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603章

-

洛茵凜了下眉,“從宋東昇的生平履曆來看,他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貪財又好色,外麵情人孩子一大堆,而他每年都會去尼姑庵附近考察一段時間,還帶著不少人過去,這很能說明問題了。”

南頌腦中一閃,“我想起來了,林鹿之前跟我說過宋西的身世,說她母親是一個外圍女,當初藉著孕肚想要上位卻冇能成功,便隻好遊走在不同的男人之間,難道說尼姑庵真的是……”

她實在說不出來,難以想象有人會在佛門清淨之地行如此汙~穢醃臢之事。

“如果我們所想的不錯,那麼尼姑庵就是宋東昇用來金屋藏嬌的地方,也是他和其他富商們尋歡作樂的地方。”洛茵眉間凜然,“可憐那些孤女,到了尼姑庵,卻成了那些富商們的盤中餐了。”

南頌目光黑漆漆地注視著電腦螢幕,隻覺得手腳冰涼。

“可惡!噁心!下作!”

她實在忍不住,隻要一想到那些富商進了尼姑庵是做那種事情,她胃裡就一陣上下翻湧,說不出的噁心,覺都睡不成了,氣得在房間裡團團轉,望向喻晉文,“你說,他們還是人嗎?!”

“他們當然不是人。”

喻晉文聽南頌講著她和洛茵查到的這些事情,沉默少頃,麵上無笑,隻剩下沉甸甸的眉眼,“人乾不出這種喪儘天良的事。如果你們的猜測是真的,那麼這些年,蘇妲美就是在幫著宋東昇。”

尼姑庵若是伎館,那麼蘇妲美就是老鴇,宋東昇做的每一份惡,都有她的‘功勞’。

南頌緊緊抿唇,她忽然想起宋西穿著一身道姑衣服,站在鏡頭下眼睛裡的空洞和譏諷。

她從小被養在尼姑庵裡,看到的都是惡劣隱晦的東西,也難怪長大後心態會扭曲到那個地步。

什麼道德、什麼廉恥、什麼人倫,都不曾被她放在眼裡。

因為從小到大,她就是在爛泥裡長出來的。

“攤上這樣的爹媽,宋西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南頌不禁感慨著成長環境的重要性,一臉鄭重地對喻晉文道:“咱要是生了孩子,一定得好好教他,不能讓他長成一棵歪脖樹,出來為禍人間。孩子就是父母的責任,你說咱們能教好他嗎?”

“能的。”

喻晉文瞧她一臉擔心,和煦地笑了笑,將她拉進懷裡,溫聲道:“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天性,這個很難去改變,我們隻要給她足夠的愛,讓她在一個健康的環境下自由生長就可以了。她可以不那麼乖,也不必太懂事,隻要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長大就好了。像她媽媽一樣,又美又颯地過一生。”

南頌被他說的心裡暖洋洋的,低頭瞧了瞧自己的肚子,“你說它怎麼還冇動靜呢?”

她朝喻晉文看過去,“是不是你不夠賣力氣啊?”

“……”

喻晉文揚了揚眉,攬著她腰間的手緊了緊,“喻太太,我懷疑你是在挑釁啊。”

不用懷疑。

南頌心道:我就是在挑釁,有本事你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