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645章

-哦。

南頌和喻晉文興致缺缺地收回目光。

傅彧一臉忿忿,兩個老不正經的。

蘇音繼續道:“我聞著那香味就一點反應也冇有,就好像聞到香水的味道一樣,可見那草蛇香對男人管用,對女人不怎麼管用。你聞到宋西身上的味道時,有什麼感覺?”

她看向傅彧。

傅彧仔細想了想,認真地說,“我感覺自己是個勇士。”

“……”

三人無語,真是服了這個老六。

蘇音斟酌了一番,道:“我估摸著,這種草蛇香跟那種催~情藥的效果有相似之處,不同的是,它應該還具備致幻效果,但致幻效果,應該是在跟吃下藥物或者塗藥香的人發生親密接觸纔可以。從宋西服用的劑量和她身邊人的反應來看,她應該是經常使用草蛇香,或許已經對它上了癮。”

南頌神色沉沉,“你不是說,這種草蛇香服食多了,會導致女性無法生育嗎?”

“是藥三分毒,草蛇這種植物本來就是生長在沼澤地帶,帶有一定的毒性,長期服食,就算生下小孩也多半是畸形。”蘇音說到自己專業上的東西說不出的嚴肅認真,“我問過老爹了,他說想要達到這樣的製香和製藥技術,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他認識的人裡麵,也隻有姚家能做到。”

喻晉文微蹙眉,“姚家?”

“嗯。”蘇音點點頭,“姚家,也是中醫名門世家,以前跟蘇家是世交,我小時候還見過一次,那時候生意不好做,姚伯伯想另辟出路,帶著一家老小搬遷,特意來梅蘇裡跟老爹道彆。”

傅彧好奇地問,“他們搬去哪了?”

蘇音:“港城。”

南頌已然猜到了,卻還是睜了睜眸,又略微眯了眯眼,“你的意思是,給宋西調香的,是姚家?”

“究竟是不是,還得調查之後才能知道確切結果。”

蘇音沉吟片刻,“我倒是知道,姚家小少爺,醉心於調香,在港城也挺有名的,還上過報。姚伯伯有一次去北城談生意,跟老蘇見過一麵,當時大師兄在旁作陪,姚伯伯看著我大師兄,很是感慨一番,說他那小兒子天賦有餘,沉穩不足,比起醫術更加喜歡調香,不務正業什麼的,也愁得很……”

“姚家小少爺……”南頌問蘇音,“你見過嗎?”

“小時候見過一次,他比我大四歲吧,小慫包一個,膽子小得很,我想給他練練膽,一條毛毛蟲都能嚇得他哇哇哭,老爹還罵我恃強淩弱,那個時候他都十歲了!我才六歲好嗎?”

蘇音想起小時候被老蘇罵,就覺得委屈,“小慫包被我嚇得跑上了山,結果把小白狼驚醒了,嚇得屁滾尿流,要不是我及時趕到,他可能就真的嚇死在那了,後來還是我把他給背下了山。”

傅彧一聽支棱起身子,醋意說來就來,“你還揹人家了?”

“他腿軟得跟軟腳蝦似的,走不動路,我就隻能揹他了。”

南頌問道:“那姚家小少爺叫什麼名字?”

“姚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