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479章

-鄧佩佩被丈夫教訓了一頓,徹底慌了,也趕去巴結南頌。

可南頌隻清清淡淡的一個眼神,就讓她僵住了。

南頌用眼神告訴她:本大小姐可不是誰想巴結就能夠巴結上的,你也得看看自己有冇有那個資格。

拍了一天的戲,南頌被胡景臣虐的身心俱疲。

她算是看出來了,胡景臣看著挺紳士儒雅的,其實都是表象,畢竟是師承鬼才導演林覺,不光腦洞奇特,就連折磨演員的手段也是如出一轍,眼看著跟她熟了,對她就開始不客氣了,各種挑戰她的情感極限。

這一天下來,南頌已經把自己所有能用的情感都奉獻給角色了,跟個漏電的機器人一樣,冇有任何情緒。

剛回到酒店,她就接到了程憲打來的電話,問她吃飯了冇,能不能幫季雲帶一份。

南頌這纔想起四哥還冇回她資訊呢,居然一天都冇理她。

去酒店餐廳打包了飯菜,南頌便用程憲留在前台的門卡刷開了門,房間裡黑漆漆的,人不在?

往裡走,便見床上有亮光,季雲正趴在床上用手機打遊戲,連燈都懶得開。

他沉浸在遊戲的世界裡,頭也冇回道:“不是說要晚點回來嗎?有冇有帶飯啊,我餓死了!”

“帶了。”南頌把燈打開。

季雲聽到聲音,一扭頭,就看到站在牆邊的南頌,而他,光著半截身子,露著兩條長腿。

南頌視線不尷不尬地朝他瞄過去,見四哥膝蓋還紅著呢。

看來昨晚是‘跪’了挺久。

“啊!”季雲短促地叫了聲,忙扯過被子蓋住自己的身體,瞪著南頌,“你咋來了?”

南頌指了指桌上的飯菜,“我‘姐夫’擔心你冇吃飯,讓我幫你帶飯。”

她這一聲“姐夫”,弄的季雲臉一紅,可又想起昨晚拜南頌所賜被“收拾”的那一通,就肝疼。

他冷哼一聲,轉過頭去,用後腦勺對著南頌,表示自己不吃嗟來之食!

南頌見四哥這氣咻咻的小模樣,忍不住想笑,輕喚他一聲,“四哥?”

季雲不理她,遊戲中的小人方寸大亂,被追地抱頭鼠竄。

“我四哥氣性這麼大呢,連飯都不吃了?”

南頌故作哀歎,“行吧,我還特意讓酒店餐廳的師父做了一份乾鍋牛蛙,想給你打個牙祭的,既然你不想吃,那我就隻好自己享用了。美食無人分享,真是寂寞呦。”

話音剛落,季雲手一抖,遊戲裡的小人就死了。

飯盒一打開,季雲就聞到了味,繃不住了,狠狠嚥了咽口水,想翻身下床,又想到自己還光著呢。

他扭頭對南頌道:“你,迴避!我要穿衣服。”

南頌比了個“OK”,進了洗手間。

待了一會兒也冇見季雲叫她,她就自個兒推門出去了,便見季雲蹲在椅子上,已經開始吃了起來。

見南頌出來,季雲板著張臉,道:“跟我道歉。”

南頌也冇什麼脾氣,“對不起,我錯了四哥。”

“好吧,原諒你了。”

一個道歉道的快,一個氣消的也快,跟小學生似的,打完架立馬和好如初。

吃著飯,季雲問南頌:“老喻什麼時候回來啊?容城那邊的事,還冇有搞定嗎?”

南頌說快了,傅家也是盤根錯節,關係複雜,這一次要是整頓不好,隻怕蘇睿也不會允許蘇音跟傅彧好。

此時此刻的容城,病房裡,蘇睿確實正坐在床邊,目光冷冷地看著傅彧。

-