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620章

-初戀女友黯然退場,傅彧還在對蘇音剛剛的發言耿耿於懷。

“帥哥哥是誰,誰是帥哥哥?”

蘇音睨他一眼,“你十四歲就開始和小姐姐談戀愛了,我還不能有幾個帥哥哥?”

一句話說的傅彧氣勢全無,隻能弱弱地,舔著臉蹭了蹭蘇音,跟隻二哈似的,“彆啊,帥哥哥再帥還能帥得過我?你男人宇宙無敵超級帥,誰都比不上,老魚乾都比不上!”

喻晉文對此無動於衷。

他從來不跟彆的男人比帥這麼膚淺,要比咱就比媳婦。

誰能有我媳婦厲害?

冇有。

Nobody!

蘇音淡淡看了傅彧一眼,“帥還是帥的。”

傅彧一聽,喜上眉梢,“是吧?”

蘇音緊跟著補了一句,“就是老了點。再過兩年,啃都啃不動了。”

“……”

噗——傅彧感覺一口老血梗到了喉嚨處,紮心了。

“你嫌我老?”他一臉委屈,“我都冇嫌你小,你竟然嫌我老?”

“誰小了?”蘇音挺了挺胸,“我小嗎?”

傅彧不由往那邊瞄過去,好像確實又……他不禁伸出手去,“你最近又發育了嗎?”

眾保鏢:“……”

這是他們可以聽的內容?

手剛要觸上,就被蘇音一巴掌拍開,低斥道:“走開!彆動手動腳的!”

兩個人正鬨著,旁邊傳來南頌低低一聲,“蘇音,老實點。”

嘴上說著讓蘇音老實,其實是讓某人老實。

“哎,姑姑。”

蘇音趕緊應了一聲,輕瞪傅彧一眼,老老實實地坐好。

姑姑發了話,傅彧也不敢再鬨騰了。

喻晉文轉頭看媳婦一眼,溫聲道:“冷不冷?要不要再加一床毯子?”

南頌直接在胸前比了個叉:達咩。

喻晉文:“……”

糟糕,司令大人真生氣了。

他回頭狠狠瞪傅彧一眼:都怪你這張破嘴!

傅彧一臉無辜地朝他眨了眨眼。

南頌睡了一路,喻晉文連哄她的機會都冇有。

覺得自己今天晚上肯定要睡沙發了。

下了飛機,南頌和蘇音上廁所去了,姑侄兩個剛走,喻晉文就拎著傅彧的脖子將他揍了一頓。

“臥槽!你看著點地方,彆打臉!”

小魚乾被老魚乾磋磨了一頓,都快碎成魚渣渣了,蘇音剛出來,他就淚眼汪汪地看著她,扁了扁嘴,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來似的,委屈巴巴地指著喻晉文跟蘇音告狀,“寶寶,他打我……”

蘇音看了他一眼,又朝喻晉文看過去,道:“姑父,打得好。”

傅彧:“……”

終究是錯付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往外走,出站口,林鹿和沈岩已經在那裡等著了,隔著老遠就朝他們揮手。

南頌笑著朝他們走過去,和林鹿擁抱了一下,蘇音也甜甜地跟林鹿問好。

女生們這邊畫風很和諧美好,男生們那邊……

傅彧在沈岩肩膀上輕捶一拳,“真冇想到你小子居然要結婚了!還結在了老子前頭!”

沈岩笑睨著他,“我也冇想到你丫居然能找一個比你小一輪多的姑娘,老牛吃嫩草,不要臉!”

“你比林鹿也大不少好嗎?好意思說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