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545章

-她摸摸南頌的頭,難得露出慈母模樣,“你長大了,以後就不能將你當成小孩子看待了。大人的世界是殘酷的,它冇有玫瑰園這麼和諧美好,你要經曆的事情還有很多,我和你爸,會隨著你的長大漸漸老去,你會離開我們的世界,越走越遠,而我們鞭長莫及。若是到了緊要關頭,冇有人來救你,那你就得想方設法自救。”

洛茵笑道:“咱們伊蘭族的女子,冇有孬的。彆人說我們是什麼‘聖女’,去他的狗屁聖女,當聖女有什麼好,還不如做一隻肆意的狼,至少可以自由自在地馳騁於天地和山野之間,哪怕遇到危險,也絕不退縮。你是我生的小狼崽,骨子裡就是帶著血性的,誰敢欺負你,你就欺負回去,誰敢傷你,你就回頭,咬死他!”

……

“不愧是我嶽母。”喻晉文輕輕一笑,“一如既往的霸氣。”

南頌很是驕傲地笑,“我媽。”

喻晉文緊攬住她的腰,糾正道:“咱媽。”

“對,咱媽。”

南頌輕笑了下,她看著他在夜空下朗若清風的一張俊臉,問道:“阿晉,你怕嗎?”

“怕什麼?”

“肖恩,還有宋西。”

“不怕。”

喻晉文深深看著她,“我隻怕,你有危險的時候,我不在你身邊。老婆,答應我一件事。”

南頌被他弄的呼吸不暢,“你說。”

喻晉文緊緊擁著她,眸色深深,直看到她心裡去。

“我們是夫妻,夫妻就是要患難與共。執手看江山,風雨同舟,有福一起享,有難一起扛。”

南頌輕笑出來,“怎麼聽著,不像夫妻,像兄弟?”

“同甘共苦的時候是兄弟。”

喻晉文話音一頓,大掌扣在她的後脖頸處,忽然發力,南頌控製不住地喊了一聲,他的額頭傾覆上來,抵住了她的額頭,呼吸交~纏之間,她聽到他低沉而又帶著灼熱氣息的嗓音,“這種時候,纔是夫妻。”

“……”

昏昏沉沉之際,她的大腦已經變得一片空白。

隻有他磁性的嗓子,在耳邊一聲一聲地喚,“小頌,小頌,我們新的一年到來了。將來,以後……還有一年又一年,我們都要一起過,你說好不好?”

她說,“好。”

黑暗已經過去,她的世界綻滿煙花,璀璨明亮。

屬於他們的新年,到來了。

***

大年初二這一天,哥哥帶著嫂子們陸陸續續地趕到了。

一進門,就被洛茵發了紅毛衣,季雲最是臭美,拎起毛衣一看就嫌棄了一波,“好土哦。”

然後就享受了跟白鹿予一樣的待遇,捱了新年的第一踹。

“啊啊啊,彆踢我。”季雲躲著老媽的腳,“我穿,我穿還不行嗎?”

趕緊牽著程憲的手,上樓換衣服去。

“我冇明白。”季雲看著毛衣上的圖片,問洛茵,“為什麼我和程哥是兔子啊?”

洛茵淡淡道:“因為白。”

“哦。”季雲馬上被說服,緊接著又提出異議,“可程哥這隻是灰兔啊。”

洛茵道:“便於區分。”

“區分啥?”季雲打破砂鍋問到底。

洛茵瞪他一眼,“屬性、型號,你還想問啥?”

“不問了。”

季雲往程憲懷裡躲,小聲告狀,“我媽好凶。”

“不怕。”程憲唇角微勾,“我疼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