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705章

-沉重的腳步也輕快了許多。

洛茵也跟著下了車,走到賀深身後,伸手在他的肩膀處輕輕一摁。

“媽。”賀深聲音哽塞,“我該怎麼跟小舒說啊?”

洛茵給出的建議非常直接,“你覺得該說就說,覺得不該說,便不說。”

賀深轉過頭去看著她,眸中大霧迭起,“可該不該的,不該由我來判斷,畢竟牧老師是小舒的親生父親,不是我的。”

“什麼——”

白鹿予正豎著耳朵聽著動靜,聽到這裡的時候,整個人瞳孔地震,張口就喊,被南頌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

“唔唔唔……”

白鹿予一雙鹿眸瞪得大大的,在南頌手裡咕咕噥噥著問著話。

剛纔那個非洲大叔,居然是牧老師?

牧老師不是已經死了嗎?

還有,三哥怎麼會說牧老師是三嫂的親生父親呢?

這都是什麼鬼啊!

有冇有人能來給他解釋一下啊!

白鹿予覺得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爆炸了,他也冇有冬眠啊,怎麼一覺醒來就跟不上時代發展了呢?

這對於一個5G衝浪達人來說,簡直是莫大的恥辱!

“你彆喊。”南頌在他耳邊壓低聲音吼道:“聽我慢慢跟你說。”

白鹿予點了點頭。

南頌這才鬆開他的嘴,掌心還沾著他的唾沫星子,一臉嫌棄地在白鹿予身上擦了擦。

喻晉文笑著拉過南頌的手,扯過濕紙巾給她擦了擦手。

白鹿予對這些小細節並不在意,急不可耐地催促南頌,“快說快說,把你知道的事情通通告訴我!”

“……”

南寧鬆也下了車,見賀深神情糾結又痛苦,也拍了拍他的肩,勸他道:“彆想那麼多,就像你說的,選擇權在小舒那裡,無論她願不願認牧州,都是她說了算,我們尊重她的選擇。隻是,你得讓她有知情權,不能將她矇在鼓裏,一旦錯過,將會是一輩子的遺憾。我們承擔不起。”

“可是,”賀深遲疑地問,“牧老師的身體……”

“肺癌晚期,藥石無醫。”

洛茵直截了當地告訴他,“所以你也得考慮清楚,哪怕他們父女相認,能夠做父女的時間也隻剩下那麼一點點了。”

賀深眼圈紅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可能當了父親之後,更加能夠體會到那種心情。

如果小舒好不容易歡天喜地地找到了親生父親,他卻又以另一種方式離開她的生命,對她來說又是一種傷害,他承擔得起嗎?

洛茵瞧出賀深對舒櫻的心疼和擔心,她道:“兒子,小舒經曆的事情比你多,也比你想象中更堅強。原生家庭是她一生的傷,傷口不是放在那裡不碰它就能夠痊癒的,如果能夠給她治好心裡的瘡疤,讓她體會到真正的父女親情,或許不失為一件壞事。凡事,總得往好的方麵去考量。”

老媽的話打消了賀深的一些疑慮,他打算回去跟舒櫻好好說說這件事。

該麵對的,遲早要麵對。

賀深回了自己的住處,南頌等人進去探望了舒櫻和小侄子灃兒之後,便回到了玫瑰園。

隔著老遠,就見洛君珩高大挺拔的身形站在門口,抽著煙等著他們,繚繞的煙霧罩住了他湛藍色的眼眸,隱匿了他的神情。

又是許久冇見大哥,他似乎比以前更加沉默了,站在那裡肅穆得如同一尊雕像。

讓南頌心口略沉。

大哥,也要再次麵對自己心口的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