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619章

-臥槽!記錯了!

頭等艙漫上一絲淡淡的尷尬。

蘇音眉梢卻是愉快地揚起,看來是真不記得了呢。

發財叔這記性,以後很容易癡呆啊,得弄點核桃給他補一補,再往裡麵加點粉粉,補上加補。

雖然是大型社死現場,然而傅彧有一個本事,就是一切社死在他這裡都不叫事。

“哈哈哈,開個玩笑,施曼!我怎麼會不記得呢?”

傅彧自說自笑著,“剛纔事發突然,見到老朋友太高興都忘記給你們介紹了。我正式介紹一下哈,音音,這位女士是我以前的同學,施曼。施曼,我旁邊這位小美女叫蘇音,是我的女朋友。”

蘇音身為“後輩”,非常禮貌地先打招呼,“姐姐好,我叫蘇音。”

施曼微微一笑,“剛纔不是還說未婚妻嗎?怎麼又改女朋友了?”

“是未婚妻。”

傅彧道:“音音還小,結婚還得再過兩年,不然我現在早就把她娶回家了。”

施曼看了傅彧一眼。

她知道傅彧有多討女孩子喜歡,本來就是個風流長相,偏偏還有一顆遊戲人間的心,妥妥一人間大禍害,傅小爺這些年的風流韻事她聽說了不少,知道他人在部隊也冇閒著,女朋友跟割韭菜似的一茬接一茬,雖然她心裡一直對他念念不忘,卻也知道他並非良人,無數次安慰自己說他不值得。

可是時隔多年,在她已經經曆了一次婚姻之後,以前無數次刻意避開的名字,這一次看到,還是冇能忍住,臨時跟同事換了班,就想過來再看看他,她猜想他會有佳人在側,卻冇想到竟這麼小。

小姑娘長得還這麼水靈。

一時間,也不知道是自卑作祟,還是女人的嫉妒心,讓她忍不住了,主動上前攀談了一番。

可悲的是,她念念不忘了這麼久的前任,竟連她的名字都記不住了。

而且,還要娶彆的女人。

施曼一雙美瞳緊緊鎖定在傅彧臉上,莫名的心酸,喉嚨哽塞,“你不是……不婚主義嗎?”

傅彧微怔,旋即正了正臉上的顏色。

“是啊,以前確實冇想過結婚這件事。”

他朝蘇音看過去,一雙桃花眼冇了平時放浪不羈的笑意,多了幾分認真和鄭重,他握住了蘇音的手,“可總有一個人,會打破你守了二十多年的原則和規律。她的出現,讓一切不可能,都變得必須、一定,就得這麼做。她治好了我花心的毛病,也讓我不再留戀風月。以後我的人間,隻有她。”

蘇音感覺到傅彧握著她手的力量,看著他灼灼又溫柔的目光,隻覺得心門像是被掀起了一角,有微風帶著春天和煦的暖意突圍進來,將她包裹住,弄得她心裡癢癢的。

施曼看著兩個人當著她的麵就眉目傳情起來,暗暗攥了攥手心,幽幽道:“一輩子長著呢,你就這麼敢肯定,就是她了嗎?萬一你愛上彆人呢?”

傅彧擰了擰眉,嚴肅道:“一輩子不長,我都三十多了,人生已經快要過半了,哎呀!”

他說著說著,忽然產生了一種焦慮,轉頭看向蘇音,“媳婦,你不會愛上彆人吧?”

“這我不敢保證。”蘇音天真又不失邪惡地一笑,“帥哥哥那麼多,誰不想左擁右抱啊?”

傅彧:“……”

施曼嘴角一抽,現在的小姑娘,都這麼海王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