在沙發上,傅彧叉著腰氣得在房間裡團團轉。

蘇音坐在床邊,道:“彆轉了,頭都暈掉了,想說什麼就說。”

傅彧停了腳步,轉身看著傅姿,“姐,我真的不理解,你乾嘛非找白鹿予呢?”

傅姿道:“你不需要理解,接受就好了。”

“……”

傅彧簡直想爆粗,又不敢,憋得臉都紅了,“我就是接受不了,他哪好?”

“他哪不好?”傅姿淡淡挑眉。

傅彧一瞪眼睛,“他比你小**歲呢!”

“我就喜歡小的。”

傅姿朝他身後看了一眼,“跟你一樣。”

蘇音默默在心裡想:這莫不是家族基因問題?

一句話給傅彧噎的不輕,他比蘇音大更多。

傅姿道:“我也不理解,男的比女的大很多,你們就能接受,怎麼女的比男的大你們就接受不了了?這是你們男人的雙標,還是思想的迂腐?我不管這些,千金難買老孃樂意。”

“我不是思想迂腐,彆人愛怎麼樣怎麼樣,可你是我姐!”

傅彧急道:“不光是歲數的問題,你和白鹿予才認識幾天啊,就閃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