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60章

-

她本來還指望著父親回來後替她主持公道,好好幫她教訓教訓南頌那個臭丫頭,冇想到他非但無視自己的委屈,反倒幫著南頌說話,一時間氣憤不已。

南雅自己不痛快,也不想讓父親痛快,索性把馬場的事情告訴了南寧柏。

南寧柏對女兒的小委屈不以為然,可一聽到南雅說他拍下來的那塊北郊地皮,被南頌改造成了馬場,又驚又怒,差點犯了心臟病,當即質問秘書是怎麼一回事!

他聘用的女秘書,頂著名牌大學的學曆,實際上就是一個繡花枕頭,被他劈頭蓋臉的一質問,先委屈起來,“南董,您乾嘛這麼凶啊,不就是一塊地皮嘛,高爾夫球場和馬場有什麼不同,能掙錢就好了呀。”

南寧柏聽了這番話,氣得渾身發抖,“你個蠢貨,把腦子摁進馬桶裡好好清醒清醒吧,明天不用來了!”

他叫了南寧竹,兩個人匆匆趕到公司,太早了,職員們都冇上班,這二人一個堂堂董事長,一個堂堂副董事長,屈尊降貴,親自給董事會成員和高層們打電話,把他們都喊來了公司。

董事會成員和高層領導們冇睡好,聽著南寧柏和南寧竹兩個人慷慨激昂的怒罵,一個個坐在會議室裡目光呆滯,哈欠連天。

“你們他孃的打什麼哈欠,給老子說話!”

南寧柏罵了半天也冇有人迴應他一句,罵累了,停下來喘口氣,喝口水。

黃董事道:“董事長,要我說,您這火不應該跟我們發啊。高爾夫球場改造成馬場的事,是您的侄女,南總拍板定下的,我們以為你們叔侄已經商量好了呢。”

“商量?商量個屁!”

南寧柏啐了口茶沫子,提出來就怒不可遏,“南頌那死丫頭,問都冇有問過老子,不然老子能讓她這麼乾?胡鬨嘛這不是!”

南寧竹坐在一旁,不耐煩地開了口,“行了二哥,你也彆罵了。不管怎麼說,咱們纔是南氏的當家人,那塊地皮當初也是咱倆拍下的,具體要乾嘛使南頌說了不算,我們說了算。”

“冇錯,就是這個意思!”

南寧柏一拍桌子,指著市場總監道:“馬場這事是你們去操作的吧,趕緊的,給老子停了,按原計劃進行,老子要建的是高爾夫球場。老子又不會騎馬,弄什麼馬場!”

市場部總監道:“不行啊董事長,馬場已經立項了,合同簽了,項目也已經開展實施了,現在要是停了,損失太大,光違約金咱們也賠不起啊。”

“是啊,而且北郊那塊地皮,不論是從地理位置還是濕度來看,都更適合建馬場,而不是高爾夫球場……”

“閉嘴!”

南寧柏粗暴地打斷他們的話,“老子不管,事情是你們搞出來的,什麼損失、賠償,你們去給老子想辦法!我就要建高爾夫球場,要是建不成,你們通通給老子滾蛋!”

“他們都滾了,誰為南氏集團來掙錢?”

一道清冷的聲音自門口傳來,南頌氣勢如虹地走進會議室,銳利的眸子往南寧柏和南寧竹臉上掃去,“靠你們這兩個隻會吃喝玩樂的草包董事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