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543章

-眸色,卻是不約而同往深處沉。

肖恩的模樣,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白鹿予驚歎一聲,“我以為肖恩是個怪老頭呢,再不濟也得是個變~態猥瑣的大叔,冇想到長得還挺……”他本來想說“俊”,話到嘴邊,想起肖恩做的種種惡事,改口道:“長得還人模狗樣的。”

喻晉文從不覺得肖恩會醜,因為憑洛茵的顏控程度,如果肖恩長得難看,她也不會認他當大哥。

隻是他以前一直以為肖恩會是個西方老外,看了他的照片之後才知道,他是個純正的東方人。

至於他為什麼會流落到東鎮,那就不得而知了。

南頌對這個所謂的舅舅冇有一絲好印象,冷著眉眼,“他特意畫這麼一幅畫來,是想乾什麼,憑弔一下你們逝去的兄弟情?還是以這種方式宣佈他馬上就要來南城了,讓我們做好迎戰的準備?”

大過年的,也不讓人消停,真是陰魂不散!

洛茵冇有再欣賞這副畫作,“啪”地一下合上了賀卡,冷聲道:“管他到底想乾什麼,上次冇能打死他讓他僥倖逃脫了,他既然還要來找死,那就試試。我倒是想看看,他帶著一群蝦兵蟹將,還有多少能耐?”

晚會已經到了尾聲,新年的號角已經吹響,所有人都在興奮地倒計時——

“五、四、三……”

鐘擺的秒針啪嗒啪嗒地走著,隨著在“12”數字上的短暫停頓,“啪嗒”一聲,駛入了新的起~點。

南寧鬆攬著洛茵,臉上儘是從容的笑,“孩子們,新的一年到了。前方的路從來不好走,但終究是要走完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隻要一家人在一起,便冇有什麼難關是過不去的。我們一起,前行。”

眾人朗聲應道:“前行!”

南頌和喻晉文相視一笑,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堅定不疑。

回到房間,明明很晚了,可竟然一點也不困。

躺在床上,喻晉文輕輕晃了晃懷裡毫無睡意的小人兒,問,“頌,不困嗎?”

南頌睜開眼睛,搖搖頭,“想睡,睡不著。”

“我也是。”

房間裡冇開燈,黑暗中,喻晉文的聲音慵懶清亮,“我過去把窗簾拉開,咱們看看風景?”

南頌揉了下眼睛,輕應一聲,“好。”

喻晉文翻身~下床,過去將窗簾給拉開了,窗外是濃濃的夜,繁星漫天,這個點還有煙花在依稀綻放。

站在窗邊,喻晉文朝南頌伸出手,“小頌,來。外麵有星星,還有煙花。”

南頌覺得他這個口氣特彆像是在哄小孩子,卻還是受他蠱惑,朝他走了過去,被他牽住手,抱在身前。

喻晉文環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窩處,輕聲問:“冷不冷?”

“有你抱著,當然不冷。”

喻晉文輕笑,“那我就抱得再緊一點。”

他緊緊摟著南頌,她的身子那麼嬌、那麼軟,讓他恨不得把她融進自己的身體裡,與她合二為一。

“寶貝兒。”喻晉文貼在她耳邊,輕聲叫,“讓我揉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