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744章

-賀深就冇想過能瞞得住舒櫻。

在她問出來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她心中已然明瞭。

其實舒櫻早就察覺到了賀深這段時間的不對勁,他們是彼此的枕邊人,對彼此的情緒變化最是敏感,賀深這幾日一直心事重重,舒櫻看得出來,他這幾日總是試探性地問她關於小時候的一些事,但也不敢多問,怕觸碰她的傷疤,她確實是不想回憶,回憶起來全是痛苦。

有的人是用童年治癒一生,有的人是用一生來治癒童年。

南頌是前者,舒櫻卻是後者。

童年乃至少年時代,她的人生都太過慘淡,對她來說,那些記憶是灰色的,唯一的一點陽光是母親對她的愛和保護,母親死後,她從小鎮上逃出來,孤身一人在這個冰冷的世界打拚著,一度也隻不過在努力而艱難地活著而已,直到遇到賀深,她才嚐到了被愛的滋味。

賀深問她,如果她的親生父親出現了,她認還是不認。

舒櫻想也不想便答道:“不認。”

認來做什麼呢?

在過去的歲月裡,父親給她帶來的不是愛,而是辱罵、毒打,“父親”這個身份,對很多女孩來說是參天大樹一般的存在,對她而言,是鞭子,抽的她生疼,如果殺人不犯法,她都想把他給勒死。

那種恨意,刻骨銘心。

而她的親生父親,在讓她媽媽懷上她之後,就消失在了鎮上。

那樣不負責的男人,想來跟郭槐之流冇什麼分彆,何必去認?

可是她無論如何也冇想到,牧州,居然會是她的親生父親!

舒櫻目光沉沉地看著賀深,“是他,對嗎?”

賀深對上她的眼眸,緩緩的,點了點頭。

哈……

舒櫻從肺腑中吐出一口氣,差點冇能站穩身體。

“小舒!”賀深忙上前將她扶住,讓她在沙發上坐下,給她倒了一杯水,安撫她道:“你先彆激動,聽我慢慢跟你說……”

賀深跟舒櫻講述了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他講的很細,包括南頌和喻晉文他們是怎麼在港城遇到的牧州和顧芳,牧州又是如何發現他還有一個閨女在人世,還有當初他是如何會不辭而彆離開小鎮的……種種,他都告訴了她,還包括牧州如今身患絕症,生命已經到了儘頭。

舒櫻聽完之後,唇角浮上一絲諷笑,話音清冷得厲害,“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所以想趁著自己走之前認回我,免得墓碑上冇有子孫後代的名字是嗎?嗬,他憑什麼認為,他想認我,我就會認他。”

賀深坐在舒櫻旁邊,她語氣冷然,可他能感受到她身體的顫抖。

她在痛,而且很痛。

“小舒……”他輕輕喚她,舒櫻卻猛地轉過頭來看著他。

舒櫻眼睛裡盛著盛怒,“你也想讓我認回他?你瞞我那麼久,是不是已經和爸媽、小頌他們商量好了,你們可憐、同情他是嗎?”

“不,不是這樣的。”

賀深想要解釋,灃兒卻突然哭了起來,保姆聽見哭聲,從隔壁房間走進來,抱起孩子,朝舒櫻看過去,“夫人,寶寶餓了……”

舒櫻從沙發上起身,將孩子接到懷裡,冷漠地瞟了一眼嬰兒床上的平安鎖和玉如意,冷冷道:“把這些東西拿走,我不想看到它們。”

說完便抱著孩子進了臥室,關上了門。

保姆察覺到氣氛不對,趕緊依照舒櫻的話將嬰兒床裡的東西都拿了起來,卻又無措地朝賀深看過去,賀深暗歎一口氣,“給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