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642章

-南頌給蘇睿打電話,本想把蘇音送回去,冇想到蘇音在她之前,率先與她爹通了氣。

小丫頭現在學壞了,知道未雨綢繆,懂得暗度陳倉了。

南頌朝蘇音看過去,“你跟我過來。”

蘇音心裡惴惴,應了一聲,傅彧瞧這架勢,想說什麼,但他啥也說不出來,眼睜睜看著蘇音跟著南頌進了臥室,那風蕭蕭兮易水寒的背影,他都替蘇音感到緊張,朝喻晉文一陣手舞足蹈地比劃。

喻晉文其實知道他什麼意思,嘴上卻道:“我看不懂。”

傅彧:“……”

他瞪著喻晉文,又是一通淩亂的比劃,意思是:你媳婦要是敢揍我媳婦,我就揍你!

……

南頌當然不會揍蘇音。

孩子大了,不是小時候了,都要麵子,她之所以帶蘇音進房間,就是為了保住她的顏麵。

不想在人前教育她,哪怕是當著喻晉文和傅彧的麵。

蘇音卻不想要什麼麵子,一進門就抱著南頌的胳膊求道:“姑姑,我求你了,你就讓我留下吧。”

“你把你老爹的工作都做通了,我不讓你留下來,你就不留下來了?少在這跟我賣乖。”

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她一撅屁股她就知道她想乾嘛了,南頌纔不吃她這一套,叱道:“撒手。”

蘇音訕訕地鬆開了爪子,卻也知道,姑姑不會趕她走了。

南頌坐在沙發上,捏著蘇音的下巴,仔細端詳了一下她臉頰上的傷,雖然消腫了不少,但那保鏢下手忒狠,臉上依舊印著指痕,南頌瞧著眼眸沉沉,蘇音長到這麼大,他們都冇捨得碰過她的臉。

外人更是冇有這個資格!

“還疼嗎?”她問。

察覺到姑姑平靜外表下流露出來的關心,蘇音搖搖頭,“我自己吃了消腫的藥,明天就好了。”

她又補充一句,“不會耽誤給鹿姨當伴孃的。”

蘇音輩分小,叔伯姨姑都挺多的,有時候她自己也分不清該叫什麼,就隨心情一通亂叫。

南頌看著她,“你還想去當伴娘?”

“已經答應了嘛,答應的事情就得做到。”

蘇音為人處世各方麵也都是受南頌影響比較多,老爹原本就是一個閒雲野鶴,梅蘇裡雖然規矩也不少,但跟外界相比,更像一個世外桃源,師兄弟們相處起來,規矩之餘是比較輕鬆自在的,更加不會有什麼勾心鬥角的事情發生,也養成了她天真爛漫的性格,但慢慢長大一些,也漸漸開始入世了。

懂得與人相處的一些原則和道理。

南頌看著蘇音,頗有種“我家有女初長成”的感覺,孩子是真的長大了,漸漸有自己的想法了。

“算了,隨你便吧。不管怎麼說,今天還是有驚無險。”

南頌想起今天的事難免感到後怕,忍不住叮囑道:“以後不管去哪,都要長個心眼,保證自己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外麵的世界不比梅蘇裡,多的是陰謀詭計,多的是陰險狡詐之輩,你得學會分辯。哪怕真的不慎落入敵手,也不要抱著和對方同歸於儘的念頭,還是那句話,保命要緊……”

她像老媽子似的囑咐著,蘇音乖得像隻小鵪鶉,一個勁兒地點頭。

等南頌說完了,蘇音忍不住抬頭道:“姑姑,你覺不覺得,你越來越像奶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